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25 祸根

1525 祸根

“这是干什么,老高挨打,跟我有关系,这钱不能收。”王宝玉坚决的说道,

“宝,宝,宝玉,收,收下。”高福尔也费劲的劝着王宝玉,又说:“股,股份,另算。”

“不行,什么股份,我现在还是个当官的。”王宝玉连忙说道,

恰巧这个时候,服务员进來送菜,说來也是倒霉催的,正好路过门外的一个人,从半敞开的门缝里看到了这一幕,他毫不犹豫的用手中的高档手机,咔嚓一声将这幕拍了下來,埋下了一个祸根,

几番推让不过,王宝玉只好将钱收下,心中盼望着贲步云这个狗日的能早点开口,只要承认殴打过高福尔的事情,高福尔就能获得赔偿,

“老高,有机会去首都大医院看看这毛病能不能看好啊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嘿,啥,啥都不,不耽误。”高福尔倒是看开了,而且自打收入稳定后,还谈了个女朋友,相处十分融洽,只要对方不介意自己口吃的毛病,别人的眼光不在乎,

三个人边吃边聊,一直到了下午三点,才散了酒局,从饭店里出來,外面依旧是阳光明媚,最近一直很顺的王宝玉,也有些春心荡漾,有些日子沒跟女人胡闹了,他想起了夏一达,

王宝玉打电话给夏一达,说晚上要过去玩,夏一达犹豫了一下,虽然答应了,语气却显得很勉强,显然,上次冯春玲照片的事情,她还是耿耿于怀,女人嘛,都一样,对待感情都是非常苛刻的,那样才说明心里有自己,

夏一达可是王宝玉的好伙伴,为了讨好她,王宝玉决定玩点儿情趣,开车去了郊外,在野地里采了些野花,又找个鲜花店用漂亮的塑料纸起來,最后喷洒了些清水在上面,连花店老板都惊呼别致,

在夜幕即将降临之时,得意洋洋的王宝玉提前來到了夏一达的住处,

开门进屋后,王宝玉先是简单收拾了下卫生,然后又系上围裙,用自己很烂的厨艺,下厨给夏一达做了两个菜,

一直等到了晚上八点,就在王宝玉等的不耐烦的时候,夏一达才一脸疲惫的回來了,

“小夏,这么辛苦啊。”王宝玉嬉皮笑脸的上前,殷勤的帮夏一达脱下了风衣,挂在一边,

“累死了,肩膀酸。”夏一达坐在沙发上捶着肩膀懒洋洋的说道,

“來,我帮你按按,然后吃饭。”王宝玉说着,

“不用,歇一会就行。”可能是太累了,夏一达身子一歪躺在沙发上,闭上了眼睛,

“吃完饭洗个澡再睡觉,來,先放松放松,我这手艺比得上你睡十个小时的效果。”王宝玉笑嘻嘻的拉起夏一达,开始帮她揉肩,动作幅度适中,拿捏到位,夏一达很快就露出了舒适的表情,

夏一达到底心里还是有王宝玉的,她终于露出了笑容,指了指桌子上的花说道:“臭小子,从哪里搞來的啊,花店好像沒有卖的吧。”

“这是我在野外采的,纯天然的野花,象征着我对你的感情,也是纯洁自然的。”王宝玉正色道,

“哼,连花钱都省了,你还真是大方。”夏一达撅着嘴巴嘟囔道,

“什么啊,我专门去花店找他们打理的,再加上包装费,最后算下來比直接买他们的花都贵。”王宝玉如实说道,

哈哈,夏一达终于笑了起來,点指着王宝玉的额头道:“臭小子,还算你有良心。”

“本人良心可是鲜红色的。”王宝玉道,

夏一达起身跟王宝玉坐在桌边,吃着他做的菜,虽然味道一般,可是脸上还是洋溢着一种幸福,她叹气道:“宝玉,那个冯春玲对你真的那么重要吗。”

“其实她是我的一个心结,当初抛下我,让我多沒面子啊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在你心中,我跟她比,谁更重要。”夏一达问道,

“吃饭,吃饭,不提这个。”

“你要不说实话,我也吃不香。”夏一达黯然道,

王宝玉不愿意正面回答这个问題,女人都是这样,经常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題,便随口胡诌道:“你们不一样,你是一朵馨香的玫瑰,是个男人都喜欢,她嘛,就像一朵野花,因为生命力顽强,让人看着怜惜。”

王宝玉的话,让夏一达乐了,点指道:“油腔滑调,不老实。”

闲聊中,夏一达就谈到了今天纪委的会议,是关于某些政府领导把关不严,导致国有资产流失的事例讨论会,其中一个典型的例子,就是原富宁县的机械厂转让给兴北集团的事情,

王宝玉立刻吃了一惊,有些后悔沒听代萌的劝告,他紧张的问道:“这件事儿是如何处理的。”

“这几天我们几个工作人员去过富宁县,调查了县委书记孙大成和县长张存志,还好,他们在这件事儿上并沒有贪污受贿的行为,木已成舟,只是给了他们一个警告处分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他们两个都是好干部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哼,你也是个好干部吧。”夏一达冷声道,

“你也知道了,其实我连中间人都算不上,都是沈文成非得拉着我去的。”王宝玉连忙解释道,

“你什么人我还不清楚,沒有你掺和,这事儿也不会成,王宝玉,你以后最好少管这些事儿,出力不讨好,严重了还会惹祸上身。”夏一达提醒道,

“我懂了。”王宝玉惶恐的说道,

“你沒有收沈文成的好处吧。”夏一达问道,

“当然沒有,当时办神石村旅游区的时候,沈文成要送我一栋别墅,我都沒要,本人为官清廉,你很清楚的。”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说道,

“真的。”

“那当然,我名下沒有任何的房产。”王宝玉拍着胸脯说道,

“那你名下可支配的财产有多少。”夏一达黑着脸放下筷子,严肃的看着王宝玉,直让人心里发毛,

“不就那点工资嘛,要不以后都交给你管。”王宝玉感觉额头都快冒汗了,

“那当初资助裴天水的五十万,又是从哪里來的。”夏一达问道,

“小夏,你这是在调查我吗。”王宝玉不悦的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