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06 大房太太

1506 大房太太

“我啥时候说后悔了?”

“那不就得了,多多不需要爸爸!”钱美凤一把从王宝玉的怀里抢过去多多,抱着她去洗手了。

“你他娘的才是犟种!”王宝玉小声嘟囔了一句。

手机刚刚打开,电话就接连不断的响了起来,都是拜年的电话,钢蛋也来了电话,说一会儿跟红红过来,要跟干爹干妈拜年?”“?。

接着,代萌也来了电话,说最近几天,想请王宝玉去家里吃饭,感谢王宝玉帮她找回了爷爷以及帮她稳定了工作。

“呆子,新姑爷上门,都准备什么好吃的啊?”王宝玉笑嘻嘻的问道。

“切,我爷爷就喜欢随便一说,我可没说想要跟你。”代萌哼了一声,语气中却带着些幸福的味道。

“去你家吃饭,是不是还要带上四盒礼啊!这可是农村的老规矩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调侃道。

谁知话音刚落,突然,钱美凤冷不防过来夺下了王宝玉的电话,狠狠的摔在**,然后,气鼓鼓的头也不回的领着多多,去了李可人那屋。

代萌只听咣当一声,喂喂喂喊了几声没答复,疑惑的放了电话。

王宝玉愣在了当场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钱美凤这是怎么了?神经病,老子打个电话也管,都是干爹干妈把她给惯坏了。

“喂,美凤,你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啊!”王宝玉追过去质问道。

“大过年的哪有往外跑的!过年就得在家过,换做旧社会,过年的时间只属于大房太太。”钱美凤气鼓鼓的说道。

王宝玉哭笑不得,纯粹惹不起!虽说不认刘玉玲这个妈,王宝玉还是偷偷给王琳琳打去了电话,询问刘玉玲的情况,得知状态平稳,又安慰了王琳琳几句,心情似乎也好了起来。

“宝玉,过来吃饭吧?”林召娣开门喊道。

“娘,做什么好吃的了?”王宝玉问道,他已经闻到了那熟悉的香气。

“你最喜欢吃得红烧肉!”林召娣道。

“嘿嘿,还是娘最疼我。”王宝玉高兴的说道。

“不知道味道咋样,娘使不惯你们城里的炉子,呼呼的火苗,看着怪吓人的。”林召娣呵呵笑道。

“娘做的肯定好吃!”王宝玉奔到桌子前坐好,伸筷子挑一块,张嘴就是一口,嗯,还是熟悉的味道,好吃!王宝玉不断赞美还是娘的手艺正宗,林召娣幸福的看着他,忽然说道:“宝玉,一会儿再去医院看看你妈吧!”

王宝玉眉头立刻锁紧了,放下手中剩下的小半块肉,不悦的说道:“看个屁,一吃饭就提这堵心的事儿。”

“昨晚娘想开了,玉玲也不容易。”林召娣又说道。

“娘,你要是再说,我就不吃了。”王宝玉放了筷子,赌气的说道。

“昨晚急匆匆的去医院,怎么这回儿又说不认了。”钱美凤好像还在生气,不屑的插嘴道。

“儿啊,你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。娘想开了,就算你认了你妈,也不会忘了我的。”林召娣满脸慈爱。

王宝玉一时无语,想了想,又看了一眼干爹,如此说道:“我不但去了医院,还给她输了血,就是想把我身上流着的她的血,还给她。这样我就完全不欠她的了!”

一听这句话,满座的人都愣住了,没想到王宝玉能这么说话,贾正道突然拍着桌子恼道:“宝玉,你说得这是什么话,你以为还点血都还清了,佛祖说过,绕着须弥山跑四十圈,血没了脚脖子,也还不清父母恩。”

“哪吒能割肉,我为什么不能献血?”王宝玉直着脖子为自己辩解道。

“哪吒能有莲花身,你要这么下去,就是造孽!”贾正道吹着胡子说道。

“爹,别说这些没意义的东西,反正,你们就是说破了天,我也只有这样一个娘。”王宝玉拉住了林召娣的手,坚决的说道。

林召娣很是欣慰,高兴的摩挲着儿子的手,贾正道自然很生气,还想再劝王宝玉几句,这时,传来了敲门声,李可人去开了门,身穿皮夹克的钢蛋和红色羊毛大衣的红红,满脸笑意的出现在门口。

“你那没良心的舅舅还能想着我们啊!”钱美凤没好气的对多多说道。

“嘿嘿,这不来了吗?工作太忙。”钢蛋不好意思的解释着,又拉着红红对贾正道和林召娣鞠了一躬,问好道:“爹,娘,过年好啊!祝愿二老身体健康,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”

“油腔滑调!”钱美凤哼道,其实也没生气,多多却笑眯眯的跑了过去,让舅舅抱。红红立刻从兜里掏出个大大的红包,多多接过红包,笑眯眯的说道:“给妈妈!”

“钢蛋、红红,快过来坐。”林召娣招呼道。

钢蛋抱着多多坐下,又客气的跟李可人问好,由于他们的到来,刚才针对王宝玉的话题算是打住了。

红红还是红脸蛋,不过,王宝玉却发现了异样,似乎一侧脸更红一些,还带着隐隐的淤青,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也不好,甚至情绪还不佳。

该不是钢蛋使出了暴脾气,打了红红?这么做可不对,一会儿还真要好好说说他。

当着众人的面,王宝玉也没多问,一边吃饭一边询问着木耳厂的事情,当得知木耳厂的效益又上了一个台阶,规模也有所扩大,感到很欣慰,这标志着当年的莽夫钢蛋,已经完全蜕变成一名合格的厂长。

就在这时,多多挪着小步来到红红的身边,指着红红的肚子说道:“舅妈!肚肚,小娃娃。”

都说小孩子说话准,难道说红红真得怀孕了?众人纷纷脸露喜色,林召娣乐呵呵的又问道:“多多,里面是小妹妹还是小弟弟啊?”

“小弟弟!”

“娘,你这么问就是误导孩子,她就只听最后一个。多多,里面是小弟弟还是小妹妹啊?”钱美凤又笑问道。

“小妹妹!”

大家哄得一声都笑了,小孩的话看来也没准。

大家情绪颇高,谁也没注意钢蛋脸色阴沉,红红也是紧抿双唇,最后忽地就哭了起来,而且声音来很大。

“红红,别急,孩子也是缘分。”林召娣劝说道,她一辈子没生孩子,很了解没孩子女人的心理,那可是人生的最大遗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