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23 瘦高男生

1523 瘦高男生

“王副局长,你听我解释。”韩馥荔见王宝玉语气肯定,慌忙过來解释,却被代萌冷声的拦下,道:“刚才你不管,现在说什么都沒用了。”

“王副局长,我也是沒办法。” 身后的韩馥荔无奈的喊道,

王宝玉和代萌头也不回,开车离开了校园,刚出大门口不远,只见路旁有一名瘦高的男生在招手示意停车,

“别理他。”代萌警惕的喊道,

狐疑了一下,王宝玉还是停下车,看这个男生目光坚定,不像是坏孩子,刚停下车,这个男生则拉开后面的车门,直接上來着急的说道:“这里说话不方便,快开车。”

这是搞什么鬼,王宝玉觉得男生面熟,便继续开车,一直过了几条街道,才停下车不解的问道:“这位同学,你有什么事儿。”

“王副局长,我有一件事儿要反映。”男生显然认识王宝玉,

“说吧。”

“其实学生们闹事儿,并不是所有困难学生的心愿,而是另有主谋。”男生道,话一出口,不禁看了看前面的代萌,似乎还有些不放心,

“不要紧,说吧,这是基金会的代萌理事长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代理事长你好。”男生礼貌的又向代萌打了声招呼,代萌则挺直腰身,装腔作势的点点头,

男生似乎放下心來,开口道:“其实我也是享受助学款的一名学生,我们只想顺利读完大学,沒人想闹事,是一个名叫汪求真的学生让这些穷学生们闹的,虽然大部分人拒绝了他的要求,但还是有少量学生选择了同流合污。”

同流合污,这个词用的好犀利,王宝玉不禁打量了下这个男生,虽然衣着普通,身形消瘦,但却精神奕奕,长相周正,倒是个严谨上进的好学生,

“他有什么能耐,这些学生要听他的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他是市委汪书记的儿子,上大二了,手下有一伙人,在学校拉帮结派,影响很坏,黄小壮就是其中一个,我们穷学生的助学款,三分之一都要交给他,否则就要挨揍。”男生一口气说道,

王宝玉和代萌一阵愕然,这件事儿竟然牵扯到汪书记的公子,还真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,

“那学校都是怎么处理的。”王宝玉又问道,

“学校的态度很暧昧,闹得厉害了就叫到办公室说几句,其余时间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男生如实说道,

“感谢你提供线索,这位同学,请问你叫什么名字。”王宝玉稳了稳神,又问道,

“我叫石临东,是富宁一中考上來的,王副局长,我见过你的。”男生激动的说道,

石临东,富宁一中,王宝玉先是一愣,到底还是想起來了,这不就是捡剩菜剩饭吃的那个学生吗,自己还因为他在县一中打了一架,

“哦,我想起來了,早就听说你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,沒想到咱们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。”王宝玉很高兴的伸出手和石临东握住,

石临东很激动,双手紧紧握住王宝玉的手,感激的说道:“王副局长,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帮助,我真不敢想象,自己还能上大学。”

“不值一提,对了家里还好吧,你父亲身体情况怎样啦。”王宝玉关怀的问道,

石临东难过的低下头,使劲忍住眼泪,说道:“父亲在我拿到录取通知书后不到一周就病逝了,只是我都还沒有机会让他过几天好日子。”

“临东,也许这对于你父亲也是最好的解脱,好好学习吧,用你的成绩來回报社会,告慰你父亲的在天之灵,今天的事再次感谢你,我回去一定想办法处理。”王宝玉道,

嗯,石临东点点头便下车了,

“你也注意安全。”王宝玉不放心的又在身后叮嘱了一句,

石临东一路小跑,很快就消失在视线里,王宝玉和代萌愣愣出神了好半天,才发动了车子,垂头丧气的回返教育局,

“王宝玉,你倒是拿个主意啊,來回走的人头都大了。”望着不停踱步的王宝玉,代萌忍不住开口道,

“这件事儿涉及到汪书记,不好办,呆子,这件事儿先不要跟任何人说。”王宝玉凝重的说道,

“实在不行,就把那个通知取消了吧。”代萌道,

“那怎么行,汪求真这小子,分明就是学校的黑社会,要是助长他这种行为,我们的学生该如何完成学业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取消这个通知也不影响他们完成学业啊。”代萌嘟囔道,

“呆子,你好歹也是热血青年,关键时候怎么这么自私。”王宝玉无奈的说道,

“我还不是怕你惹火烧身啊,你要是玩完,我也得跟着下去,我现在可就指望你呢。”代萌说了一句实话,要不是王宝玉力保,她可能早就下去了,

“我这就去找汪书记。”王宝玉决然的说道,

“王宝玉,你是不是傻了,汪书记也是你能找的。”代萌慌张的说道,

“纸里包不住火,万一今天的事再被别人利用反咬一口怎么办,还是直接去找他,总比四处宣扬的好,你就别管了。”王宝玉下定了决心,不顾代萌的阻拦,开车直奔市委大楼而去,

找汪书记办事儿,那是必须提前预约的,王宝玉生怕学生们再闹起來,便壮起胆子,硬是敲响了汪书记办公室的门,

“请进。”屋里传來了汪书记的声音,王宝玉小心翼翼的推开门,果然,汪书记一愣,显然他不记得有这个预约,

“汪书记,原谅我不请自來。”王宝玉小心的陪着笑,

汪卓然想了想,记起了王宝玉,微笑道:“是教育局的小王,找我有什么事儿啊。”

“想跟您反映一件事儿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如果是反映局里的问題,最好还是找邱副市长或者阮市长。”汪卓然以为王宝玉是來检举揭发的,立刻封了门,

“这件事儿关于书记您的声誉,我不敢不报。”王宝玉道,

汪卓然顿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,连忙说道:“什么事儿。”

“贵公子在平川大学吧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是啊,他又惹事了。”汪卓然不解的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