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14 风地观

1514 风地观

“那就逗姐乐呵一下。”顾阑珊坚持道,

一听这话,王宝玉顿时不乐意了,感情自己一个堂堂的副局长,就是來哄她乐呵的,有钱有什么了不起,自己又沒有跟你借钱花,饶安妮见王宝玉脸色不对,悄悄给他使了个眼色,又点了点头,

还是因为忌讳饶安妮的男人隋凤奎,王宝玉无奈的说道:“顾姐,咱们能不能换个地方看相,这里有点吵。”

“呵呵,我懂,可能会说到一些隐私吧。”顾阑珊理解道,指了指楼上,王宝玉起身跟她一道,向着楼上走去,

“顾姐,不会这么早就急着尝鲜吧。”毛梦琪笑着喊道,

“羡慕死你们。”顾阑珊也不解释,干脆挽住了王宝玉的胳膊,

代萌见王宝玉跟一个女人上楼了,脸上顿时沒了笑模样,肯定是多心了,饶安妮又招呼她过來,跟她耳语了几句,代萌才稍微放下心來,低头又开始摆弄首饰,

王宝玉跟顾阑珊來到的房间,是一个典型的闺房,粉色系,透着一股子温馨和浪漫,王宝玉还从來沒见过这么漂亮的闺房,大**铺着粉红色的绸缎,床和家具都是欧式的风格,充满了贵族的味道,只是过于梦幻,不知道睡在这里面会不会天天做美梦,

顾阑珊招呼王宝玉到大床坐下,王宝玉刚把屁股放在**,就觉得**一阵忽扇,连忙又站起來,

“这是水床。”顾阑珊解释道,

水居然也能做成床,这要是在上面办那事儿,还真是要控制好身体的平衡才行,王宝玉这样想着,颇为尴尬的自我解嘲,

再次坐下后,顾阑珊又伸出了手掌,凑近笑道:“这回沒有别人,小帅哥,看出來什么别瞒着。”

顾阑珊掌纹细腻如丝,指缝间严严实实的,王宝玉说道:“顾姐,说有福气是故意夸你,你的财富都是通过不断积攒,一点点做大的。”

顾阑珊点头,说道:“这里來的人,每个人都是这样起家的,除了那个毛毛。”毛毛,肯定说的是毛梦琪,一看她那副样子,王宝玉就知道她不是二奶,就是小三,

顾阑珊的语气中,明显带着怀疑王宝玉水平的意思,大概认为王宝玉说的是奉承的套话,沒营养,沒价值,王宝玉心里有些恼,暗道: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,你就不知道老子的本事儿,

“顾姐,你离过婚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是,这一点安妮也是知道的。”顾阑珊说道,意思是,这算不上什么秘密,

“可是,离婚的原因有点与众不同啊。”王宝玉道,他发现顾阑珊的手掌小鱼际处,稍稍有些凹陷,嘴唇细看也有点歪,

“哦,你能看出來因为什么。”顾阑珊真正來了兴趣,很好奇的问道,

“因为你的下面长偏了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你,说话太差劲了。”顾阑珊的脸顿时红了,恼羞的说道,

“算了,既然顾总觉得我看得不准,就当我胡说八道了。”王宝玉抱拳起身就要走,顾阑珊一把拉住王宝玉,赔上笑脸说道:“权当做是娱乐,再说说看。”

“既然算的不准,大家都不乐呵,还有什么好说的。”王宝玉冷脸道,

“瞧你,年纪不大,脾气不小。”顾阑珊讪笑了两声,咬了咬嘴唇,终于承认道:“其实你说得对,我离婚就是这个原因,其实他本來也不太在意,但我有心理障碍,每次都很扫兴,后來时间一长就平静离婚了,离婚后我也想过很多,本來想去给下面整容的,又怕整不好更难看,现在很多不了解真相的人,觉得我又有钱又是单身,肯定日子过得很滋润,只是谁也不知道,黑暗中的我比谁都孤独。”

“顾总找我看相,肯定不是为了考验我的看相水平吧。”王宝玉打断顾阑珊的感慨,重新坐了下來,很认真的问道,

“我又找了个男人,心里不托底,想让你帮我看看,这次行不行。”顾阑珊犹豫的说道,

“如果是逢场作戏,这应该不是大问題,总会有些男人不介意这些,喜欢关灯摸索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可是我对他还是有些感觉的,他对我看起來也不错,女人都是希望感情能有归宿的。”顾阑珊不确定的说道,

“既然是婚运的问題,还是算卦更准一些。”王宝玉建议道,

“那你就帮忙算一卦吧。”顾阑珊问道,

“好吧,我沒带算卦的工具,这样吧,你随便说个三位的数字。”王宝玉道,

这个算卦的方法很稀奇,顾阑珊想了想,说道:“579,这是我的车牌号后三位。”

王宝玉在心里排卦,得出《风山渐》变《风地观》,又根据现在的年月日时,掐指思忖了片刻,巽为风代表长女,而艮为山代表少男,于是开口道:“顾姐,这个男孩很年轻吧,而且还是他主动追求你的。”

“比我小十几岁,所以,我才觉得心里沒底。”顾阑珊老实的承认道,

“他的家庭一般,但是人长得不错,工作也勤恳,看六爻的呼应关系,他应该就在你的身边。”王宝玉又说道,

“很对。”顾阑珊终于竖起了大拇指,说道:“他是我的秘书,小伙子肯吃苦又能干,很不错的。”

“卦上有云,间动有阻,如今下卦三爻发动,他的家人不同意,变卦又是风地观,你们之间虽然感情是真的,但肯定成不了。”王宝玉断定了结果,沒隐瞒的说道,

“他们家那种条件还有什么好挑剔的,我有的是钱,跟我结婚亏不了他们。”顾阑珊恼火的说道,

“顾姐,那是你一厢情愿,很多守旧的人并不都是那么看重钱的。”王宝玉正色道,

“可是他很爱我的,难道就不能为了我去说服他的家人。”顾阑珊不甘心的又问道,

“顾姐看上的也是这个小伙子的品行吧,如果你坚持让他这么做,只会让他左右为难。”王宝玉说道,

“那,真是太遗憾了。”顾阑珊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失望之色,当然,不用王宝玉算,她也知道这个结果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