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16 常来常往

1516 常来常往

王宝玉被毛梦琪逗乐了,觉得这人才真的叫心直口快,可是,他打心眼里鄙视这种夺人家男人的**,自然不会将费心研制的春哥丸给她,又看着手相接着说道:“你将來虽然不缺钱,扶正却沒有可能,”

“我早就断了这念头了,无所谓,”毛梦琪无奈的说道,

“还要防止桃花劫,”

“什么意思,桃花不都说得是男人吗,”毛梦琪问道,

“这事儿不用点明了吧,红杏出墙会招來灾祸,”王宝玉道,

毛梦琪这次听懂了,但表情上毫无悔改之色,说道:“老娘这个年龄,正是那方面旺盛的时候,不出墙难道还要守活寡啊,”

“不要仗着你男人现在宠你就为所欲为,真等他翻脸的时候,你可就一无所有了,”王宝玉劝说道,

“这你就不懂了,小三小三,老大喜欢,我那男人可是说了,离开我,用不了多久就能得相思病,”毛梦琪得意的说道,

王宝玉哼笑了一声,说道:“希望如此吧,但是作为一个男人,我总觉得这话基本就是谎言,”

“好了,你以为我是傻子啊,做点事儿都得拿到外面去广播,再说我就不会自己偷攒点私房钱,稍微省点就能够我下半辈子花的,”毛梦琪得意的炫富,

“怎么做是你的事儿,我可是尽到提醒义务了,我能看出的就这些,咱们还是下楼吧,”王宝玉道,

“好吧,我知道看相算卦是需要打赏的,说吧,要多少钱,”毛梦琪道,拉开了床头的抽屉,里面竟然放着几十摞红红诱人的钞票,

王宝玉咕咚咽了下口水,总觉得自己挺有钱,在东风村也算是个人物,但跟人家现金就放几十万的还真沒法比,但是既然自己身为公职人员,有些原则是要讲的,于是大方的说道:“既然你们是饶安妮的朋友,不收钱,”

“也好,以后饶安妮出书,我们出钱就是了,”毛梦琪也不勉强,随后关上了抽屉,

搞了半天,饶安妮还是在利用自己,王宝玉心里不太舒坦,但是考虑到隋凤奎对自己不错,将來也不一定什么地方得用得着人家,也就不计较了,

“毛姐,现在是不是可以下楼了啊,”王宝玉问道,

“还有一件事儿,不是听说你们能看都能破,能不能把我的桃花劫给破解了啊,”毛梦琪问道,

“你不是不在乎吗,”王宝玉呵呵笑道,

“但我也不想惹麻烦啊,”

“破解是改天地之造化,必须要严肃才行,今天的日子不合适,”王宝玉推辞道,

“那就改日,”毛梦琪道,还故意将那个“日”字拖了个长音,还给王宝玉抛了个媚眼,

这女人,绝对是不折不扣的祸水,王宝玉连忙说道:“破解的程序复杂,我怕你承受不了,”

“老娘不怕,放马过來就是,”毛梦琪道,

还是在暗示,王宝玉只好无奈的说道:“春暖花开,阳气旺盛,才是破解的好时候,到那时咱们再联系吧,”

“也好,常來常往,小帅哥,你说话算数哦,”毛梦琪嗲声嗲气的说道,

王宝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,他连忙开门下楼,毛梦琪则在后面咯咯直笑,磨叽了好半天才跟下來,

看王宝玉在上面呆得时间并不长,代萌算是放下心來,她倒是不见外,一边吃着糕点和果盘,一边夸夸这个,赞赞那个,虽然看着傻点,但总能给人以真诚的感觉,因此逗得那些女人们很是开心,这不,一会儿的功夫,又得了一枚胸针和一条纱巾,

王宝玉对代萌的做法,虽然满心不悦,但是他也明白,这点小礼物,相对于这些贵妇而言,根本不值一提,也就沒有跟代萌撂脸,

“小帅哥,再给我看看,她们都小气,肯定沒有我打赏的多,”又有一个女人凑过來,嬉皮笑脸的说道,

“给我也看看,”

“还有我,”

“看相算命,事不过三,今天不能再看了,否则就不灵验了,”王宝玉编了个借口,实在不想搭理这些娘们,

女人们的脸上无不露出遗憾,纷纷要求要王宝玉的联系方式,希望下次就可以轮到自己,这时,毛梦琪将从楼上拿出來的一瓶酒又打开,给每个人都倒上了一杯,酒的颜色金黄,里面还漂浮着些薄薄的金黄亮片,不仅看起來有档次,而且味道香气四溢,让人闻之口水欲流,

毛梦琪笑呵呵的说道:“今天还是新年,让我们共饮一杯,祝愿大家今天都能越过越好,赚钱多多,帅哥多多,”

干杯,众人纷纷举杯,相互碰撞,气氛火热,王宝玉和代萌也跟着碰杯,可是,一杯酒下肚之后,丹田之处顿生一股热气,

王宝玉暗叫一声不好,这酒里肯定有春-药的成分,这帮娘们还真不老实,

毛梦琪打开了音箱,激烈的舞曲声立刻传來,女人们纷纷起身摇臀摆胯,不时跟王宝玉抛媚眼,一个个**至极,

“大作家,这不太好吧,”王宝玉问并沒有参与其中的饶安妮,

饶安妮只是轻轻抿了一口酒,神情平静,她微微笑道:“一个作家,就要体验生活,否则不能写出好的作品來,”

王宝玉还是不懂,饶安妮写的两本书他都看了,都是脱离现实、胡诌八扯类型,难道说她的写作风格要转型,

果然饶安妮接着说道:“我准备写一部现实題材的小说,她们就是这本书的赞助商,小王,今天谢谢你了,”

“大作家,能够帮你,我深感荣幸,”王宝玉脸色红红的说道,此时,他已经感觉下身不舒服,浑身像是着火了一样热,

“小帅哥,來啊,一起跳舞,”女人们嬉笑着,互相**,摆着诱人的姿势招呼王宝玉,甚至还有解开上衣扣子的,里面两个大波上下蠕动,几乎下一刻就能跳出來似的,

不行,必须赶紧走,否则节操不保,王宝玉连忙起身,招呼也是红头涨脸的代萌,很坚决的离开了,

为了清醒脑子,大冷天的,王宝玉还是打开了车窗,冷风让他清醒了不少,代萌却杏眼迷离,不停挪动着身子,一幅很难受的样子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