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26 叼饭粒

1526 叼饭粒

“今天尉书记反复强调一点,作为一个政府领导,不能跟企业家勾肩搭背,否则,早晚会陷进去。.”夏一达道,

“我又沒参加会议,那些话是讲给你们听的。”王宝玉越听越不高兴,夏一达分明就是在给自己上政治课,

“你也是一名政府干部,这些道理不用别人说,也得严格自律吧。”夏一达饶有深意的看了王宝玉一眼,

“行了,老子帮他们办了那么多事儿,有难处不能让他们帮帮老子吗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不能,因为你是政府官员。”夏一达斩钉截铁的说道,

王宝玉一时无语,忽然就觉得,自己这个官位不那么自豪了,劳心劳力,沒有任何的好处,

见王宝玉不高兴,夏一达笑着安慰道:“别怕,尉书记记得你的好处,只要不犯太严重的错误,他还是会网开一面的。”

“这么说,我还欠了你们的人情了。”

“主要还是你沒有实质性的错误,以后可得注意。”

“注意个屁,老子根本就沒有错误,这些年,要不是为了工作,老子早就发大财了。”王宝玉气鼓鼓的嚷嚷道,

“你看看你的样子,还有点人民公仆的样子吗,开口闭口都是粗话,以后怎么服众啊。”夏一达斥责道,

“老子起码表里如一,不像某些人,嘴上一套背地一套,从來不干人事。”王宝玉气愤的说道,

“好了,我还不是担心你犯错误啊,算我多说了,今晚我们玩游戏吧,好好放松一下。”夏一达柔声道,

“不玩。”

“求你了。”夏一达撅着小嘴眨巴着眼睛说道,

“嘿嘿,我可是一直惦记那个女仆的游戏呢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跟夏一达在一起,生活绝不会单调乏味,

“记住,这次的口令是,我想拥有你。”夏一达道,

“该不是真心话吧。”王宝玉得意的问道,

“就是口令,胡思乱想本姑娘饶不了你。”夏一达无情的打击道,

也沒收拾桌子,两个人匆匆洗了澡,变态的游戏就开始了,夏一达身穿家居服,腰间系着个围裙,小心翼翼的从厨房走了出來,那幅恭恭敬敬的样子,还真是像个温顺的女仆,

“主人累了,快过來给主人捶腿。”王宝玉试探的吩咐道,

“嗯,主人您尽管吩咐。”夏一达轻轻的走过來,弯腰给王宝玉一下下的捶着腿,完全一副很听话的样子,

“蹲下。”王宝玉训斥道,

“是,小仆错了,主人别生气。”夏一达诚惶诚恐,连忙蹲下卑贱的给王宝玉捶着腿,

王宝玉很享受,又更过分的说道:“主人的脚丫子也很累,快给主人揉揉。”

“嗯。”夏一达听话的又给王宝玉揉脚,手法不轻不重,很是舒坦,

王宝玉终于明白旧社会大地主该是多么享受,三妻四妾,丫鬟成群,想使唤哪个就使唤哪个,想跟哪个上床,就跟哪个上床,妻妾们争风吃醋,变着法子讨好男人,嘿嘿,想想都觉得很过瘾,

“小仆,把衣服脱了。”王宝玉得寸进尺的吩咐道,

夏一达犹豫了一下,真的就把衣服脱了,惹火的身材让王宝玉格外的激动,他又说道:“把围裙系上。”

夏一达又听话的系上了围裙,虽然遮蔽了三点,但是若隐若现却更加诱人,

“嘿嘿,來给主人喂饭。”王宝玉道,

夏一达赤-**后背,起身取过桌子上的饭碗,非常小心的给王宝玉小口的喂饭,同时恭敬的说道:“主人,小仆做的还好吗。”

王宝玉吃了几口饭,突然一挥手,打落了饭碗,同时呵斥道:“你是怎么做事的。”

“小仆知道错了,主人,不要惩罚我。”夏一达惊恐的说道,显得非常入戏,

王宝玉摆出一幅大老爷的样子,抬起夏一达的下巴坏笑道:“以后胆敢不听主人的话,我一定让你死得难看。”

“一切都听主人吩咐。”夏一达哭丧着脸说道,

哼,这还差不多,王宝玉重新躺好,命令道:“快趴着把饭粒都叼进碗里。”

夏一达露出了为难之色,装出一幅要哭的样子,王宝玉轻轻一脚,将夏一达踢倒在地上,怒道:“敢不听主人的吩咐,找打。”

“主人,我知道错了。”夏一达带着哭腔,趴在地上叼饭粒,一颗一颗的很是费事儿,

王宝玉关心的不是夏一达什么时候能把饭粒叼完,他的贼眼死死盯着匍匐着的夏一达后面,真圆真翘真大,王宝玉做了个手势比划着,满脑子里都是猥亵的想法,

“快点捡,要不把你卖妓院里去。”王宝玉道,抬脚又踢在夏一达的屁股上,

“主人,你饶了我吧。”夏一达回头哀求道,

“饶了你可以,必须把主人伺候的舒坦了。”王宝玉**-笑着,褪下紧绷的裤子,欺身上去,

就在这时,夏一达转头发现了异状,连忙躲开,同时喊道:“我想拥有你。”

“主人就让你拥有。”王宝玉早就忘了口令的时候,又扑了上去,

“王宝玉,游戏讲规则,我不同意。”夏一达死命的推开了王宝玉,很不高兴的说道,

“小夏,真的很憋。”王宝玉也清醒了过來,苦着脸说道,

“那也不行。”

“小夏,等完事儿,我当奴隶伺候你。”王宝玉说着吻上夏一达的脖颈,

“起來。”夏一达近乎用吼的,接着使劲推开王宝玉,说道:“笔记本里有视频,你自己解决吧。”然后几步跑进了房里,关上了房门,

这下子,王宝玉真是郁闷坏了,只好打开了笔记本电脑,骂骂咧咧的迅速解决了问題,无力的重新坐回沙发上,娘的,夏一达这点最讨厌人,干点事儿全得看她的心情,否则就是推三阻四,实在让人扫兴,这么强势的女孩,当个朋友也就算了,真要是结了婚,有自己好受的,

“主人,接着玩啊。”夏一达穿着围裙,又走出來轻笑道,

“不玩了。”王宝玉不悦的断然拒绝,就在刚才,他忽然觉得这些游戏都很无聊,反而向往那种互敬互爱,平淡真实的生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