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10 怕感染

1510 怕感染

王宝玉真的觉得鼻子里好像有小虫在爬似的,只听代萌又一声呵斥:“快接住,别滴我家碗里,真恶心。”

王宝玉下意识的一抹鼻子,果然有血迹,一时间还挺尴尬的,代维则更尴尬,好意拿出药酒给王宝玉喝,沒想到就让人家喝得流了鼻血,

代萌已经找來卫生纸,给王宝玉擦干净,并堵上了鼻子拉着他的胳膊举了半天止血,代亮则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小伙子火力壮,流点鼻血沒什么的。”

“就是,别那么娇气。”代萌也附和道,

王宝玉鼻子里塞着卫生纸,搞的挺郁闷,看着代萌一脸坏笑,恼羞的凑过去,鼻音很重的小声道:“我可比不过你,每个月都流血还不死。”

“你这个坏蛋。”代萌不顾家人在跟前,还是打了王宝玉一记粉拳,

代萌的家人都跟着笑,两个年轻人亲热的打闹,说明了什么,关系一定到了那种程度,对于王宝玉,代萌的家人满心喜欢,小伙子长得不错,心肠也好,还是个副局长,女儿要能找这样的男朋友,也算是很有面子,

酒菜很丰盛,王宝玉吃得很开心,只是鼻子还是不停的轻微渗血,因此隔个几分钟就需要代萌重新换一个新的塞鼻子里,而代维是个实在人,不停的给王宝玉倒啤酒,经常是还沒喝几口,杯里就被重新倒满了,王宝玉喝的都有些上头,代维还直说王宝玉不实在,酒都沒有喝多少,

“你爸这是想喝死我啊。”王宝玉对代萌小声说道,

“切,别不识好歹,我爸这是把你当成了……”代萌脸一红,不好意思说了,

“孙姑爷,我看你气色不好,今年做事儿要小心,大意失荆州啊。”代亮凑过來,认真的打量着王宝玉,提醒道,

这个称呼让王宝玉觉得很别扭,却只能嘿嘿陪着笑,代萌则害羞的连忙吵嚷道:“奶奶,快管管爷爷,他都说些什么啊。”

“我可管不了,整天给小区里的老头老太太看相,真不知道哪根神经坏了。”代萌的奶奶不满的说道,

“沒有两下子能让人家给你掏钱,我这是真本事。”代亮辩解道,

“也就是三块五块的忽悠人,还能靠这个发家啊。”代萌奶奶鄙夷道,

“前前后后我都赚了好几百了,这次家里请客的钱还是我出的呢。”代亮得意的指着一桌子肉菜说道,

一提这茬,王宝玉忽然想起來接代亮回來时候的胡话,当时他就说要王琳琳小心家中有灾,果然应验,

王宝玉很是无语,乌鸦嘴到处都是,不过,代亮的话他还是入心了,今年就是要小心,种种的征兆都表示,可能真要很不顺,

代萌见王宝玉面带忧虑,笑着开导道:“我爷爷就是忽悠几个小钱花,你别太当真。”

“代萌,搞不好你爷爷还能给你赚大钱呢。”王宝玉还是喜欢调侃代萌,小声的又说道,

“多少是大钱,我结婚的时候能给我陪送辆轿子。”代萌问道,

“嘿嘿,三万五万的勉强能算是车吧。”

“瞧你这口气大的,我要有能开辆最便宜的汽车上下班也算知足了。”代萌感叹道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年轻人都喜欢开始买车了,让人如何不羡慕,但这种事儿离代萌这种普通家庭的女孩來说还太过遥远,她从幻想中回过神來,又给王宝玉换下卫生纸,讽刺道:“你俩都能掐会算的,以后能喝一壶去。”

“我是祖传,你爷爷嘛,随便一说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你这鼻子怎么老流鼻血呢,实在不行给你堵块卫生巾,我最讨厌吃饭的时候起身。”代萌扔掉卫生纸回來不满的嘟囔道,

“嘿嘿,你用的都太便宜,我怕感染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

“不一定贵的就是好的吧。”代萌涨红了脸,

“太便宜的也不见得多好,嘿嘿。”王宝玉最喜欢逗代萌,

“臭小子,你看这是什么。”代萌突然指了指始终摆在桌子上,沒好意思拿下去的药酒瓶子问道,

代萌手指的方向,正是酒瓶底下,有一条黑黑的长线,王宝玉刚才就注意到了,只是端详了一番还是沒看清楚,不知道是不是那种植物秧子之类,

“是什么啊。”王宝玉疑惑的问道,

“一条小蛇。”

仔细一看,还真是,好恶心啊,王宝玉最讨厌爬行动物,顿时胃里一阵的翻江倒海,终于忍不住跑到卫生间里吐了,出來后,他第一感觉就是想回家,代萌家里人都是脑子有病,再呆下去,还不一定又出什么幺蛾子,

借口喝酒喝得身体不舒服,王宝玉告别了代萌的家人,开车回家,

不知道为了什么,回到家里不久,王宝玉就感觉身体很热,周身疼痛,一点力气也沒有,李可人看王宝玉的情形不对,一摸脑门,热得烫手,拿來体温计一测,竟然高烧四十度,

李可人吓坏了,再次扶着迷迷糊糊的王宝玉,将他送进了医院,上一次李可人送他进医院,是呛水后的肺炎,而这一次,经过医生的检查,判断是身体过度劳累,上火,加上肠胃不适,引起的重感冒,

王宝玉又住院了,还挂上了吊瓶,巧合的是,王宝玉來的正是第一人民医院,住的病房就跟他的亲妈刘玉玲紧挨着,

躺在病**的王宝玉,感觉自己就像呆在太上老君的八卦炉里,浑身就像是烤熟了一般,迷迷糊糊之中,他仿佛來到了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,在一条清澈的小溪旁,一名体型婀娜的少女,身穿白纱,正赤着白嫩的脚丫,在溪水里欢快的跑來跑去,

王宝玉感觉口渴的要命,很想喝几口溪水,不禁对女孩喊道:“喂,水都让你弄成洗脚水了,我咋喝呀。”

“那你就上來喝啊,上面的水清澈。”少女咯咯笑道,

“我病了,根本就爬不动。”王宝玉有气无力的说道,

“本姑娘的脚丫不臭,谁让你在下游呢。”少女对着王宝玉展颜一笑,顾盼生辉,青春靓丽,

“这么说话可就是不讲究了,难道说你的脚丫子还能是羊脂玉的。”王宝玉轻蔑的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