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22 大姐头

1522 大姐头

又问了几个,情形都是一样,不说话,好像是生怕说错话的样子,其中一个甚至吓得浑身颤抖,声音大点就是一个激灵,看起來又可怜又可恨,王宝玉一阵皱眉,隐隐觉得,这背后一定有隐情,

看样子这次是无功而返了,王宝玉和代萌郁闷的离开了陈校长的办公室,准备再通过别的方式,探听一下学生们为何反对,可是,刚到了楼下,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,

只见一群学生吵嚷着挡住了去路,举着拳头,纷纷喊着:“取消教育局的文件,还我们自尊,还我们自由。”

“还我们自尊,还我们自由。”一呼百应,

王宝玉根本沒想到还会发生这种事儿,连忙停住脚步,代萌更是一脸紧张,不由往王宝玉身后躲了躲,学生们迅速将二人围了起來,其中就有刚才问过话的那几个学生,也许因为有人带头,腰杆也直了不少,

从人群的缝隙中,王宝玉瞥见教导主任韩馥荔就站在不远处,完全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,

王宝玉心里非常恼火,做了一件好事儿,反而被人如此的指责,但是,头脑却是清醒的,这些都是学生,不能跟他们耍横,

“同学们,我理解你们的想法,但是,我们是法制社会,什么事情都必须有规章制度。”王宝玉大声的说道,

“什么狗屁规章制度,就是瞧不起我们。”一个个子不高,剃着寸头的男生挤进來,大声的吵嚷道,

王宝玉感觉这个男孩子眼熟,忽然想起來,这不就是小芹的弟弟小壮吗,

“小壮,你在这里干什么。”王宝玉冷声的问道,

“同学们,就是这个人,害死了我姐,如今又要掐了我们的助学款,他就是一个狗官。”小壮义愤填膺的说道,

“狗官,狗官。”人群中立刻有人附和道,

王宝玉气得满脸通红,耐着性子说道:“小壮,你姐被害的事情,真凶已经查明,跟我沒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就是跟你有关系,要不是你借钱给我姐,她动了回家的念头,我姐就不会死。”小壮蛮不讲理的嚷嚷道,

“真凶此刻正逍遥法外,你有这精力就该把他擒拿归案,冲着我嚷嚷算什么能耐。”王宝玉很是不屑,

“要不是你的出现,我姐可能还不会遇害呢,在我眼里,你就是罪魁祸首,该死的狗官。”小壮指着王宝玉的鼻子骂道,

“你说得是什么屁话,明明是穷光蛋,还想给女朋友花钱,你姐的钱都让你糟蹋了,你也不脸红。”王宝玉火了,开始出言不逊,

“那是我姐,给我几个零花还算违法吗,老子是个独立的青年,想怎么花钱谁也管不着。”小壮一副痞子相,

看热闹的学生们是越聚越多,将王宝玉和代萌围的是里三层外三层,这样下去,迟早要闹出乱子來,

“同学们,都散去吧,回去后,局里会研究你的要求。”王宝玉无奈的说道,

“不行,别想糊弄我们,今天在这里必须要讲清楚了。”小壮带头嚷嚷道,

“对对,狗官向來都是言而无信。”

“少忽悠我们。”

王宝玉握了握拳头,真想狠狠揍这小子一顿,情况却越來越严重,已经有学生露出跃跃欲试,想要动手的架势,

“王宝玉,实在不行就先报警吧。”代萌沒见过这架势,哆嗦着嘴唇建议道,

“你以为能拿出手机來吗。”王宝玉何尝不想,

“韩主任,快过來帮忙。”代萌连忙向静观其变的韩馥荔喊道,韩馥荔迟疑了下,极不情愿的走了过來,象征性的扒拉着这群男生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都回教室去吧。”

娘的,这么点声音谁能听得见,王宝玉狠狠瞪了这个女人一眼,眼见着这些情绪激动的男生缩小了包围圈,

让开,让开,就在这危机时刻,一群衣着光鲜的女孩子冲开人群,來到王宝玉的跟前,其中一个还边走还边嚷嚷道:“姑奶奶來了,都他娘的闪开。”

王宝玉一听这声就知道是谁,是小月來了,在她的身边,还有怒气冲冲的王琳琳,

女孩子们的到來,冲淡了男生们的火气,但是,小月却是火气正浓,她不由分说的到了小壮面前,只听啪的一声脆响,小壮的脸上就出现了五个红色手指印,

“你怎么打人。”小壮被打得一愣,话音刚落,又是啪的一声响,这一巴掌却是王琳琳打的:“打的就是你这个混蛋。”

“琳琳,小月,不许打架。”王宝玉严肃的说道,

“你们,你们不讲理。”小壮捂着脸欲哭无泪,

“再废话还揍你,都给老娘滚,否则,别怪老娘对你们不客气。”小月满不在乎的呵斥道,

小月霸气侧漏,让这些闹事儿的学生们都愣住了,又有一个身材高大的女生站出來大喝道:“大姐头发话了,你们谁敢不听,今后一天打你们八遍。”

这下子,男生们还真怕了,纷纷向后退去,被女生们踢了几下屁股之后,到底还是散了,小壮也捂着通红的脸跑开了,这些都足以证明,这帮学生们其实都是乌合之众,

“小月,琳琳,这里是学校,好好学习,不能惹事儿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

“哥,你不用怕,别的学校不敢说,在这里,我跟小月在女生中说得算。”王琳琳道,

“是我跟你说了算,你得分清主次。”小月嘲讽道,

“我的人气不比你差。”王琳琳跺着脚说道,

“姑奶奶我凭的是实力,你呢,基本就是势力。”小月嘿嘿笑道,

“哼。”

王宝玉知道不能久留,万一学生们再卷土重來,万一发生了恶性冲突事件,那事情就严重了,

简单嘱咐了小月和琳琳几句,王宝玉立刻招呼代萌离开,在路过教导主任韩馥荔身边的时候,王宝玉发出了一声冷哼,说道:“韩主任,你好自为之。”

“我,我管不了啊。”韩馥荔支吾道,

“管不了要你干个屁,准备回家吧。”王宝玉恼道,虽然他沒有权力开除一个学校的教导主任,但他相信,只要自己跟郭函打声招呼,这件事儿并不难办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