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07 诸事莫为

1507 诸事莫为

“钢蛋,跟我來这屋一趟。”王宝玉不悦的起身招呼钢蛋,钢蛋立刻放下筷子,跟着王宝玉來到另外的屋里,

一进屋,王宝玉就劈头盖脸的问道:“钢蛋,当了厂长了,这脾气也见长啊。”

钢蛋不知所以然,随口说道:“沒有威信,下面的人不服你。”

“我说的是你们两口子,还是因为孩子吧。”王宝玉冷声问道,

嗯,钢蛋算是承认了,

“钢蛋,你也是个爷们,怎么能打自己的女人呢,孩子也是缘分,不能强求,当初你娶红红那时候的劲头跑哪去了,生不出孩子就能打人家啊。”王宝玉怒气冲天,

“宝玉,这话啥意思。”钢蛋不解的问道,

“别装迷糊,红红脸上有伤我都看见了,是不是你又犯浑了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问道,

“不是我打的,是那个混蛋干的好事儿。”钢蛋愤怒的握紧了拳头,咬牙切齿的说道,

“哪个混蛋。”王宝玉一愣,忙问道,

“小健。”钢蛋道,

王宝玉心中陡然一惊,小健怎么出现了,他连忙急切的问道:“快说说怎么回事儿。”

钢蛋讲述了大前天晚上发生的事情,就在红红的小饰品店里,钢蛋跟红红亲热的一起吃饭,两个人的心情都格外的好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,通过不懈努力,红红终于怀孕了,虽然只有三个月,这也让钢蛋高兴的嘴都合不拢,

这个喜讯本來就该早早的告诉大家,但是红红却不让,原因就是这个孩子來之不易,在农村有个说法,前几个月是不让太过张扬的,对孩子不好,于是两人打算过年再來给大家报个喜讯,那就是喜上加喜,双喜临门,

只该钢蛋夫妇命运多舛,沒想到,一场意外的灾难却毫无防备的降临了,

因为高兴,钢蛋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吃的,又破天荒的喝了一瓶酒,仍然感觉意犹未尽,又去旁边的小卖店里去买酒,可就在这个空当,一名劫匪突然冲进了红红的小店,不但抢走了钱盒里的几百块现金和红红佩戴的首饰,还把大声呼救的红红给打了,

虽然劫匪带着墨镜和口罩,可是红红事后还是认出來,这个人就是小健,

钢蛋回來后,只见红红捂着肚子蹲在地上,下身流血不止,慌忙送往医院,好在身体并沒有大碍,但肚子里的孩子却沒有保住,红红哭得死去活來,连着两天水米不进,今天过年,不顾身体不适,红红还是勉强打起精神來给老人拜年,钢蛋怎么劝也劝不住,只好小心的带着她过來,

“小健是个杀人犯亡命徒,唉,咋不小心一点儿,我可是告诉过红红,晚上一定要关门的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事情发生就几分钟的事儿,谁能想到啊,原本红红就因为小健心理有障碍,好不容易才怀上的,昨天又被小健打了,怕是以后再也怀不上了。”钢蛋也是懊恼不已,

“你他娘的不是戒酒了吗,你要不贪那口喝的,能有这事儿。”王宝玉斥责道,

“宝玉,我这肠子都悔青了,因为是过年,而且红红也怀上了孩子,我这一高兴,哎,早知道这样,一辈子不喝酒我也认。”钢蛋后悔莫及,使劲拿拳头砸着自己的脑袋,

“报案了吗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报了,过年也沒几个警察值班,这事儿怕一时半会儿也沒结果。”钢蛋道,

听起來小健似乎并沒有认出红红,毕竟时间隔得太久,他已经把红红彻底忘了,否则,如果得知红红认识他,小健肯定会下痛下杀手的,也算是有惊无险,只是可惜了那个还未出世的小生命,难怪多多一提起小弟弟小妹妹的话題,红红就失声痛哭,

“小健这个狗日的,先是折磨红红,又弄沒了老子的孩子,老子一定跟他沒完。”钢蛋恨得牙齿咬得咯吱响,眼中满是怒火,

“他已经注定要吃枪子的,钢蛋,以后多加小心就是了。”王宝玉劝慰道,

“不行,老子一定要亲手抓住他,在他身上划上几刀才能解恨。”钢蛋道,

“那个地方不能久留,把小店搬了吧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万一哪天小健想起了红红,怕是危险更大,

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,这次多呆几天,争取尽快找个房子,得赶紧给红红找事儿做,否则天天在家就只会胡思乱想掉眼泪,我正月十五之后再回去。”钢蛋道,

王宝玉还是将红红小产的事情悄悄告诉了干妈,林召娣忙不迭的把红红让到**,给她盖了床厚被子,接着又是煮红糖水又是煮鸡蛋的伺候,同时安慰她,女人只要养好了身体,再怀孕并不难,在她那个年代,谁家的媳妇沒流过孩子,红红只是一味哭着点头,却什么也说不出來,

钢蛋牵挂红红的身体,生怕她小产后受风落下病根,稍微休息了下,便裹得严严实实的告别众人回去了,因为发生了这么多不开心的事儿,虽然今天是大年初一,大家也沒了玩的兴致,都早早的睡觉了,

王宝玉并不困,总感觉今年可能会不顺,于是,他拿出了那三枚铜钱,又去净了手,想要测一下今年的年运,也好防范于未然,

哗啦啦六次摇卦完毕,卦象是《泽风大过》,果然不是什么好卦,大过,代表有大的坎,一看五行生克,又掐指推算,世爻弱相,冲犯太岁,更是不吉,王宝玉不禁皱起了眉头,

又翻出來卦书一看,第一句竟然就是:小人道长,君子道消,太岁当前,诸事莫为,

如果换做在东风村那会儿,测得此卦,王宝玉肯定老实呆在家里,尽量少出门的,但现在不同,自己可是个副局长,总不能啥事儿也不干啊,要是请上一年假,那基本就等于主动要求下岗,

还是多加小心才好,改天画一个转运符,作为一名术士,岂能破解不了自己的霉运,那也太有损这个称号了,

“宝玉,快给我也算一卦。”刚刚哄睡了多多的钱美凤,见王宝玉正在摆弄卦书,笑嘻嘻的凑过來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