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11 住隔壁

1511 住隔壁

“你很有眼光,瞧,就是羊脂玉的。”女孩伸出了一只脚丫,晶莹剔透,柔软光滑,看起來就像是羊脂玉,

王宝玉顿时愣住了,从沒见过这么美的脚丫,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,女孩似乎自言自语道:“世上的美玉顶数羊脂玉最温润柔美,让人爱不释手。”这时,女孩又说道:“我的家里你们还住得舒服吧。”

“啥意思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你难道不认识我。”女孩又笑问道,

王宝玉这才仔细打量着女孩子,感觉很面熟,突然,女孩的发型和服饰开始有了变化,很快变成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少妇面孔,

“关婷。”王宝玉失声叫道,

“嘻嘻,你果然还记得我,我漂亮吗。”关婷笑道,

“你不是死了吗。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,忽然心头就泛起了恐惧,难道说,自己也死了,

“死,并不是终结,而是以另外的一种生命形式存在着。”关婷说了一句非常具有哲学味道的话,

“我也死了吗。”王宝玉战战兢兢的问道,

“哈哈。”关婷大笑,向着王宝玉伸出一条晶莹透明的手臂來,说道:“拉住我的手,跟我回去吧。”

“狗屁,我才不要跟你走呢。”王宝玉向后躲闪着,却似乎迈不动脚步,任凭关婷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,传來了一阵清凉,

“放开我。”王宝玉拼命的撕扯着,就在这时,一个老头飞一般的跑了过來,对着关婷大喊道:“婷儿,放开他。”

王宝玉一看,竟然是诸葛春,不由的喊道:“诸葛前辈,快來救我。”

诸葛春也不理他,从他身边飞奔而过,迅速拉起关婷,就这样向着空中飞去,犹见关婷的手臂还是那样的伸着,连裙飘飘,很是凄美,

王宝玉惊慌失措,沒头苍蝇的找着回家的路,可是四处都是陌生景象,哪里有家啊,正在这时,代亮突然出现了,催促道:“孙女婿,你把药酒里的小蛇喝肚子里了,快点跟我回家做手术。”

代亮说完使劲一拉王宝玉,王宝玉陡然惊醒,却发现自己正躺在病**,窗外已经是清晨,额头传來一阵清凉,转头一看,正是李可人用冷水毛巾在给自己降温,在她的身后,一个女孩子正在紧张的看着自己,却是妹妹王琳琳,

“小孩,你终于醒了,吓死大姐了。”李可人拍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,

“大姐,我又病了啊。”

“发高烧,说胡话,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让人不放心,以后我们老了还能指望谁啊。”李可人嗔怪道,

“大姐,又沒睡好吧,真的谢谢你。”王宝玉感激的说道,

“哥,你好些了沒有。”王琳琳凑过來,关切的问道,

“我沒事儿,琳琳,你怎么也在这里啊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咱妈就在旁边的病房里。”

王宝玉沒有纠正王琳琳话语中的字眼,他伸了伸胳膊,却发现手臂上依旧挂着吊瓶,李可人问道:“小孩,关婷是谁啊。”

“朋友的老婆。”王宝玉道,梦中的情形依旧如同眼前,他不明白,自己跟关婷究竟是怎么回事儿,还有那个神秘莫测的诸葛春,又是何等的人物,

“呵呵,别人的老婆也惦记,刚才你昏迷中还喊着人家的名字呢,长得肯定很漂亮吧。”李可人开玩笑道,

“什么啊,大姐别逗了,关婷早就死了。”王宝玉苦笑道,

“小孩,中邪了,难怪会突然发高烧呢。”李可人疑惑的问道,

王宝玉沒说话,觉得自己可能是心中有愧于关婷,总是放不下她,才会做这种梦,这时,一个小护士进來,给他量了量体温,然后撤了吊瓶,说道:“病人的体温已经正常了,随时可以出院,回家后注意按时服药,千万不要再过度劳累。”

王宝玉可不想在医院里呆,更何况这里沒有白云飞,了无生趣,他起身甩了甩胳膊,除了有点酸疼,好像并无大碍,

“大姐,咱们回去吧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不去那屋看看。”李可人提醒道,

“哥,你就过去看看咱妈吧,她惦记你,一晚都沒睡好。”王琳琳过來拉着王宝玉的胳膊,用撒娇的语气说道,

“说不去就是不去。”

“哥,你心里是想去的,我都听见啦。”王琳琳耍赖道,

“小孩,去看看吧,你要再这样下去,连大姐都会跟着寒心的。”李可人也沉下了脸,

唉,王宝玉叹了口气,其实自己一直都想來看看的,望着王琳琳期盼的眼神,终于來到了亲妈刘玉玲的病房,

刘玉玲安静的躺在病**,微闭着双眼,呼吸均匀,正在休息,床头摆放着水果和鲜花,王一夫就坐在床边,眼睛中布满了血丝,看起來是守候了几晚,

一看是王宝玉來了,王一夫的脸上离开露出了笑容,小声说道:“你妈她刚睡了。”

“她不是我妈。”王宝玉冷静的纠正着王一夫的称呼,

王一夫讪笑了两声,看了一眼病**的妻子,沒再说话,生怕不愉快的对话又被她听进心里去,

王宝玉犹豫了下,还是來到了床边,仔细看着刘玉玲的脸庞,还是儿时那副美丽容颜,二十年的岁月竟然沒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痕迹,如果时光可以倒流,在东风村也许连美凤都比不上她好看,是不是拥有美貌的女人都缺少点勇气和智慧,当初竟然连最起码的怀疑之心都沒有,任由错误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,哎,

刘玉玲睡梦之中,依然眉头微锁,似乎在梦里也不快乐,王宝玉心中一阵的酸楚,也很想叫一声妈,可是,如鲠在喉,根本说不出口,

“什么时候可以出院。”王宝玉转头问王琳琳道,

“伤的这么严重,再有半个月能出去就算不错。”

“到底伤了哪里。”关于刘玉玲的伤情,王宝玉一直沒有机会仔细问过,

“被方向盘撞伤了左侧的三根肋骨,有两根扎进了肺里,还有一个碰到了心脏,当时情况挺危急的,不过,现在已经沒事儿了。”王琳琳道,

“车里沒有安全气囊吗。”王宝玉皱眉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