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87 自我保护

1487 自我保护

嗯,还真是要注意了,别到时候找自己个纰漏,别说自己还是个副局长,以阮市长的权力,就是拿下个局长,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儿,

不过王宝玉到底还是不相信阮市长会吸毒,跟白牡丹**的那晚,虽然白牡丹沒说照片上的人是谁,但他明白,如果是阮市长,白牡丹这种人是不会袒护一个市长的,应该是另有其人,

现在,王宝玉真希望贲步云能开口,到时候就知道这个人是谁,自己也不用担心阮市长会找自己的别扭,

“你当初还是欠考虑,即便是不提供贲步云吸毒的照片,他也会因为非法收取考生费用外加行贿而入狱的,这简直就是多此一举。”夏一达自顾自的说道,并沒有看见王宝玉的眉头,早就扭成了一个大疙瘩,

“行了,别说了,我哪里想到会牵扯出阮市长,早知道能尿炕,就不睡觉了。”王宝玉不悦的说道,

“臭小子,还真害怕了,阮市长对待干部的口碑还不错,也许你啥事儿也沒有。”夏一达轻声劝道,

“那你刚才吓唬我干屁啊。”

“是提醒好不好,沒有定论之前,一切都仅仅是猜测。”

“小夏,你要不从政,真是很亏。”王宝玉叹气道,

进屋之后,两个人照例去洗澡,虽然暖气供得不错,但还是要穿睡衣的,夏一达给王宝玉买了一套纯棉的睡衣,绵绵软软,款式跟她原來的那套差不多,很像是情侣装,

“小夏,最近有沒有研究出新的游戏啊。”王宝玉擦着湿漉漉的头发,坏笑着问道,

“不是说过嘛,你找到了妈妈,我找到了爸爸,咱们就玩爸爸妈妈的游戏。”夏一达咯咯的笑道,眼神暧昧,

“打死老子也不玩,这个太变态。”王宝玉断然拒绝,他可不想夏一达去装刘玉玲,自己更装不出孟海潮的样子,

“逗你玩呢,傻乎乎的,给你个棒槌就当针。”夏一达白了王宝玉一眼,嗔道,

“要不咱们还玩装陌生人打电话的游戏,然后再上床**一把,嘿嘿,挺过瘾的。”王宝玉提议道,

“王宝玉,你别过分,我对男人不感兴趣。”

“不感兴趣还上床,我看你就是个假拉拉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我,我那时偶尔犯错误而已,有违拉拉不近男色的宗旨。”夏一达嘴硬的说道,

王宝玉眼珠咕噜一转,猛地一拍大腿,说道:“咱玩法官和犯人的游戏。”

“这有什么好玩的。”

“当然好玩,我当法官,你当犯人,我审问你为什么当初骗我是拉拉。”王宝玉兴奋的建议,

“我那么说是女孩子的自我保护,你那么流氓,不这么说你能放过我,哼。”夏一达不屑的说道,

“那就玩心理医生和病人的游戏,我当医生,你当病人。”王宝玉又建议道,

“然后你问我假扮拉拉是出于什么心理。”夏一达指着鼻子接过话茬说道,

“对。”

“女人善变就是最好的答复。”

“算了,那咱们就早点休息吧。”王宝玉无聊的说道,

“嘿嘿,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你等着,我早就预备了好玩的,就等你來呢,论创意,你真不如我。”夏一达坏笑道,转身进了里屋,

王宝玉咧着嘴焦急的期盼着,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视频上的画面,夏一达穿着黑色皮衣高筒靴,头戴八角皮帽,身材凹凸惹火,手拿黑色流苏皮鞭,一派女王的形象,

“我愿做一只小羊,陪在你身旁,我愿你那长长的皮鞭,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。”想到这里,王宝玉不禁哼起了熟悉的歌曲,最近郁闷的事情也不少,如果,夏一达打自己几下,他应该不会拒绝的,

正当王宝玉胡思乱想的时候,门打开了,眼前出现的夏一达,不是女王的装扮,恰恰相反,却是让人精神紧张的警察打扮,

夏一达一身深蓝色警服,肩章胸徽齐全,腰杆笔直,前凸后翘,迈着方步,还真是个漂亮的女警察,

“我操,这也太像了吧。”王宝玉惊愕道,

“是不是英气逼人。”夏一达站得更直了,

“小夏,难道说你调到公安局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网上买的,假警服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你一个纪检干部,买警服干什么啊,不过,看起來挺合身的嘛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还不是为了你,今天咱们玩一个警察抓小偷的游戏,肯定很刺激。”夏一达坏笑道,

“你是警察,我是小偷,为了这个游戏,你还买了套警服,夏一达,你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啊。”王宝玉顿时苦着脸,心有不甘,嗯,如果换一下角色,应该还可以接受,

“看你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,装小偷再合适不过了,而我呢,你看,明眸善睐,顾盼生辉,怎么看都像是个正人君子。”夏一达正色道,

“咋个玩法,有剧本吗。”王宝玉还是感兴趣,又问道,

“我构思的玩法是这样的,你,一个小偷,正在家中行窃的时候,被我这名威武的女警抓获,你奋力挣扎,我坚决不放手,经过你的苦苦哀求,我总算是网开一面放了你。”夏一达比比划划,兴奋的说道,

“然后咱们产生了感情,我把你给干了。”王宝玉流着哈喇子问道,

“什么啊,是你心存感激,答应一生都做我的奴隶。”夏一达眼中放着光,贪婪的看着王宝玉的脸庞,好像已经收获了一名奴仆似的,

“你这种警察,分明是渎职。”王宝玉道,

“那就换了玩法,我死活不放你,哀求也沒用,最后将你判刑为我的奴隶。”夏一达道,

还不是一样嘛,王宝玉又问道:“是不是还有停下的暗号啊。”

“暗号我想好了。”

“什么。”

“女主人,我愿意一辈子服侍你。”

我倒,王宝玉倒在了沙发上,将头埋进了沙发靠垫里,觉得这游戏还真是够变态的,夏一达分明就是个控制狂人,夏一达过來揪出王宝玉,恶狠狠的问道:“臭小子,到底玩不玩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