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92 说媒

1492 说媒

如果不知道内情,王宝玉就只当做领导的关切,可是,孟海潮毕竟现在的身份是夏一达的父亲,他这么说,难道是有意想撮合自己跟夏一达,可能也是,否则怎么会突然请自己吃饭呢,

“嘿嘿,关系还那样,夏秘书最近工作忙,只是朋友,偶尔吃个饭什么的。”王宝玉随口道,

“那你觉得夏秘书这人怎样。”孟海潮又问道,

“好。”

“怎么个好法。”

王宝玉想了想,尽量用沒有歧义的话语说道:“夏秘书聪明漂亮,又有能力,挺好的。”

“呵呵,那就是对她很满意喽。”

“嘿嘿,不过给人感觉高高在上,可望不可即。”

“呵呵,如果像你说的那样,你们也不会经常在一起了,你俩也算是年龄相仿,都该考虑一下终生大事了。”孟海潮依旧笑眯眯的说道,

嗯,果然是保媒的,选择夏一达做媳妇,王宝玉当然不会拒绝,可是,夏一达是个拉拉,她也从來沒说要跟自己啊,

“小夏那么漂亮,指定找一个相当不错的富家公子。”王宝玉故意打岔道,

“其实两个人在一起也需要勇气,如果彼此心存猜忌,或者不自信,往往就会错过很多,给自己还有对方造成很大的伤害。”孟海潮轻轻叹了口气说道,

“小夏眼皮子高,和她处对象确实需要勇气。”

“残疾女孩被杀的案子,为了能够让你早日洗清嫌疑,小夏找过我帮你,可见她对你的感情很真挚,小王,人生就是这样,很多机缘都是一闪而过,失去了就会成为一辈子的心结。”孟海潮直接说道,脸上浮现了伤感之情,大概是想起了夏一达的母亲,

“孟部长,谢谢您的提醒,我会考虑跟夏秘书进一步发展关系的。”王宝玉道,

孟海潮点了点头,突然笑道:“小王,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,当初将小夏安排到你身边,就是这个意思,别辜负了我。”

“这,太感激了。”王宝玉连忙给孟海潮倒了一杯酒,总算是明白了孟海潮一直以來的良苦用心,

难得孟海潮能够推心置腹的跟自己谈话,王宝玉觉得今晚不虚此行,两个将來有可能成为翁婿的男人,饭桌上自然更加放松了,一直吃喝到将近晚上十点,

王宝玉坚持买了单,从饭店出來,就带着上方口谕兴冲冲的直奔夏一达的住处,

夏一达正无聊的在屋里偷窥邻家,见王宝玉突然开门进來了,很是欣喜,又见他一身酒气,还主动给他沏了一杯茶,

“嘿嘿,谢谢媳妇。”王宝玉满足的抿了口茶水,他奶奶的,真香啊,

“瞧你那德行,又喝的不少吧,也不怕你的脏心烂肺承受不住。”夏一达嗔怪道,

王宝玉品着茶,得意洋洋的说道:“小夏,今天这酒是必须要喝的,你知道今晚我跟谁一起吃饭了吗。”

“切,肯定不是阮市长或者汪书记。”夏一达不屑道,

“嘿嘿,比他们更重要。”

“省里來人了。”

“你个官迷,再想想。”王宝玉鄙夷的翻了一记白眼,

“不会是邱佐权吧。”夏一达惊讶的捂着嘴巴,大概王宝玉得了倒第一的事都知道了,

“好好的提他干嘛。”王宝玉不悦的放下茶杯,接着又一脸坏笑的说道:“是你爸。”

“孟部长,他找你干什么啊。”夏一达稍微紧张的说道,

“他找我谈心,说了作为一个父亲,女儿当然是最关心的事儿。”王宝玉点拨道,

“他跟你说了我们是父女的事情。”夏一达一时间沒转过弯來,很意外的问道,

夏一达的意外,那是情理之中的,虽然孟海潮是她的父亲,但是,作为一个市委领导,私生活并不是一个人的事情,孟海潮虽然也跟她吃过几顿饭,但是,却从沒有对外人提起过这件事儿,毕竟这种事儿往往会被人做文章,影响到一个官员的政治前途,

夏一达也不指望和孟海潮融入一个家庭,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救王宝玉,她也不知道自己身世之谜,究竟会什么时候揭开,

“沒说,可是他却把你托付给我,让我们搞对象,成为一家人。”王宝玉一脸的得意,似乎跟夏一达已经成了夫妻一般,

“撒谎。”夏一达不信,甚至有点恼羞,自己的终身大事,劳苦一辈子的妈妈都沒说话,孟海潮怎么能自作主张呢,

“我骗你干屁啊,來吧美人,让哥哥好好疼疼你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把夏一达往怀里拉,

“哎呀,熏死了,他这是多管闲事,哼。”夏一达挣脱开王宝玉,不客气的泼了凉水,王宝玉原本兴奋的心情,顿时凉哇哇的,

“小夏,难道你从來沒想过要嫁给我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不是说你跟那个代萌搞对象吗。”夏一达反问道,

“那只是个传说,代萌当初要帮我,故意那么说的,我跟她可是清白的。”王宝玉连忙解释道,

“你真的想娶我。”夏一达认真的反问道,

闹归闹,玩笑归玩笑,到了真事儿上,王宝玉反而迟疑了,他小心的问道:“你跟我说实话,你到底是不是拉拉啊。”

“是又怎样。”

“小夏,如果你能改掉拉拉的问題,不是不可以考虑的。”

“如果不改呢。”

“你瞪我干嘛,如果以后你这种毛病加深了,一个男人都不理,我岂不是要憋死啊。”王宝玉道,

“那就是不娶喽。”

“我又不是圣人……”

“就知道你不是真心的,走吧。”夏一达恼了,下了逐客令,

“小夏,咋翻脸了呢,怎么娶你不娶你,都不高兴啊,嘿嘿,我还想跟你玩主人和女仆的游戏呢,來吧,咱们放松放松。”王宝玉不知死活的说道,

“玩个屁,我困了,你回家吧。”夏一达道,转身进了卧室,

王宝玉推了几下沒推开,里面反锁了,知道夏一达真的生气了,于是喊道:“小夏,我走了啊。”

走到门口,王宝玉嘭的一声开关了一下门,并沒有出去,反而蹑手蹑脚的走回來,藏在了沙发的后面,

等到快睡着的时候,纠结郁闷中的夏一达才垂头丧气的从卧室里出來,目光呆滞的重新坐在沙发上,偶尔还会轻轻叹一口气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