混世小术士

1486 妈妈病了

1486 妈妈病了

“哥,我心情不好,听不进去。”王琳琳嘟着嘴道。

“听不进去也得听,你要是挂了科,我可不给你去学校找后门去!”王宝玉冷着脸说道。

“这个不用你操心。”王琳琳道,“就是家里……”

“不是总跟你说,大人的事儿,小屁孩别参合嘛!”王宝玉打断了王琳琳的话,不想听妹妹提起刘玉玲的事儿,先封上了门?”“?。

“哥,你不想听我也必须要说,咱妈她病了。”王琳琳道。

王宝玉心里咯噔了一下,无法控制的升起了担忧之情,但却嘴硬的说道:“跟我没关系,有病去治,别整这种苦肉计。”

“她是心病,我偷看了咱妈的病历,好像是抑郁症。”王琳琳眼中现出了泪花,她一直如同快乐的小天使,今天的表现,却像是已经长大了。

“哼,我才见过她几天啊,这么快就抑郁了?琳琳,你可别把这么大的帽子扣我头上,我担不起。”王宝玉冷脸道。

“从我记事时起,就没见到过咱妈真正快乐过。现在我才知道,她心里一直都有你。”王琳琳恳切的说道。

抑郁症这种病,王宝玉听说过,具体的表现就是对什么也没兴趣,什么也不能开心,到了严重之时,就对失去了生活的全部希望,跳楼自杀的不在少数。

“唉!”王宝玉叹了口气,说道:“琳琳,你的心思我都明白。说实话,哥心里一直有个结解不开,所以,我不能认她。”

“那你说说看啊,或者去看看心理医生,说不定就能好!”

“不管用,最好的医生只能是我自己。”

“哥,哪怕你去看看她,也能让她开心一下,我真怕她出意外。”王琳琳道,又说:“你都不知道,她这几天整晚的不睡觉,脸色很差。”

“不行,我绝对不会去看她,有病了,先吃药吧!不是有那种抗抑郁的药嘛!虽然很贵,她也不差钱。实在不行就去住院,医生的本事比我强。”王宝玉断然拒绝,且不论真假,他就是不想见自己的亲妈刘玉玲。

“哥,你就真的那么狠心吗?就算是妹妹求你了,妈真的好可怜,我怕她支撑不住,真的会垮掉。”王琳琳终于哭了出来,摇着王宝玉的胳膊。

王宝玉到底还是心疼这个妹妹,一把搂住了她,怜惜的说道:“琳琳,别哭了,你是我唯一的亲人,也是我最心疼的人,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,但是,唯独这件事儿不行。”

“你就是铁石心肠!难道多了一个哥哥,你就让我失去妈妈吗?”王琳琳的哭声更大了,清澈的泪水不断从大眼睛中涌出,打湿了长长的睫毛,浸透了胸前的衣服。

王宝玉一时间很为难,他不想见刘玉玲,却又不忍心伤害妹妹,于是,无奈的说道:“琳琳,这样吧,你去转告你的妈妈,就说我说的,我现在是一时转过弯来,但是,也许有一天我想通了,会认她的。让她好好保重身体,不要再为难自己。”

“哥,你真好。”王琳琳如同得了圣旨一般,高兴的在王宝玉的脸上亲了一下,欢快的跑了出去。

当晚,王琳琳就把王宝玉的这句话转达给了刘玉玲,当然,从王琳琳的嘴里说出来,就多了些夸张的成分,说什么王宝玉眼含泪水,面带忧色、左右为难等等。

这大概是刘玉玲听到的最好消息,不管怎么说,儿子总算是松口了,她立刻觉得饿了,高兴的亲自下厨去做饭,一边跟王琳琳吃着饭,没吃几口,就疲惫的歪倒在沙发上,睡着了。

深夜时分,王一夫喝的醉醺醺的才回来,看见沙发里沉睡的妻子心中感慨万千。他想抱她上床睡觉,却又怕打扰妻子的清梦,更怕梦醒时分的她再次吵吵和自己离婚。

对于离婚,王一夫是绝对不会答应的。哪怕天天承受着这种压抑的气氛,他都要看到刘玉玲的身影,否则自己的整个灵魂就被掏空了。长相帅气,身居要职的王一夫,想找个对自己好的女人并不难,但是谁也无法代替刘玉玲在他心中的位置,谁都不能给他困难时期,那份真挚的援助。

却说王琳琳走了之后,王宝玉的心情并不好,虽然他恨刘玉玲,可是潜意识里也不想她出事儿,颇为纠结。

还是需要放松一下才行,说起放松,他就想起了夏一达,跟这个家伙在一起,总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,于是,便摸起电话,打了过去,说晚上过去玩。

夏一达高兴的答应了,还说不想做饭,让王宝玉接她。

冬季天黑的早,下班的时候,已经是灯火阑珊,王宝玉开车来到市委门口,接上夏一达,随便找了个清真口味的小店吃了饭,然后回到了那个温馨的家。

一路上,王宝玉还是好奇的问起了关于阮市长的事情,夏一达说道:“阮市长正在接受纪检委的调查,但事情好像对他很不利。”

“那些不都是谣言吗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贲步云吸毒的那晚,阮市长确实没参加什么活动,虽然他的妻子能证明他在家里,但是,亲属的证言,尤其是配偶,一般不足以取信。”夏一达现在说话,越来越带着纪检干部的味道。

王宝玉想起前些天阮市长还去看了演出,不解的问道:“阮市长现在不是好好的吗?”

“还是证据不足,但纪委已经从多方面展开调查。”夏一达道。

“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吧?”王宝玉不无担忧的问道。

“如果不是你揪出了贲步云,这一切都不会发生,我想阮市长大概在心里记恨着你吧!”夏一达直言道。

“没有啊!他上次还提拔了我。”

“这都是表象,领导嘴大,能提拔你也能撤了你,不能大意。一般领导对下面不满,惯用的做法就是闲置,让你不出成绩,到头来也是麻烦。”夏一达有理有据的分析道。

听夏一达这么说,王宝玉原本放松的心又提了起来,是啊,最近一阶段太安静了,既没有什么任务安排,领导也不找自己,尤其是对于自己管理的教育扶贫基金会,简直就到了不管不问的程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