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91 猴子称霸王

1491 猴子称霸王

“感谢局长的提醒,今后我会注意的。”王宝玉客气道,

“还有一件事儿要通知你,尽管我不同意,但是上头压下來,却不能不办。”杨木故意为难的说道,

“什么事儿。”王宝玉有点紧张,心知一定沒好事儿,

“上头看了咱们的榜单,做出了几项指示,一是最后几名,要扣除今年的内部奖金,再就是还要写一份深刻的检讨,检查自己为什么会失去大家的认可。”杨木道,

操,王宝玉一听这话,顿时就恼了,急头白脸的嚷嚷道:“这不公平,凭什么啊。”

“小王,别激动,我也是无奈,上头的安排不能不执行。”杨木摆手示意王宝玉安静,

“这个评分根本就不能算数,我要是提前请大家伙吃喝,肯定不是这个结果。”王宝玉沒想到一个小小的评分竟然要來真格的,怎能不生气,

“这都已经是好的,依着上头意思,最后几名是要下岗的。”杨木大有深意的说道,

娘的,拿这个吓唬人,沒人缘的就沒法干工作,教育局内部的年终奖励,其实不多,几千块而已,就是个形式,王宝玉并不在乎,可是他在乎的是名声,这是干什么,又是扣奖金又是写检讨,分明就是利用所谓的民意测评,为难自己,

“爱咋咋地,反正老子不写检讨,大不了就把老子给撤了。”王宝玉气鼓鼓的说道,本想利用杨木有小三的事情点拨这个滑头一下,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,因为这会彻底惹怒了杨木,

“别闹情绪,写份检讨又不能要了命,再说你心里清楚这是谁的主意。”杨木不悦的说道,

“不就是邱副市长吗,随他大小便,不写。”王宝玉道,气鼓鼓的转身离开了杨木的办公室,

这都是什么事儿啊,王宝玉气咻咻的整个一个下午,临下班的时候,他意外接到了孟海潮的电话,说晚上要跟他一起吃顿饭,怎么突然之间会有这种好事儿,

孟海潮找自己吃饭,一定有事儿,想到他是夏一达的亲爸,王宝玉也不担心他会对自己不利,爽快的答应了下來,

在一个中档饭店的包房里,王宝玉见到了孟海潮,这还是他第一次单独跟孟海潮吃饭,竟然莫名有了点紧张,

“小王,咱们也算是一个地方出來的,好久沒在一起聚了,今天一定要畅饮一番。”孟海潮笑道,

“孟部长,您这么说就是抬举我了,如果沒有您,我也不可能到今天这一步,都是您的抬举和赏识。”王宝玉也客气道,

“呵呵,咱们也算不上是外人,这些客套话千万不要再说了。”孟海潮笑着给王宝玉倒了一杯酒,两个人干了,随便聊了些家常,孟海潮关切的问了王宝玉的近况,笑吟吟的很像是一个关心孩子的长辈,

但王宝玉心里明白,孟海潮约自己出來,一定有别的事情,果不其然,酒过三巡之后,孟海潮道:“小王,今天下午邱副市长找我了,说你在民意测评中,得了倒数第一,有这回事儿吧。”

“都在墙上贴着呢。”提到这茬王宝玉心里就很不舒坦,

“对此可有自己的想法。”

“那个民意测评,就是扯淡,根本沒真事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,

“干部内部之间互相打分,本身就值得推敲,但是,邱副市长说你不配合上级的安排,独断专行,要求组织部门给予你免职的处分。”孟海潮道,

“免职。”王宝玉一下子就涨红了脸,说道:“他就是冲着我來的,还非搞出这些动静干嘛。”

“小王,不要情绪太激动。”

“这是公报私仇,我不就是把他侄女和侄女婿给搞掉了吗,他们都是罪有应得。”王宝玉很生气,但是他并不担心,孟海潮既然跟他这么说,多半还是不会对自己采取措施的,

“据说,邱副市长去了一趟省里,跟一个副省长的关系打得火热,他现在可是很膨胀,大概是以为会接市长一职呢。”孟海潮沒接王宝玉的话茬,反而提醒道,

“就他那熊样吧,阮市长哪里都比他强。”王宝玉不屑道,

“也不能这么说,阮市长现在身陷吸毒照片事件,怕是都自身难保。”孟海潮道,

王宝玉这才又想起來被自己连累的阮市长,依据白牡丹的态度,照片上的人应该不是他,但是王宝玉沒有办法替他作证,即使冒着和毒贩走动的罪名去帮助他,也是口说无凭,不由问道:“阮市长的事情还沒有定论吗。”

“此事非同小可,想來近期不会得到解决的。”孟海潮分析道,

“山上无老虎,猴子称霸王,阮市长恐怕这一段时间都会受到限制,孟部长,您的眼睛雪亮,难道说咱们组织部门就听了邱佐权的一面之词。”听孟海潮这么说,王宝玉还真是担忧起來,

“当然不会,小王,你是我看着成长起來的干部,而且还有那么多成绩摆在那里,我当然会全力的保护你,沒有你的什么事儿,组织部门对干部的评定,也不是只是偏听偏信。”孟海潮道,

王宝玉总算松了一口气,连忙对孟海潮表示感谢,孟海潮却说道:“小王,别耍倔脾气,邱佐权这次是真生气了,而且总评分最后一名的成绩对于你确实非常不利,即使这次安然度过,难说下次就会太平,我建议你找时间跟他好好谈谈,最好道个歉,搞好团结工作才能好开展,毕竟他是你的主管领导,不能无所顾忌,呵呵,当然,这些只是我的个人建议,具体怎么做还要你自己拿主意。”

如果别人这么说,王宝玉肯定不会答应,搞不好还会马上就翻脸,主动去向邱佐权示好,真是抬举他,

可是孟海潮不是别人,也算是自己的政治同盟,于是不情愿的答应道:“孟部长,就听你的,改天我亲自去找邱佐权,跟他把话谈开。”

孟海潮似乎觉得很欣慰,又举杯跟王宝玉干了一杯,这才又意味深长的问道:“小王,跟夏秘书最近的关系怎么样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