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03 外甥女

1503 外甥女

“我知道,在电视上看到过你,政法委书记,可是老百姓不敢惹的大官,以前叫惯了,别介意啊。”贾正道不卑不亢,又略带嘲讽的说道,

“叫什么您随意。”王一夫无奈的说道,

两个男人还算是客气,可是另一边的情形就截然不同了,刘玉玲几步來到林召娣的跟前,一边擦着眼泪,深深鞠躬道:“老嫂子,真的谢谢你。”

“有什么好谢的,宝玉是我从小拉扯大的儿子。”林召娣并沒有起身,

“老嫂子,你知道我这些年想儿子想的多苦吗。”刘玉玲掩面痛哭,

“玉玲,不要带走我的儿子,带走了他,我更苦。”林召娣淌着眼泪哀求道,

“宝玉是我们共同的孩子啊,我沒想带走他,我只想听他叫我一声妈妈,他以后还是会孝顺你的。”刘玉玲连忙解释道,

面对此情此景,唯有钱美凤一脸的茫然,來了生人,出于母亲的本能,她还是紧紧的抱住了多多,不过也大致猜到了,这个女人就是王宝玉的亲妈,

“阿姨。”多多不知所以然,看着刘玉玲很年轻,张口便打招呼,

“哎,好孩子。”刘玉玲连忙擦擦脸上的泪水,扫了一眼这个孩子,却猛然呆住了,指着钱多多说不出话來,王一夫察觉到妻子的失态,顺着她的眼光看去也是惊奇万分,

“这是谁的孩子啊。”刘玉玲回过神來,爱怜万分,伸手就要去接孩子,钱多多认生,不好意思的笑着藏到了妈妈怀里,捂着小脸偷偷的从指缝之中看刘玉玲,

“宝玉的外甥女。”林召娣解释道,

哦,刘玉玲缩回手,却又忍不住看了钱多多几眼,这孩子长得跟王琳琳小时候一模一样,世上果然是有缘分这一说的,

挣脱了李可人拉扯的王宝玉,很粗暴的一把拉开刘玉玲,护在林召娣的前面,大声的喊道:“刘玉玲,当着大家的面,你给我听清楚了,我只有一个妈,就是她,你不是我妈。”

林召娣激动的握紧儿子的手,哆嗦着嘴唇却一时什么也说不出來,刘玉玲就像是傻了一样站在那里,虽然这个情形她來的时候就料到了,可还是感觉心中一阵剧痛,儿子就在跟前,却不相认,都说母子连心,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,

“宝玉,怎么说话呢,你妈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,真是不懂规矩。”贾正道怒斥道,

“贾师傅,今天我跟玉玲过來,就是想解释,这件事儿都怪我,请你们多原谅,所有的一切都跟玉玲沒有关系,你们要怪就怪我吧。”王一夫说着,起身深深鞠了一躬,

作为堂堂的市政法委书记,若不是被媳妇闹得受不了,肯定不会如此的低声下气,如果换做别人,肯定会诚惶诚恐的买这个面子,但是,王宝玉不一样,他的心中除了怨恨就是怒火,

“王一夫,别假仁假义的,一句道歉就算了,一句道歉就能让一个多年失去母亲的孩子原谅你,别做梦了。”王宝玉冷嘲热讽的说道,

“宝玉,他们也是你的父母,不许这么说话。”贾正道很严肃的对王宝玉说道,

“我只认琳琳是我的妹妹,我只有一对父母,我们之间,最好老死不相往來。”王宝玉瞪着血红的眼睛,无比绝情的说道,

“宝玉,你就不能给妈妈一次机会吗,妈妈求求你了,你再这样,妈妈肯定会死的。”刘玉玲大哭着说道,

“你怎么不给我一次机会,你看清楚了,我娘现在已经老了,你看这头发都是为我熬白的,我娘为我付出了一生,而你又做了什么,除了跟野汉子享乐,怕是早就忘了这个儿子了吧。”王宝玉拉着林召娣的手,愤然的说道,

“宝玉,你妈她一直想你,这事都是我的责任。”王一夫皱着眉,对野汉子这个称呼很不快,但是强忍着火再次道歉,

“宝玉,娘不想沒了你啊。”林召娣喃喃的说道,身体颤抖着,死死拉住了王宝玉的手,

“老嫂子,宝玉最听你的话,我求你劝劝他,让他认了我吧,老嫂子,我求求你了,要不我给你跪下。”刘玉玲哭喊着就要跪下去,贾正道连忙制止住,

“玉玲,我给你跪下行不行,你放了宝玉,放了我吧。”林召娣嘴唇**,忽然,一阵急火攻心,向后一仰晕了过去,

“娘。”王宝玉声嘶力竭的喊着,一把抱住了干妈,刘玉玲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也想上前帮忙,却被王宝义猛地推了一个趔趄,当即面如死灰,

贾正道连忙过來掐住林召娣的人中穴,终于,林召娣吐出了一口气,却又大哭了起來,却是紧紧拉住王宝玉怎么都不肯松手,

王一夫和刘玉玲非常的尴尬,沒想到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,李可人冷冷的对王一夫道:“王书记,我看你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“玉玲,我们还是走吧。”王一夫起身过來拉刘玉玲,却被刘玉玲一下子就甩开了,眼中冒火的喊道:“王一夫,我恨你。”

说着,哭着离开了这里,王一夫连忙紧追了出去,刘玉玲一个不小心,又摔了一跤,却爬起來继续跑,

场面终于恢复了平静,谁也沒心思再吃饭了,王宝玉搀扶着干妈,众人一起离开了酒店,

林召娣一路也不说话,只是不停的流眼泪,贾正道心疼老伴,难得拉着林召娣的手,钱美凤抱着多多坐在前面,多多到底是孩子,不懂这些事事非非,已经睡着了,

“宝玉,可不能忘了咱娘啊,咱娘多不容易。”钱美凤小声的说道,

“少废话,我今天说得还不够清楚吗,我只有这一个娘。”王宝玉脸色铁青,沒想到新年的头一天,就如此的闹心,

“唉,不过那位咋说那也是你亲妈啊,你要不认她也不用那样表现,换做是我也会受不了。”钱美凤叹气道,

王宝玉沒理她,刘玉玲临走时摔的那一跤,当时他心里真的很难受,很想过去扶起她,毕竟,小时候自己摔跤的时候,就是刘玉玲将自己扶起來的,那份发自内心的母爱连孩子都可以感受的到,可是林召娣激烈的反应更让王宝玉心疼,他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去伤害她,哪怕是亲妈也不行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