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05 都是她的孩子

第四卷虎落平川 1505 都是她的孩子

“你妈她开车不小心,撞上了路边的电线杆,当时都没气了,幸好发现的及时,但也失血过多。”王一夫叹气道。

“都赖你!都赖你!”王琳琳伸出小拳头就往王宝玉身上砸,王宝玉鼻头一酸,差点哭出来。

“琳琳,别怕,哥在这呢。”

“哥,我要没有妈妈了。”王琳琳扑进王宝玉的怀里大声的哭了起来。

“王一夫,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!要不是你,怎么会这个样子?”王宝玉恼怒的嚷嚷道。

“你妈她这几天都没睡好,原本就精神恍惚,告诉她不要开车的,她却不听,怎么能怪我呢!还不都是你闹的。”王一夫也恼怒的说道,他对刘玉玲的感情自然不用说,“不要吵闹!”一个矮胖的护士从急救室里出来,冷冷的说道。

“护士,病人怎样?”王宝玉松开王琳琳,几步疾奔了过去。

“正在抢救!”

“都多长时间了还在抢救,你们到底行不行啊?不行我们就转省医院!”王宝玉立刻就恼了。

“你这个家属怎么说话呢?你要是对家属好,别让她大过节在外面开车啊!”矮胖护士十分不满意王宝玉的态度。

“对不起,护士小姐。请问我爱人现在情况究竟怎样?”王一夫拉开王宝玉急切的问道。

“病人失血过多,需要输血,医院的血库不足,你们家属谁能输血?”矮胖护士又说道。

“我!”王宝玉和王琳琳齐声说道。

“还是抽我的!”王宝玉道。

“抽我的!”王琳琳也说道。

“你们和病人什么关系?我们时间很紧张。”矮胖护士道。

“……”王宝玉愣住了。

“我们都是她的孩子!”王琳琳嚷嚷道。

“都过来吧,跟我来验一下血型。”矮胖护士道。

王宝玉跟王琳琳一同来到了验血室,结果两个人都跟刘玉玲的血型一致,矮胖护士果断的开始抽血。

鲜红的血液被抽进了血袋里,一共抽了600CC,王宝玉四百,王琳琳二百,护士也不多说话,连忙又跑进了急救室里。

刚刚抽血的王宝玉,脸色惨白,手臂颤抖,还是坚持来到了急救室的门口,无力的坐在沙发上,他到现在也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毫不犹豫地给刘玉玲输血,说到底,还是血浓于水,亲情大于私心。

见王宝玉能够给刘玉玲输血,王一夫的脸上露出了欣慰之色,就在这时,贾正道林召娣在李可人的陪伴下,也赶了过来,钱美凤还是把这件事儿告诉了他们。

“爹,娘,大姐,你们过来干什么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玉玲妹子出了事儿,我们就该过来看看。”贾正道沉着脸说道。

“也天,都怪我老糊涂,玉玲妹子没事儿吧?”林召娣颤巍巍的问道。

“老嫂子,情况还好。”王一夫感激的说道。

“宝玉,娘虽然不想失去你,可是,也不想妹子出事儿。这么多天,娘就是别不过这个劲头来。”林召娣说道,大概还在埋怨自己,刚才在酒店里不该情绪那么激烈。

“贾师傅,嫂子,你们养了个好儿子。”王一夫眼眶潮湿的说道。

众人顾不得煽情,都紧张的盯着急救室,足足又过了一个小时,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,才一脸疲惫的走了出来。

“怎么样?”王一夫问道,众人也不自主的围了上去。

“还好,幸亏送来的及时,又及时输血,放心吧!病人已经脱离危险了,先在ICU观察一天,如果情况稳定,就可以转入普通病房。”医生说道,众人的心终于落了地。

没过一会儿,刘玉玲就从急救室里推了出来,挂着吊瓶,脸色虽然很白,但看起来呼吸平稳,已经没有大碍。

一大帮人呼啦一下就围了上去,王宝玉虽然也很想近距离的去看看她,但双腿如同灌铅一般,怎么也迈不开步子。

“玉玲,你不用担心,我答应把儿子还给你。”林召娣凑过去,轻声的说道。

昏迷中的刘玉玲,仿佛听清了这句话,两颗清泪瞬间滑落,王宝玉呆坐着,得知刘玉玲没事儿之后,他就始终很纠结,最终,他还是决定,还是不能认这个妈。

“宝玉,快过来跟你妈说几句话。”贾正道招呼王宝玉道。

“她不是我妈。”王宝玉说了一句,毅然起身,强行拉着干爹干妈离开了医院。

“哥,你混蛋!”身后的王琳琳跺着脚大喊道。

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,一家人几乎一夜未眠,王宝玉关了手机,倒头就睡,一直睡到了下午,才醒了过来。

刚睁开眼睛,就看见一个黑亮的眼睛在好奇的看着他,正是多多,小脸粉嫩,眼神纯真,让人顿时忘记了所有的不快。

“来,多多让舅舅抱抱。”王宝玉起身抱起了多多,多多依偎在他的话里,仰着脸问道:“舅舅,爸爸呢?”

王宝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却将多多搂得紧紧的,多多用小手从兜里摸出了一块糖,举过来说道:“舅舅,吃糖!”

“多多真好,快快长大。”王宝玉欣慰的接过糖,放在嘴里嚼着。

“爸爸呢?”多多又问道。

“你爸是个坏种,跟别的女人跑了。”钱美凤从厕所里出来,没好气的说道。

“要爸爸!”多多委屈的说道。

“美凤,为了孩子,是不是再考虑一下杨纬啊?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跟他有什么关系?”钱美凤说道,“多多,快过来,瞧你的手,吃糖吃得都黏了。”

“怎么没关系?”王宝玉犟道。

“你怎么看着多多吃糖都不管啊,这时候坏了牙多麻烦!”钱美凤装作没听见。

“美凤,我是认真的,再怎样,多多都是人家老杨家的人。你连面都不让人家见,这样也太绝情了!”王宝玉又说道。

“王宝玉,我警告你,不许在孩子面前提那个人,否则,我跟你没完。”钱美凤瞪着眼睛,表现的很是生气。

“孩子心理会留下阴影的,你难道希望多多以后像我这样?”王宝玉黯然的说道。

“你就是个犟种,多多还有我这个妈呢!”钱美凤满不在乎。

“你就真不为孩子考虑考虑?”

“你不是答应让多多上最好的大学,吃最好的,穿最好的,现在后悔了啊?”钱美凤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