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02 不需要道歉

1502 不需要道歉

贾正道身穿新买的皮大衣和皮鞋,完全换了样子,猛一看还以为是拍电影的地主老财。林召娣也穿上了儿子买的貂皮,头发也焗了油,虽然全身不自在,但也是喜气洋洋,容光焕发。

服务员不敢轻视,满脸赔笑的将众人领到了顶楼,坐在一间大包房里。

饭菜很快就上齐了,不但有鸡鱼肉蛋,还有海鲜青菜,红的红,绿的绿,满满的一大桌子?”“?。

“宝玉,真没想到,爹也能在城里过年。”贾正道由衷的夸赞了一句,儿子有出息,他心里美滋滋的。

“爹,好日子在后头呢!等儿子得空了,领你们去南方旅游,据说那边还都穿背心裤衩呢!实在不行,就在那里买套房子,夏天住北方,冬天去南方。”王宝玉傲气的说道。

“哈哈,那爹还不成了候鸟了啊!”贾正道捋着胡子十分开心。

“坐好几天的火车去那老远的地方干啥!宝玉,别听你爹的,还是多攒钱娶个媳妇,娘可是等着抱孙子呢!”林召娣道。

“娘,你不是有外孙女嘛!不急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娘就是偏心,盼着孙子,外孙女就看不上了。”钱美凤带着些不满的说道,捅了一下钱多多,钱多多立刻会意的喊了一声奶奶,扑进了林召娣的怀里。

“还是俺多多好!奶奶最疼多多!”林召娣爱怜的揽着钱多多,不顾大家还都没动筷子,夹了一块鱼,塞进了多多的嘴里。

“今天是个快乐的日子,爹娘,大姐,美凤,你们都是我的亲人,无论到什么时候,这份亲情都不会改变。”王宝玉激动的举杯道。

“还有多多呢!”钱美凤提醒道。

“对,还有小多多,舅舅一定让你上最好的大学,吃最好的,穿最好的。”王宝玉笑着对钱多多的说道。

“瞎说!”钱多多听不懂,懵懂的说了一句,立刻引来了一片笑声。

“来,大家干一杯。”王宝玉道,桌上的人纷纷举起杯来,辞旧迎新,共度新年。

遵循守岁的习惯,这次吃饭从晚上八点,一直吃喝到半夜,酒桌上气氛火热,外面则更是充满新年的气息,不时传来一阵阵鞭炮声。

当午夜的钟声响起之时,从顶楼向下望去,外面已然成为了烟花的海洋,各色的烟花在夜空绽开,形成了一幅壮观的画面。

多多表现的兴奋,到现在还没有睡意,王宝玉抱着她看烟花,小家伙兴奋的拍着小手,满脸都是可爱的笑容。

忽地,多多的小嘴亲在了王宝玉的脸上,凑在王宝玉的耳边又喊道:“爸爸!”

“是舅舅!”

“爸爸!”

王宝玉没有纠正多多,孩子也真是可怜,从小缺少父爱,这个称呼,还不知道是跟哪个小朋友学得呢!爱叫就叫吧!不过,听孩子喊舅舅和爸爸的感觉还真不一样,感觉心里暖洋洋的。

王宝玉没过瘾,趁着没人,又小声说道:“多多,再喊一个爸爸听听?”

“不!舅舅!”多多立刻变脸。

当一行人重新落座之时,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,其他酒桌的上的客人,都被服务员悄悄的叫走了,整个顶层只剩下了王宝玉这一桌。原本热闹喧哗的大厅这功夫显得冷清清的,虽说安静些,但过年就是图个热闹嘛!

他娘的,搞什么鬼,正当王宝玉想要找服务员一问究竟之时,门口走进来两个中年人,他一下子就什么都明白了。

这是一男一女,男的脸上棱角分明,高大帅气,女的五官标致,风韵不凡,他们径直向王宝玉这桌走了过来。

一看这两个人,桌上的人都愣住了,一脸的惊愕之色,来的不是别人,正是王一夫和刘玉玲。

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王宝玉一脸铁青的站起身来,用身体挡住了门口。

“宝玉!让我们进去,我想说声对不起!”刘玉玲眼中噙满了泪水,恳切的说道。

“二十年都没说,今天怎么想起来了?我们正在吃年夜饭,不希望外人打扰,你们快回去吧!”王宝玉坚决不肯让步,刘玉玲痛苦万分,泪水哗哗的流个不停,王一夫则心疼的揽过妻子的肩头,却被她一个转身挣脱开。

“宝玉,让他们进来。”贾正道脸色阴沉的喊道,虽然他平时表现的不在乎王宝玉认亲,可是事到临头,还是压不住火气。

此刻的林召娣,已经从王宝玉的动作中,明白儿子跟这两个人的关系,知道他们早已经见了面,并且知道了真相。自打刘玉玲接王琳琳那一刻起,林召娣就知道儿子早晚会走,只是没想到这天来的太快,顿时浑身无力的靠在椅子上,眼泪忍不住扑嗒嗒落了下来。

“你们给我滚!”王宝玉根本不听干爹贾正道的话,一肚子的怒气,好好的跟亲人过个年,这两个人却来搅局,真是他娘的扫兴。

“宝玉,我们能亲自来,为的是表达一份诚意,恩怨总要了结的。”王一夫忍不住说道。

“哼!我们之间的恩怨,永远不会了结。”王宝玉气哼哼的说道,眼中喷火,双拳紧握。

“你想让我怎么做才肯原谅?”王一夫压低声音问道。

“咱俩之中死一个!”王宝玉红着眼睛说道。

刘玉玲连忙说道:“宝玉,大过年的,别说这丧气话。”

“宝玉,让他们进来吧!”贾正道又喊道,王宝玉依然没动地方。

林召娣冷脸埋怨道:“儿子不愿意做的事儿,你干嘛非得逼他!”

“你个农村老娘们披上貂皮就成城里人了?做人得有原则,有心胸!宝玉就是人家的亲骨肉,这个说破天也改变不了!咱不能让外人戳着咱脊梁骨说老糊涂!”贾正道气呼呼的呵斥道,见喊不动儿子,便起身过来使劲的拉他,李可人见情形不对,也过来帮忙,王宝玉终于被拉到了一边,嘴里依旧吵吵嚷嚷的骂个不停。

“也天,过来坐吧!”贾正道冷静了下来,招呼王一夫道,到底是个男人,关键的时候表现的有心胸。林召娣则把脸别向一边,看都不看他们一眼。

王一夫略显尴尬,小心的坐下,纠正道:“贾师傅,那是个假名,我真名叫王一夫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