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88 警察捉小偷

1488 警察捉小偷

“玩。”王宝玉爽快的答应道,自己虽然被警察抓过,但是从沒有被漂亮的女警抓过,肯定很好玩,

王宝玉装模作样的出了门,用手比划着,装成用万能钥匙开门的样子,然后小心翼翼的开了门,夏一达早就躲在暗处监视着王宝玉的一举一动,

玩游戏嘛,就要投入角色,王宝玉弓着腰,小心翼翼的迈着步子,一脸的猥琐,东翻翻西看看,无聊的是,这家里确实沒多少东西,

在屋里逡巡了一圈,他将目标锁定了衣柜,里面全是夏一达的衣服,哈哈,王宝玉终于找到了要偷的东西,一条蕾丝花边的开裆裤,沒想到夏一达还买了这么诱惑的东西,真是女人骨子里都是**的,

王宝玉将小内裤在手里把玩着,又放在鼻子底下猥亵的闻了半天,然后慢慢的向门口走,就在这时,身穿警服的夏一达突然从窗帘后冲了出來,口中喊道:“臭小偷,专偷女性内衣,变态。”

王宝玉装作吓了一跳,起身就跑,夏一达则紧紧追赶,还从腰间拔出了一把仿真的玩具枪,开门肯定是來不及,王宝玉就在客厅里转着圈跑,一会儿跳过沙发,一会儿又从桌子底下转过去,夏一达好半天也沒抓着,倒是累得气喘吁吁,

“再跑,再跑我就开枪了。”夏一达上气不接下气的举着枪喊道,

“打不着,打不着。”王宝玉吐着长舌头翻着白眼珠做了个鬼脸,

“我劝你放弃挣扎,你是逃不出我的掌心的。”夏一达追急眼了,大声恐吓道,

“嘿嘿,臭警察,内裤挺性感的嘛。”王宝玉挥舞着内裤,一阵坏笑,

夏一达停住了脚步,忽然说道:“有声音,好像你的手机响了。”

王宝玉想也沒想的就过去拿自己的包,可是他上当了,夏一达趁此机会,一下子就扑了过來,将他结结实实的按在了沙发上,

“喂,你骗人。”王宝玉表示强烈抗议,

“对付你们这种社会渣滓,坚决不能留情,别动,再动我一枪崩了你。”

夏一达一条腿的膝盖死死压在王宝玉的屁股上,又将他的手背到后面,扯过一条丝巾缠紧,还找了另外一条鞋带,将王宝玉的双脚也绑上,口中骂道:“内裤贼,这回被本姑娘抓到了吧,让你再偷。”

“警花同志,这不怪我,只怪你的内裤太性感了。”王宝玉争辩道,有点感觉上当了,绑得这么结实,岂不是要任人宰割,毫无还手之力,

“好啊,就送给你。”夏一达说着,顺手就将内裤套在了王宝玉的头上,不大不小,正好,王宝玉甩着头,立刻嚷嚷道:“士可杀不可辱,快放了我。”

夏一达好容易忍住笑,绕到王宝玉的脑袋前,掀起他的脸,说道:“放了你,凭什么啊,别做梦了。”

“警花同志,我是初犯,你就把我当成了屁,放了吧。”王宝玉学着电视剧里的桥段,哀求道,

“好啊。”夏一达轻笑道,稍稍转身,将屁股对着王宝玉,

王宝玉对这套路子很熟悉,当初就这么被白牡丹的屁给打过,夏一达这么高傲的女孩应该做不出來吧,于是惊恐的喊道:“喂,你想干什么啊。”

夏一达咯咯笑着,说道:“别打岔,你不是要我放你嘛。”说完收紧身体使劲挤,

夏一达酝酿了半天,只听一声轻响,当真就放了一个屁,正打在不能动弹的王宝玉脸上,然后捂着嘴偷笑起來,

真臭啊,别看屁小,浓度挺大,你最近是不是消化不良啊,王宝玉被熏得五荤六素,差点背过气去,羞恼的嚷嚷道:“警官,你这是侵犯人权。”

“内裤贼哪來的人权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夏一达横眉立目,还真有警察的范儿,

王宝玉好半天才喘过气起來,继续哀求道:“漂亮的女警官,您是菩萨心肠,就放了我吧。”

“这会儿沒屁了。”

“我不要屁,我要回家。”王宝玉哭丧着脸说道,

“说说,为什么专偷女性内裤。”夏一达才不会同情他,继续冷声问道,

“你家那么穷,根本沒有其他东西偷啊。”靠,不是闹着玩嘛,老子随手就拿了这么件东西,王宝玉心里狠狠骂了一句,

夏一达飞起一脚踢在王宝玉屁股上,喝道:“快说实话。”

王宝玉疼的呲牙咧嘴,连呼救命,“警官,我说,我说,你可别告诉别人啊。”

“少废话。”

“小的十八岁之后有了个怪毛病,不闻着内裤就睡不着觉。”王宝玉说着冲夏一达努努嘴巴,一脸的**-荡之相,

“贱。”夏一达骂了一声,起身去了卫生间,将一条泡水盆里还沒洗的小内裤拿了出來,竟然不客气的塞进了王宝玉的嘴里,

王宝玉眼睛都红了,玩的也太过分了,头上套着个内裤,嘴里塞着个内裤,这幅尊容,要是让别人知道了,肯定会笑话死自己,

王宝玉瞪着眼睛,昂着头,嘴里呜呜的表示抗议,夏一达这么做分明就是不想让自己喊停,

只见夏一达轻轻拍着他的脸,轻笑道:“臭小子,不但偷内裤不行,偷人更不行,一会儿我就把你的小弟弟用根绳子系上,省得它出去惹祸,

王宝玉说不出话,却是满脸惊恐,不断的呜呜哀求着,夏一达不客气的将王宝玉翻了个身,脱下裤子,还真就找了根鞋带给系上了,还好系的不紧,否则小弟弟还真要勒断气,

“嘿嘿,挺老实的嘛。”夏一达撇了一眼王宝玉的下身,轻笑道,

王宝玉手被绑着,动弹不得,也说不话來,只能一脸谄媚讨好的笑,夏一达又骂了一声贱,随即俯下身來,缓缓解开了警服上方的两颗扣子,

哇塞,好深的一条沟啊,王宝玉看得兴奋,期望着多解开几颗,夏一达使劲扯了一下里面的V字领的白衬衫,这下子,连两点凸起都看到了,

就在这时,下体突然传來了一阵痛,王宝玉这才意识道夏一达的用心险恶,小弟弟起了反应,鞋带深深嵌入到了肉里,不疼才怪呢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