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31 伤天害理遭天谴

1531 伤天害理遭天谴

“那好吧,权且听听,你们对这锦园的风水是如何看待的。”由千科微微皱眉,语气带着敷衍的味道,

王宝玉明白由千科已经打定了主意,就是想把楼盘南移,当然不仅是因为秦大师的建议,更重要的是商家贪婪的本性暴露无疑,房产最看重的就是地段,离市中心近一分,赚的无数倍的利润,因此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说服他,不能让他动那片安居保障房,

“锦园南移,虽然离市区更近,房子也能卖更多的钱,但是,却犯了风水学上的大忌,从长期來看,肯定会得不偿失。”王宝玉直言道,

“很难得,王副局长年纪轻轻就精通此行,请问师从何人。”由千科带着嘲讽的问道,

“王副局长是家传,风水上的造诣,已入化境,我等自叹不如。”付正礼帮腔道,

“好,好。”由千科拍着手大笑道:“咱们国家就需要这种全面型人才。”

王宝玉不满的瞪了付正礼一眼,这也太能吹了,难怪让由千科看了笑话,管不了那么多,王宝玉拿出那张规划图,一边比划着,一边对由千科很严肃的说道:“一座好的楼盘,讲究的是气脉贯通,你看,如果净水河从中间而过,这气脉就断了。”

由千科摸了摸光头,疑惑道:“秦大师说水主财,水流进來,不是寓意着进财吗。”

“错,水势环抱才能主进财,而水入庭院是大凶之兆。”王宝玉说得是斩钉截铁,不容怀疑,

由千科有点懵了,同样是看风水,怎么说话确实截然不同呢,他回头看了付正礼一眼,付正礼点头表示赞同王宝玉的话,

由千科想了想,又解释道:“实不相瞒,在设计规划中,其中一项就是将净水河里的水,部分引入到锦园里,建设绿色景观,这也是锦园的卖点之一,现在的人越來越难伺候,不仅房屋不断升级,对居住环境也提出了很高的要求,净水河可谓是解了我们最大的困惑。”

“千万不可。”王宝玉道,“环境改善沒有任何问題,但最好使用地下水,要知道,万一上游建个化工厂,河水就不能用了,还可能对小区形成污染,到时候人还不都得跑光了啊。”

“会有这个可能吗。”由千科半信半疑的问道,

“你的实力大还是国家的实力大。”王宝玉不屑的讽刺道,

“也是,我怎么沒想到这一点。”由千科终于赞同的点了点头,

不过,由千科实在不想放弃要往南移的贪心,又试探的问道:“王副局长,如果让净水河从中间流过,在风水学上,有沒有什么补救的措施。”

“其实,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。”王宝玉道,他已经想到了一个说法,不过,这么说肯定是有点缺德,

“但说无妨。”由千科已经开始相信王宝玉了,

“水入庭院是恶煞,一旦犯了,不但无法破解,还会影响到亲人的安危,锦园作为千科集团的产业,而你又是领头人,首当其冲的就是你。”王宝玉严肃道,

“你不是说我一辈子都不缺钱花吗。”由千科不甘的问道,

“难道会缺吗,由董即使现在什么也不用做,家里的存款就得够好几辈子花的了吧,而如果这件事儿上一意孤行,恐怕会连累至亲。”王宝玉笃定的说道,

“怎么回事儿。”由千科面色紧张起來,

“怕是会影响到您老母亲的健康。”王宝玉道,

由千科愣住了,老母亲七十多岁了,而他又是个孝顺之人,怎能因此牵涉到老妈的健康,他又问道:“如果按照这个规划图,那个六九相克如何解决啊。”

“河水环抱,本來就是一块好地,至于六九相克,也容易解决,在楼层安排上,可以北高南低建成梯形,这样就能挡住北方的煞气。”王宝玉道,

“那这块地就不用改了。”由千科问道,

“千万不能改,此地非常聚财,这也是命中的安排,相信千科集团的效益会因此更上一个台阶,不日便会成为国家百强企业。”王宝玉信口忽悠道,

王宝玉一通吹捧,由千科心里很高兴,还是决定楼盘不改了,就这么建设,还能省去跑关系,重新设计规划等很多的麻烦,而且现在地皮越來越贵,楼层也越來越高,间距太远浪费资源,近了又影响采光,而梯形设计无疑是最好的解决方案,

就这么定了,由千科又问道:“付会长,那个秦大师你们打算怎么处理。”

付正礼连忙说道:“当然是开除。”

由千科点点头,又摸起电话,冷声吩咐道:“张豹,你领人去找昨天來的姓秦的狗屁大师,把那十万块要回來,不听话就打掉他的牙。”

还真是够狠的,王宝玉倒吸了口凉气,由千科放下电话,打开旁边的保险柜,取出了二十万,笑呵呵的递过來说道:“二位,这就算是酬劳了。”

王宝玉不想要,可是付正礼眼睛放光,忙不迭一再感谢,迅速将钱收了起來,协会的运营是需要经费的,王宝玉到底还是沒有阻拦,

由千科一路将王宝玉和付正礼送到了楼下,还说改天再请他一聚,王宝玉只当是客套,根本不当真,跟付正礼开车离开了千科集团,

“王副局长,一半给你。”付正礼翻出了十万块钱,很高兴的递给王宝玉,

“我是政府干部,不能要,还是留着协会做活动资金吧。”王宝玉推辞着,本來也沒打算要,

“放心吧,我是绝对不会跟第二个人说的。”付正礼又说道,

“那也不能要。”王宝玉语气坚决,付正礼只好将钱收了起來,对王宝玉倒是油然升起了一股子敬意,

“王副局长你尽管放心,我一定将这笔钱全部都用到协会正规运行上面。”付正礼保证道,

“协会赚钱我不拦着,但也不是什么钱都能赚,伤天害理是要遭天谴的。”王宝玉冷声道,

就在几天后,王宝玉突然接到了一个女人的电话,嗲声嗲气的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,

“宝玉弟弟,我是你琪姐。”女人咯咯笑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