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15 血盆大口

1515 血盆大口

很多事情,明明知道结果,却要去问卜神灵,说到底,还是不死心而已,这同样是一种贪心,

“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,顾姐,有些感情,不在一起可能还会更长久。”王宝玉如此的劝慰道,

顾阑珊很受用王宝玉的话,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唉,我比他大那么多,肯定是不可能的,算了,一个人生活也沒什么不好,起码自在。”

就在这时,传來了咚咚的上楼声,毛梦琪出现在门口,兴奋又好奇的问道:“阑珊,小帅哥到底看的准不准啊。”

“准。”顾阑珊毫不犹豫的说道,

“那就给我也看看,嘻嘻,看看老娘啥时候能跳出火坑重获新生。”毛梦琪嬉笑道,

住别墅,开豪车,也能算是火坑,要是按这个说法,老百姓岂不是活在了地狱之中,真他娘的扯淡,

顾阑珊脸上的落寞早就掩饰的干干净净,开玩笑道:“卦费拿的越多就越准,我可是双手奉上了一件羊绒衬衫哦。”

“呸,肯定是总部的样品货吧,小帅哥,你要是看的准,要了我都成。”毛梦琪笑嘻嘻的一把拉开顾阑珊,坐到了王宝玉身边,

顾阑珊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起身下楼去了,还打趣道:“毛毛,看相归看相,别看到**啊。”

“嘻嘻,那就把门关上,谁也别上來打扰我们的兴致。”毛梦琪非但沒生气,反而顺着顾阑珊的话,眨巴着媚眼,嘻嘻直笑,

顾阑珊还真就关了门,王宝玉有些紧张,毛梦琪这个女人,一看就是骨子里透着**,跟她在一起,必须要处处小心才行,

“小帅哥,给我看看。”毛梦琪坐到王宝玉的身边,媚眼含春,香气扑鼻,不过,这女人倒是有福气,小手长得像葱一样,白嫩纤直,

王宝玉挪了挪屁股,谨慎的问道:“看什么啊。”

“能看出什么就说什么。”毛梦琪又朝着王宝玉靠了靠,大腿都要贴在王宝玉的腿上,

“总要有个方向,比如事业啊,家庭啊什么的。”王宝玉提醒道,

“嘻嘻,我都要。”毛梦琪冲着王宝玉有意无意的吹了口气,王宝玉立刻一身鸡皮疙瘩都起來了,

必须尽快把这个骚娘们儿打发走,否则,这女人不一定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,王宝玉稳稳神,盯着毛梦琪的手掌,开口道:“琪姐,你的手纹细腻清晰,是天生有福之人。”

“那是当然,从小到大,我都沒出过一天力气。”毛梦琪道,

“这里的环形纹络,代表着你是个非常有魅力的女人,追求者无数。”王宝玉捡好听的说,毛梦琪也很受用这些,脸上满是得意之色,

“你一生行贵人运,衣食无忧,情感丰富,头脑聪明,品位独特。”王宝玉又说道,

毛梦琪还是听出來王宝玉这是在敷衍她,皱眉道:“小帅哥,别说这些沒滋味的,看看我以后的运气如何。”

“嘿嘿,挺好的,一生行贵人运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挺不老实的嘛。”毛梦琪收回手,竟然在王宝玉的脸上摸了一下,王宝玉连忙躲开,皱眉道:“琪姐,请尊重别人。”

“嘿嘿,我听说了,你是一个副局长,我那男人,跟汪书记是哥们儿。”毛梦琪的话里,竟然带着些威胁的味道,

王宝玉当然不吃她这套,跟汪书记认识又能咋样,还能把老子的官给撤了,他不屑的说道:“你男人很有钱吧,投资地方经济,当然受到领导的重视。”

“呵呵,说话还打官腔,小帅哥,你今天好好给我看相,我一定会在我男人面前替你美言,让他留心帮你再提两格,进市政府。”毛梦琪威胁不成,又开始利诱,

“我这个人,平生无大志,现在的位置就很好。”王宝玉还是不买账,

“你,不就是看个相,让老娘乐呵一下嘛,还拿把。”毛梦琪真得不高兴,翻着眼皮道,

“不好意思,我先回去了。”王宝玉起身就走,毛梦琪吃了个冷脸,很不甘心,她抢到前头,随手就锁上了门,坏笑道:“小帅哥,今天我非逼着你给我看相。”

操,这事儿也有强迫的,她就不怕老子乱说话,王宝玉正色道:“毛梦琪,咱们第一次见面,还是不要翻脸的好。”

毛梦琪满不在乎的笑着,猛地一拉领口,露出了一条深深的沟,威胁道:“你要是敢再走一步,我就喊非礼。”

操,真是个疯女人,王宝玉还真是怕了,要是毛梦琪真得耍起不要脸,乱喊一通,自己有嘴也说不清,人要丢大发了,更何况下面还有饶安妮和代萌呢,

王宝玉冲她抱了抱拳,说道:“你够狠。”

“真是的,看个相也这么费事。”毛梦琪得意的笑了,干什么都不择手段,可见这女人平时也够难缠的,

王宝玉只好重新坐回**,收起脾气认真的给毛梦琪看相,不过他也明白,不说出个一二三來,毛梦琪肯定不会轻易放自己走的,因此专往那颜色不好的地方琢磨,

“琪姐,你手相上显示,子孙运很差,很难怀孕是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这句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,哎,我这人就是从小到大太享福了,老天爷都妒忌我,非得让我怀不上孩子,要是老娘能生个孩子,我那男人早跟他那个黄脸婆离婚了。”毛梦琪叹息道,

“凡事莫强求,琪姐想开点。”王宝玉随口安慰道,

“我有什么想不开的,这里的一切都在我的名下,干嘛非得要个孩子,听说老疼了,不是动手术留个疤,就是把那里撑的很大,我男人说他媳妇那里就像是个血盆大口,看见就沒兴致。”毛梦琪夸张的说道,

哼,吃不到葡萄偏说葡萄酸,王宝玉懒得接她的话茬,指着毛梦琪那条发红的情感线又说道:“还有一个问題,那就是你那方面功能亢进,常常得不到满足。”

“有点意思啊。”毛梦琪惊喜的看着王宝玉的脸说道,

“我只是照实说。”指到别人痛处,王宝玉连忙替自己开脱,

毛梦琪并沒有脸红,脸皮还真厚,她叹气道:“那个老东西,跟他办一回事儿能累死人,每回也就几分钟,就这待遇一个月最多享受两次,憋得老娘都想挠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