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494 威胁失败

1494 威胁失败

“你跟她有了那方面的关系,肯定处处袒护她,别让上面去查基金会的工作情况,老实告诉你,已经有企业向上面反映,基金会巧立名目,强行让企业捐款,影响是非常恶劣的。”邱佐权道,暗示王宝玉跟代萌睡过,即便不处对象,那也是关系不清楚,

“这话不对吧,即便是基金会想强行收取企业的费用,沒有执法权,也不好使啊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你们不用辩解,公道自在人心。”

“那都是有人居心叵测,企业得到了政府这么多帮衬,现在让他们让点利润,做点善事难道有错吗,又沒有人拿着刀子架他们脖子上,他们不打款,我们一分钱也收不到,教育扶贫,人人有责。”王宝玉高声嚷嚷道,

“哼,瞧你这专横的德行,听你这口气就知道这些举报都基本属实。”邱佐权冷笑道,

“狗屁,还不知道是谁背地里捣鼓的这些呢。”王宝玉毫不示弱,

“放肆,你这是不服从领导安排,任人唯亲。”邱佐权不客气的给王宝玉扣上了一个高帽子,

“爱咋咋地,反正我不同意撤了代萌,你不是能耐吗,要不你跟杨局长说去。”王宝玉恼了,且不谈他跟代萌的感情,代萌可是阮市长指定的,自己把代萌撤了,分明就是不买阮市长的账嘛,原本跟阮市长的关系就紧张而微妙,还是不得罪的好,

再说了,自己这个副局长,除了招生办,手下就管了个基金会,代萌好歹也算自己的人,邱佐权要求撤了代萌的做法,分明就是要砍掉自己的一个臂膀,那以后走路更沒准头,

“一条泥鳅搅一锅腥,瞧瞧,一个好好的教育局,让你搞成了什么样子。”邱佐权也恼了,说话越发的不客气,

“我怎么搅一锅腥了。”王宝玉气鼓鼓的瞪着眼睛反问道,

“要不是你非要查贲步云,阮市长至于受连累吗,还有监察处处长梁倾岩,不也是因为你才犯了错误,我就搞不明白了,你怎么到了哪里,哪里就一团糟呢,要想往上爬,也不能踩着别人的肩膀啊。”邱佐权道,

“操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阮市长,至今还沒有调查清楚,你这么说就有造谣的嫌疑,而梁倾岩是咎由自取,难道说就放任他受贿,只是为了所谓的大局和稳定吗。”王宝玉口无遮拦的道,借用了邱佐权的话,

“满嘴脏话,素质极差,你这种二流子,怎么就混到教育队伍里來了呢,真是耻辱。”邱佐权被骂火了,拍着桌子道,

“耻辱。”王宝玉嘿嘿冷笑,看样子不拿出杀手锏,邱佐权还是要跟自己沒完的,他翻开包拿出那张剪得只剩下两个脑袋的照片,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,说道:“这才叫耻辱。”

邱佐权拿过照片一看,先是一愣,照片上的女人他当然认识,自己的媳妇吕楠,朝夕相处,甚至连头发丝都认得,跟吕楠对视的小伙子,他略微想了想,也认出來了,

见邱佐权发愣,王宝玉得意的笑道:“还是管好自己的耻辱,再谈别人的耻辱吧。”

“哼,你还真是个卑鄙小人,就凭这张照片,我就可以让人把你抓起來。”邱佐权嘴角挂起了一丝狰狞,

“我走路捡的,物归原主,不犯法的。”王宝玉满不在乎的说道,

“想拿这个威胁我,还真是脑子有病。”邱佐权道,

王宝玉嘿嘿笑了,问道:“难道你不怕,是不是你媳妇背地里干事儿的时候,你在一旁替他们放哨。”

“放你娘的臭屁,这是我小舅子。”邱佐权厌恶的瞪着王宝玉说道,

这回换上王宝玉愣在了当场,还真是大意了,怎么就沒想到这个茬呢,也是啊,吕楠怎么敢公然将外人晚上领回家里呢,再说,也沒看见两个人有什么过格的举动啊,都怪自己急功近利,竟然犯了如此低级的错误,

“滚吧。”邱佐权随手揉烂了那张照片,下了逐客令,

哦,王宝玉连忙得了赦令一般的逃出了邱佐权的办公室,像是一个斗败的公鸡,头一次觉得自己非常狼狈,这回算是真正惹恼了邱佐权,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喽,

事实上,王宝玉的照片威胁,还是有一定作用的,虽然那个人确实是吕楠的弟弟,邱佐权的小舅子,但是,自己的媳妇什么德行,邱佐权还是相对了解,也有些怀疑媳妇的作风问題,但自己工作缠身,沒有那么大的精力过问,而且吕楠脾气暴躁,一个说不准不是砸东西就是骂人,根本就是惹不起的主,

邱佐权还真怕王宝玉采用某种手段偷-拍,获取对自己不利的证据,身在位上,实在丢不起那人,因此,当时他就撕毁了照片,而且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,他沒有故意难为王宝玉,

回到教育局,王宝玉还是第一时间就去找代萌,代萌不想搭理王宝玉,懒洋洋的问道:“领导,找我有什么安排啊,我可是工作兢兢业业,沒犯错误。”

“别得意啊,我刚才去见了你的偶像邱佐权,他直接提出让我撤了你的职,我很为难啊。”王宝玉唬着脸道,

“什么。”代萌惊讶的坐直了身体,沒了刚才的傲气,却忍不住埋怨道:“臭小子,还不是因为你,要不我怎么会得罪他,我就知道这天迟早会來的。”

“你们本來沆瀣一气,是因为你的背叛,他才记恨你的。”王宝玉道,

“背叛还不是因为你,这回我完了。”代萌颓唐的说道,又讨好的商量道:“王宝玉,念在我对你不错的份上,不当理事长,当个副的也行。”

“那怎么行,只能当业务员。”王宝玉正色道,“这还是我冒着风险,网开一面呢。”

“我咋这么倒霉啊。”代萌捶胸顿足,又好言商量道:“王宝玉,你给我几天的时间,我先把四大金刚撤了,要不跟他们一个办公室,还不让他们笑话死我啊。”

“殃及无辜,用心歹毒。”

“这是我最后一个要求了,人总要活得有些尊严。”代萌眼中含泪的近乎哀求道,

“要不,你叫我一声亲哥哥,我还放了你。”王宝玉嘴角挂起了一丝坏笑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