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13 刘姥姥

1513 刘姥姥

出现在门前的女人,年龄三十出头,笑靥如花,上身穿着价值不菲的貂绒外套,下身却是肉色的丝袜,小短靴锃亮,一看就是有钱的贵妇人,

“是小王吧。”女人笑问道,

“不是王八,我叫王宝玉。”王宝玉不悦的纠正着她的称呼,

“嘻嘻,我叫毛梦琪,叫我琪姐好了。”女人嘻嘻笑道,倒是不客气的让王宝玉称呼她姐,

不用说,这一定是别墅的女主人,王宝玉也不是摆架子的那种人,既然來到人家这里,叫一声琪姐也无妨,于是说道:“琪姐,多有打扰了。”

“沒关系,这位漂亮的小姑娘怎么称呼。”毛梦琪又问王宝玉身边的代萌,

“我叫代萌。”

“萌萌,希望你能在这里玩的开心。”毛梦琪客气的说道,

一进别墅,王宝玉才知道,有钱人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,里面装修的那才叫富丽堂皇,水晶吊灯高高的悬着,四周的墙壁都是金色的,看那材质,好像是真的是贴着金子,脚下是驼绒地毯,走上去软软的,好像都能陷进去一样,

在宽敞的大厅里,坐着六七个女人,都穿着不俗,饶安妮就在其中,好像正在跟一个女人介绍着自己的书,

“王宝玉,这里可真带劲,比神石村强好多倍。”代萌小声的说道,

“等你爷爷看相赚了钱就可以给你买一套。”王宝玉再次叮嘱道,

“去死。”

毛梦琪使劲拍了拍巴掌,呵呵笑道:“诸位婆娘,小帅哥终于來了。”

王宝玉一阵汗颜,且不说婆娘这个称呼挺俗的,而毛梦琪的语气中,好像自己就像是商品一样,

女人们的眼睛齐刷刷的看了过來,立刻拍起了巴掌,个个表情兴奋,仿佛看到了心仪已久的礼物,

王宝玉只觉得屁股上一阵疼,表情一阵难看,转头一看,果然是代萌正唬着脸掐他的屁股,一个女人看到了代萌的动作,咯咯的笑道:“小姑娘,别害怕,只是玩玩,不会抢你男人的。”

代萌的脸立刻成了红苹果,羞赧的嘟囔道:“关我屁事。”

饶安妮向着王宝玉招了招手,示意他过去坐下,王宝玉來到饶安妮的身边,皱眉小声的问道:“大作家,到底是咋回事儿啊。”

饶安妮低声道:“这里都是身价过亿的富婆,结识她们,对你沒有坏处的。”

是沒有坏处,但王宝玉也想不到对自己有什么好处,自己就是一个副局长,又不经商,有什么能求到她们,

既來之则安之,王宝玉放下了心中的疑惑,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旁边的一个女人,立刻拿起了茶几上的红酒,随手给他倒了一杯,

那边,代萌在毛梦琪的陪同下,正在欣赏着墙边玻璃柜里的名贵古董和珠宝,王宝玉暗自感叹,之前的叮嘱全完了,瞧她那贪婪的眼神,恨不得将这些东西都吞进肚子里拿走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随她大小便吧,

王宝玉身边的女人颇有几分姿色,看起來四十出头,微微可见眼角的鱼尾纹,她仔细打量着王宝玉,笑呵呵说道:“小帅哥,你这身衣服不太搭。”

“嘿嘿,我就是个俗人,穿什么都不好看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我就见不得帅哥不会穿衣服,一碰到这种情况,心里就痒。”女人自嘲道,

“大姐是个服装设计师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靠点边,我叫顾阑珊,是德国一家服装品牌的总代理商,你这身西装嘛,也就能值十万,但衬衫和鞋也不搭配,一看就是百十块的价,穿衣服嘛,讲究搭配,还是内外一致比较好。”女人点评道,

王宝玉满眼都是惊讶之色,他根本沒有想到,佟彤送给自己的这身普通的西装,竟然价值十万,还以为是件不值钱的衣服呢,幸好平时沒穿,否则让内行人看出來,想说自己不贪,别人也不会信的,

“我这人心直口快,小帅哥别往心里去。”女人看着王宝玉惊讶的表情解释道,

“沒有,沒有,我就是觉得顾姐特有眼光,让你见笑了。”王宝玉连忙回过神來,低头再看一眼衣服,西装还是很普通,衬衫也沒觉出來廉价,人家是怎么看出來的呢,

“小帅哥,我就是那么一说,无论是男女,脸蛋还是第一位的。”女人咯咯笑道,眼神在王宝玉的脸上扫來扫去,

“顾总,那你就给换个衬衫吧。”饶安妮闻言,笑着插嘴道,

“相见就是缘分,沒问題,我车上就有一件,今年的最新款式,小帅哥要不嫌弃就拿着。”顾阑珊爽快的答应道,

“无功不受禄,顾姐太客气了。”王宝玉连忙摆手,表示坚决不能要,且不说一面之缘不能收人礼貌,更主要的是,顾阑珊口气很大,十万的衣服都看不上眼,想必这件衬衫也是金丝做的,贵到沒边,自己作为一名政府干部,穿太贵重的衣服,那无疑是找事儿,

王宝玉不要,可是那边,毛梦琪已经给代萌戴上了一对耳坠,菱形设计倒是很配代萌的小圆脸,闪亮亮的应该也很值钱,

王宝玉使劲咳嗽了两声,可代萌充耳不闻,美滋滋的对着穿衣镜照,还不停的扭着身子,最后斜眼看到一个手链,竟然傻乎乎的说道:“这个手链要是戴上肯定也很配套。”

毛梦琪笑呵呵的又取出了手链给代萌戴上,代萌乐得只是呵呵傻笑,竟然连客套话都不会说了,忙不迭的又往自己手上套,又凑到鼻子前近距离美美的欣赏,一副痴呆相,远远看着的王宝玉很是生气,真后悔带她过來,整个一个沒见过世面的刘姥姥,可算是进了大观园见见大场面,

“姐可是有求于你的,怎么能说是无功呢,我听安妮说,你是个看相的行家,给姐看看呗。”顾阑珊毫不客气的伸出了白皙柔软的手掌,笑着问道,

王宝玉终于知道饶安妮让自己來的用意,竟然是给这些婆娘们看相,他满心不情愿的推辞道:“其实我懂得不多,也就是平时逗大家乐呵而已,还是不献丑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