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93 开除代萌

1493 开除代萌

王宝玉悄悄起身,伸出了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夏一达的肩膀,勒着嗓子,装成女人的声音道:“你是谁?怎么到了我的家里?”

夏一达嗷的一声大叫,接着吓得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还以为是这屋里死去的女人回来了。当她装着胆子回头,看见是王宝玉的时候,气得过来就是一顿打,王宝玉抱着头,让她发泄着怒火。

“臭小子,吓死我了!”夏一达缓过神来,心有余悸的说道。

“嘿嘿,不怕,今晚本人陪你。”王宝玉从沙发后出来,拍着胸脯道。

“坏蛋,大坏蛋,真坏。”夏一达嘴里骂个不停,终于还是被王宝玉推进了屋里的大**,紧紧的抱住了。

这一晚,两个人依偎在一起,说了不少话。夏一达说,如果哪天她放弃了拉拉,会考虑王宝玉的,王宝玉则表态,只要夏一达不是拉拉,那就一定是他的首选。

夏一达又说,如果她跟王宝玉真的成为了恋人,就绝不许王宝玉在外扯三挂俩,还以割掉小弟弟做威胁;王宝玉则承诺,绝不背叛夏一达,因为,没有人比夏一达更漂亮,有这样漂亮的老婆,其他女人都是一坨屎。

两人商量来商量去,虽然没有最后的确定方案,但彼此都很轻松开心。夏一达终于满意的靠在王宝玉的怀里睡着了,王宝玉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。

首先夏一达对跟自己结婚这事儿,表现的如此强烈,让他颇感挫折,本以为她会粉面含羞,欲拒还迎的接纳自己,然后像别的女孩那样缠着去拍婚纱照,选婚庆酒店等等。但是很可惜,夏一达还没有做好结婚的准备。

让王宝玉更烦心的自然是想到要跟邱佐权去当面道歉,去看他那张拉的比驴还长的脸,都不如回家养驴!王宝玉只觉得心里一股无名火腾腾的往上冒,十分不甘心。

他娘的,老子还要向他示好,真是没天理了!王宝玉愤愤的暗骂,他知道邱佐权对自己的恼火不是一天两天,更不是一件事儿两件事儿,即便自己去道歉,两人也不会关系融洽。

不给邱佐权点颜色,他就不知道老子不好惹!王宝玉想了想,还是起身找了个优盘,用笔记本将那天用望远镜拍的照片拷贝进优盘里。

第二天,王宝玉先去照相馆洗了相片,然后,用剪刀剪去了所有周围的景象,只留下了两个脑袋,为了防止别人看出来,这是从窗口偷拍的。不过,照片上的吕楠和那个年轻人,看起来倒是蛮诡异的,只剩下一张脸了,越看越猥亵。

嘿嘿,就是他了!王宝玉打定了主意,要是邱佐权一味的难为自己,那就不客气的用照片威胁他,对待这种小人,也只能用小人的做法。

邱佐权的办公室,王宝玉还是第一次来,里面的摆设很普通,一看是王宝玉来了,邱佐权脸上顿生不悦之色,冷冷的问道:“王副局长到我这里来,有何公干啊?”

“公干没有,来办私事的。”王宝玉客气道。

“王副局长也会有私事找我?嘿嘿,太阳打西边出来吧!”邱佐权嘴角挂起了一丝冷笑。

熊样!真能装。王宝玉压着心中的火,依旧点头哈腰的说道:“邱副市长,这次来是向您真诚的道歉,以前我不懂事儿,不理解领导的苦心,请您原谅。”

王宝玉能来道歉,邱佐权显然有些意外,他稍微愣了愣,语气依旧不善的说道:“这么说是抬举我,王副局长哪里做过错事儿?”

“不服从领导的安排,跟同事搞不好关系,工作马马虎虎,个人作风随便,总之毛病很多,我一定会努力改正的。”王宝玉强挤着笑道,不过,他此刻的表情看起来,比哭还难看。

邱佐权难得脸色好看了许多,仿佛打了一个大胜仗一般,有些得意的开口道:“小王,不是我说你,给政府做事儿,首要的一点就是要顾全大局。那什么是大局,说来说去,稳定压倒一切。”

“您说得对!”王宝玉附和道,可是心里却不明白邱佐权嘴里的“大局”和“稳定”,说的是什么意思,其中又有什么关联。

“在一个单位里,如果上下级的关系不正常,势必会影响工作的进行,作为一个领导,就应该做到避嫌。”邱佐权又说道。

“邱副市长,我是个没多少文化的人,不太懂这些道理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再说的简单点吧,一个家庭也是如此。只要内部矛盾能够得到彻底解决,以后就会非常和睦。”邱佐权又啰嗦道。

王宝玉听得更加迷糊了,这个比方更费思量,他觉得一个家庭就该有个一家之长,往主位上一坐,什么事儿都能拿主意就行,谁在家里搞分裂就骂死谁,不需要耐心解决。

王宝玉又说道:“邱副市长,有话你直说吧。”

“这不都在面上摆着了嘛!回去先把代萌基金会的理事长撤了,你跟她处对象,她不适合担任这个岗位。”邱佐权暗示不成,干脆明说了。

这跟代萌有什么关系?王宝玉很高兴,虽然代萌因为上次打她记仇,甚至打分也没给满分,可是,就这样把代萌撤了,肯定说不过去,这分明是邱佐权记恨代萌的背叛,故意找茬。工作上的事冲着老子来就是了,何苦为难一个没有犯错的小姑娘呢。

王宝玉脸一沉,说道:“代萌在基金会干得挺好的,尤其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来了个开门红,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。难道就因为和我关系近些,就把人家给开除?我没有这个权利。”

“她根本没有这个工作能力,我听说愿意捐款的企业也没有几家,代萌几番三层的派人去人家那里要钱,已经给对方造成了很大的纷扰,我看还是另选他人吧!”邱佐权脸上又布满了阴云,语气也不容置疑。

“没有这个能力,当初你怎么让她给你当秘书呢?”王宝玉反问道。

“所以说我把她调到你那里去了。”邱佐权这话大有耍赖的意思。

“不行,仅凭她跟我处对象这一条,根本不成立,我不同意。”王宝玉坚决的说道,又补充了一句:“不行,我就跟她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