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09 断了财路

1509 断了财路

王宝玉本意想开车送他们回去,两位老人不答应,说坐火车就可以,又经济实惠又方便快捷,没必要那么麻烦,王宝玉也不勉强,开车将他们送到了火车站。

“宝玉,别治气,既然找到了亲娘,该认就认吧!”临上车的时候,贾正道又叮嘱道。

“爹,你咋回事儿,总提这个烦不烦啊!”王宝玉面露不悦之色。

“宝玉,娘虽然舍不得你,可是玉玲妹子也可怜,就别犟了?”“?。”林召娣也劝慰道。

“娘,我只认你,别不要我啊!”王宝玉故意撒娇,惹得林召娣又是一阵感动的想落泪。这招最管用,每次林召娣都不会再坚持自己的想法。

“爹,娘,管他干个屁,哼,早晚会忘了咱们。”钱美凤道,这几天她始终跟王宝玉怄气,也不知道因为什么。

“说什么呢?我还不是什么都给家里啊!”王宝玉道。

“你敢说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家里?”钱美凤质问道。

“美凤,你知足点好不好?我总不能身上一点钱没有吧?这个家也没用你养牛过日子吧?我对家算是很上心了!”王宝玉很是不满。

“哼,你才没心,你的心都愿意用到别人身上!”钱美凤嘟囔着,烦的王宝玉堵上了耳朵,以至于多多喊什么他都没听清。

钱多多喊的正是“爸爸”,偏偏王宝玉堵住了耳朵,钱美凤更加郁闷别过脸不再说话。就在这时,候车室里的大喇叭响起了检票的声音,一家挥别王宝玉,踏上了归途。

在开车回去的途中,王宝玉路过鲜花店,买了一束大大的鲜花,回去送给了房东李可人,这些天家人来,又吃又住的,实在是多有打扰。

“小孩,买花干什么啊?”李可人兴奋的接过来,不解的问道。

“大姐,祝你像鲜花一样,永远美丽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心意大姐领了,还是把这束花送到医院去吧!”李可人说道,原本她是跟王宝玉一个立场的,但是,除夕那晚的事件,她还是改变了主意,倾向于让王宝玉认亲。

“不去,管她死活呢!”王宝玉违心的说道,凭心而论,他并不是不想去看看刘玉玲,可是,他实在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,反而影响了刘玉玲的康复。

“还是去一趟吧!病人在这时候,最需要有人安慰。”李可人又说道。

“不去,就不去。别说这些,烦死了。”王宝玉捂着耳朵,离开了李可人的屋子。

家人一走,屋子里顿时觉得空荡荡的,王宝玉一阵怅然若失,这个新年可谓过的不平静,刘玉玲车祸住院,而红红又被小健踢的流产,还算了一个闹心的卦,上面写着自己新的一年都会很闹心。

正在王宝玉郁闷空虚之时,一个电话又打进来了,还是代萌,还是邀请王宝玉去他家吃饭,还说,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。

王宝玉爽快答应了,他希望能通过与人交往,冲淡这些不快,于是开车直奔代萌的家里而去。

代萌家果然是四楼,而且屋内的摆设跟那次梦中的基本一样,这让王宝玉感觉格外的惊讶,只能将这种事情,归纳为自己有某种的特异功能,嗯,可能是天眼通。

代萌的父母都很朴实,奶奶更是满头白发,笑容很慈祥,只有代亮眼珠骨碌碌乱转,显得不那么稳当。当然,代萌遗传了她爷爷的毛病,这不,刚端上来一碗汤,一不小心,就连汤带碗的摔了。

“小萌,走路也不小心点。”代萌的妈妈嗔道。

“嘿嘿,岁岁(碎碎)平安。”王宝玉坏笑着打岔道。

“对,大吉大利!”代亮一旁插嘴道。

代萌白了王宝玉一眼,埋怨道:“都是因为你,做这么多菜,本姑娘手脖子都累酸了。”

“小萌,王副局长是贵客,不许没礼貌。”代萌的父亲代维说道。

“不就是个副局长嘛!说不准哪天,我就当上副市长呢!”代萌不屑道。

“副市长职位太低,小萌至少也是市长,还是咱们平川市第一位女市长!”代亮嘿嘿笑着插嘴道。

“呵呵,王副局长,他们整天就是胡闹,不过一家人还算和美。这次请王副局长过来,主要就是想当面感谢你把我家老爷子给找回来。这段时间我母亲都急坏了,整天吃不好喝不好的。”代维诚恳的说道。

“正巧碰上了,不足挂齿。”王宝玉连忙说道。

“哼,还断了我的财路呢!”代亮小声嘟囔道。

代萌没听清,问道:“爷爷,你刚才说的什么啊?”

代亮叹了口气说道:“丫头,以后不要随便欠别人的。像爷爷我吧,住了人家几天别墅,结果赚的钱全飞了。”

王宝玉听得真切,只是笑了笑,知道代亮在埋怨王宝玉把自己从敬老院赚的钱又退了回去。代萌听得更不明白了,追问代亮是不是被王宝玉欺负了。

“王副局长,来,尝尝我泡的药酒。”代维对王宝玉说道,从墙角的高低柜里,拿出了一个墨绿色的酒瓶子。

酒瓶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,有人参,一看就是种植的;有鹿茸,一看就是鹿角;还有一块所谓的虎骨,多半也不像真的。还有些零零碎碎的东西,大概就是些益气补血的中药。看情形也泡了有些日子了,颜色浓郁,挺像那么一回事儿。

“这酒大补,来,尝尝。”代维找来了一个牛眼杯,小心的给王宝玉到了一杯,一看平时就不舍得喝。

对于这种药酒,王宝玉并不感兴趣,好酒都经常喝,根本就不稀罕。但是,主人的热情不能不重视。

这药酒闻起来酒香不足,药味过重,感觉挺难以下咽的,但王宝玉还是捏着鼻子,咕咚咚将杯中酒一气喝了,同时竖起大拇指赞道:“代叔,这酒可真够劲。”

“好喝就再来一杯。”代维犹豫的说道。

“一杯就行了,这是补酒,喝多了会流鼻血的。”王宝玉胃里直翻腾,哪还会再喝第二杯,于是转头坏笑着看了看代萌。

“瞧瞧你,真的流鼻血了。”代萌笑着指着王宝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