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30 资产浪费

1530 资产浪费

由千科摆弄了好半天电脑,脸上不时带着笑,仿佛二人根本不存在一样,王宝玉心里不高兴,斜眼看去,原來他正在玩一款小游戏,就是电脑自带的挖地雷,还是最高级的那种,

王宝玉强压着火,自己点起了一支烟,由千科闻到了烟味,咳嗽了一声,皱着鼻子表示厌恶,

也正是烟味,让由千科加快了点击,最后终于放下了鼠标,满意的说道:“这次又进步了,时间缩短了半分钟。”

由千科从自我陶醉中苏醒过來,探身问道:“付会长,你们來有什么事儿啊。”

此言一出,王宝玉更加郁闷了,搞了半天,由千科完全把这事儿给忘了,付正礼一幅奴才相,点头哈腰的说道:“由董事长,不是昨天约好了,來跟您商量关于锦园楼盘风水的问題吗。”

“这个事儿啊,昨天你们协会的秦大师來了,已经商量妥了,他沒跟你说吗。”由千科疑惑的问道,

什么,秦大师居然绕过协会自己來了,还真是急功近利,付正礼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,愣在那里,脸色立刻十分难看,

王宝玉却压不住火,他可不像付正礼那样表现的有涵养,不客气的说道:“由董事长,你懂不懂办事的规矩啊,既然你跟协会沟通过,怎么可以绕过协会私底下跟会员接触呢。”

由千科被王宝玉说得一愣,脸上顿生不悦,随即又换上了副笑模样,大有讽刺意味的说道:“你们协会内部矛盾自行处理就是了,我一个搞房产的,在乎的就是利益。”

王宝玉冷笑道:“原则都不讲,何來的利益啊。”

由千科立刻眉头紧皱,往老板椅上一仰,双手交叉在肚子上,冷声问道:“你是哪位。”

“这是协会的名誉顾问王宝玉先生。”付正礼见情形不对头,连忙说道,

“哼,名誉顾问,得花多少钱。”由千科打量了下王宝玉,随口问道,

“王宝玉先生也是咱们市教育局的副局长。”付正礼连忙又补充道,

“行啊,这么年轻就当上了副局长,难怪都能当上易经协会的顾问,都是文化口嘛,你爸是干什么的。”由千科显然沒把王宝玉这个副局长放在眼里,嘲讽的问道,

真能装逼,王宝玉心里骂了一句,瞪起眼睛反问道:“我爸是个土生土长的淳朴农民,你爸是干什么的。”

由千科被王宝玉这幅咄咄逼人的架势给唬住了,稍微愣了愣神,突然哈哈笑了起來:“王副局长真有个性,跟我投脾气,刚才失礼,多多担待。”

王宝玉明白,这是由千科不清楚自己的底细,不敢冒然发生冲突,但他也懂得借坡下驴,客气道:“由董事长气色莹润,天庭丰盈,鼻直口阔,一看就是仗义之人。”

由千科显然很受用王宝玉的话,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,又试探问道:“看我什么时候能真正发财。”

“由董事长不缺钱花,而且老年运势不错,是个有福气的人。”王宝玉又说道,

哈哈,由千科高兴的摆摆手,顺着王宝玉的话说道:“相对本人而言,赚钱只是工作而已,而广交天下朋友才是我平生乐趣。”

“由董事长境界可真高。”王宝玉皮笑肉不笑的恭维道,

由千科拨通了电话,很快就有一个高挑的女白领送进來两杯香茶,由千科也从老板台后费力的转了出來,搬來沙发椅,坐在王宝玉二人的对面,

“由董事长,秦大师來您这里,并沒有跟协会打招呼,不知道他跟您如何商定的。”付正礼轻抿了一口茶,小心的问道,

“嗯,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,那个六六相克是一定要忌讳的,作为房地产开发商,我会当然希望我们建设的房子,沒有任何的差错。”由千科道,

“是六九相克。”付正礼忍不住纠正道,

“我也搞不清楚这些词,但是,往净水河南岸移动,肯定对我们有利。”由千科道,

当然有利,越靠近市区,房子就越增值,这一点傻子都明白,王宝玉插嘴道:“南面可都是经适房,该怎么处理啊。”

“我们千科集团,这次开发投入了上百亿,而且建设的是高层,大不了拿出几栋楼來,给这些穷人们住,标准呢就按照回迁,再差也比他们现在住的强,当我为国家做贡献吧。”由千科一幅财大气粗的样子,

由千科的话,听起來好像是那些住保障房的老百姓赚了便宜,可是,刚刚盖起來的保障住房设计合理,通风采光都很好,根本沒有翻盖的必要,而且因此推倒,几千万的资产打了水漂,无疑是一种资源上的浪费,

再者说,锦园是高档小区,这些沒钱的老百姓住进來,恐怕高昂的物业费都成了负担,说不定比一年的保障房租金都会高,而且,难保入户的时候,由千科不会提出更过分的要求,比如,按照面积加钱等等,这些老百姓可是一平米的钱都很难拿出來的,

王宝玉想了想,决定直接出击,他很干脆的说道:“由董,秦大师此人学艺不精,信口胡咧咧,他说得那些东西,根本不足以采信。”

由千科惊讶的哦了一声,带着些看热闹的语气,嘿嘿笑道:“看來,咱们协会的内部团结还要加强啊。”

作为易经协会的会长,付正礼对秦大师这种不服从协会管理私自抢活的行为,也是非常不高兴高兴,他顺着王宝玉的话说道:“其实无论什么地方,都有这种自以为是,不服从组织安排,擅自行动之人。”

“不会是王副局长挤兑了秦大师的位置吧。”由千科呵呵笑问道,依旧是幸灾乐祸的德行,

“由董,从协会角度或者政府角度,如此大规模的地产开发都是件极其重大的事情,就是针对千科集团來讲,这也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,容不得半点马虎,否则引起不良后果,最后吃亏的还是由董,我个人首先是名干部,既然有缘和由董相识,就有必要讲实话,尽量避免瑕疵,争取完美。”王宝玉毫不客气的点拨道,笑个屁啊,大家弄成这样还不是因为你,老子來这里纯粹就是做慈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