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04 抽血还情

1504 抽血还情

回到家里,疲惫的林召娣一声不响的就上床睡着了,王宝玉坐在床边,看着干妈满头的白发,心中百感交集,眼泪在眼圈打转,

贾正道将王宝玉叫到了一边,还是很认真的说道:“宝玉,你已经长大了,你娘她是个女人,有些事儿看不清楚,你可不能犯糊涂,”

“爹,我娘今天的状况,你也看到了,如果再逼她,说不准会出什么乱子,”王宝玉垂头丧气的说道,

“我还不了解你娘,哎,她一辈子沒起过贪念,就是在你这事儿上犯了老糊涂,宝玉,快刀斩乱麻,你要是再磨磨蹭蹭的,也能把你娘给靠倒,”贾正道,

“爹,不用说这些,我是不会认他们的,”王宝玉坚决的说道,

“你认不认,你身上都流淌着你亲妈的血,”贾正道如此说道,他还是赞同王宝玉认亲的,

“哼,那又怎么样,等老子有钱了,就把全身的血都抽了,全部换掉,”王宝玉冷哼道,

“你这孩子可真犟,听我的,王也天都认错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,当断不断,必受其乱,宝玉,这事儿说破天,根在你这里,你要是处理不好,你两个娘都得受你连累,”贾正道也有些不高兴了,

“爹,今天你就是说破了天,我也不会认他们的,我只有你们这对父母,别人都不好使,”王宝玉道,

贾正道无奈的摇头,上床去睡觉了,李可人凑了过來,欣慰的说道:“小孩,你今天真是有情有义,大姐都佩服,”

“大姐,我觉得好累,”王宝玉眼泪淌了出來,疲惫的靠在李可人的身上,

“唉,同样是母亲,刘玉玲其实也挺可怜的,”李可人叹气道,

王宝玉本想说这一切都是刘玉玲咎由自取,可是话到嘴边,还是沒有说出來,眼前却总是浮现出刘玉玲摔倒的场景,那一跤肯定摔得很疼,不知道有沒有受伤,

过了一会儿,王宝玉终于缓过神來,起身回屋去睡觉,钱美凤却沒有睡,她好奇的凑过來问道:“宝玉,你亲妈很有钱吧,”

“关你屁事儿,”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,

“让她出点钱投资我的养牛事业吧,宝玉,你都不知道,现在养牛有多赚钱,”钱美凤兴奋的说道,

“你少不拿自己当外人,在咱家吆五喝六的也就罢了,人家又不欠你的人情,凭啥给你投资,”王宝玉很是鄙夷,

“大家都是一家人嘛,就算不看我的脸面,还有多多呢,咋说多多也是她的……”钱美凤只说了一半儿,

“多多跟她有什么关系,你给我听好了,少掺和我的事儿,东风村的人祖祖辈辈都养牛,也沒见几个发大财的,你还是干点别的吧,”王宝玉说着,背过身去,不说话了,

“他们养牲口纯粹就是为了当劳力,卖牛肉,我跟他们不一样,再说我做着一切都是为了多多,我就想……”

“多多身世可怜,你想她过上最好的日子,好了美凤,你这套把戏我们大家伙都看得明白的,一个劲的唠叨个啥,多多这生活水平就是在平川市也不算低了,你还要怎样,”王宝玉打断她,恼火的说道,

钱美凤凑过來搂住他,说道:“宝玉,别生气了,”

“回你**睡觉去,正心烦呢,”王宝玉晃动着身体,试图甩开钱美凤,沒想到,钱美凤却把他越抱越紧了,王宝玉沒有挣脱开,索性不动弹了,闭上了眼睛,

钱美凤温暖柔软的身体,并沒有激发出王宝玉的欲望,恍惚中,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,晚上睡觉的时候,刘玉玲就是这样抱着他,无论外面多大的风雨,无论家里如何的贫穷,他都是快乐幸福的,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如今见到了刘玉玲,母子之间却如仇人一般,究竟是造物弄人,还是命中注定,王宝玉想不明白,心中却是一阵阵的酸楚,

“宝玉,我想你了,”钱美凤幽幽的说道,

“美凤,咱们是姐弟,总是这样不清不楚的,传出去不让人笑话啊,”王宝玉缓过神來,皱眉道,

“又不是亲的,就你想得多,要不是你当初因为那个程雪曼抛下我,我们也不会成为干姐弟,”钱美凤提起旧事,依旧耿耿于怀,

“美凤,即便沒有程雪曼,我们也不一定能行,”王宝玉提醒道,

“为什么啊,”钱美凤恼怒的晃着王宝玉问道,

“你神经病啊,好端端的又提这些事儿干嘛,”

“以前我是不愿意提,可是今天我算看明白了,一家人终归是一家人,无论相隔多少年,老天也会安排他们相认,宝玉,我想告诉你……”

还沒等钱美凤说完,王宝玉兜里的手机就响了起來,一看号码,是王琳琳打來的,唉,想必刘玉玲跟王一夫又在争吵,琳琳的日子肯定不好过,來向自己诉苦,

王宝玉还是接了起來,只听电话里的王琳琳带着哭腔喊道:“哥,你快到第一人民医院來吧,呜呜,”

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,连忙甩开钱美凤,一屁股坐起來问道:“琳琳,你别哭,到底怎么回事儿,”

“咱妈她开车出车祸了,正在医院抢救呢,”王琳琳道,

王宝玉脑袋嗡的一声巨响,当即愣住了,刘玉玲走的时候情绪激动他知道,沒想到竟然开车出了事故,他追问道:“严重吗,”

“我不知道,一直都在抢救,哥,我还怕,咱妈不知道还能不能救过來,你赶紧过來,说不定就是最后一面了,”王琳琳大哭了起來,

“琳琳,别哭啊,哥马上就去,”王宝玉说道,下床穿衣,一溜烟的跑下楼去,

虽然心里恨着这个亲妈,可是到了这个时候,王宝玉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车子开得飞快,迅速來到了第一人民医院,

正是除夕夜,医院的走廊里冷冷清清,王宝玉跑着四处寻找,终于在急救室的门口,看见了哭肿了眼睛的王琳琳,也看到了面如死灰,焦急不停踱步的王一夫,

这个时候,王宝玉已经顾不得那些恩恩怨怨,他急切的问道:“琳琳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,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