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35 奴才相

1535 奴才相

一辆大吉普疯狂而至,从车上下来了好几个壮汉,他们打量了一下王宝玉的车牌,为首一名满脸横肉的壮汉立刻吩咐道:“给老子砸!”

壮汉们手里都拿着铁棍,纷纷砸在王宝玉的车上,原本就不是什么好车,很快就像是撒气的气球,瘪了下去,歪嘴斜眼的只有颤抖没有反抗的份,接着便是满地的车窗碎玻璃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王宝玉恼怒的喊道,程雪曼则吓得躲到了身后?”“?。

“嘿嘿,这是你的车?”那名汉子冷笑着问道。

“你们为什么要砸了老子的车?”王宝玉扔了鲜花,气咻咻的上前问道。

“为什么?把这小子也一块砸了。”汉子瞪起眼睛,再次吩咐道。

几名壮汉闻言立刻围了上来,挥舞着铁棍毫不留情的就打,程雪曼吓得花容失色,连忙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而王宝玉就惨了,好虎还架不住一群狼,很快就被打的头晕目眩,倒在了地上,同时,脸上又挨了好几脚,鼻子嘴巴一起流血,肿成个猪头模样。

程雪曼还是哆哆嗦嗦的拿出手机报了警,汉子们也打累了,起身扬长而去。

警车很快就赶到了,简单询问了情况,就叫来了救护车,将王宝玉送进了医院。

不知道迷糊了多久,王宝玉只感觉一阵清凉传来,他费力的睁开红肿的眼睛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程雪曼担忧的俏脸,她正细心的帮着王宝玉擦拭着脸上的血迹。

“雪曼,你怎么在这里?”王宝玉还没有缓过神来,迷惑的问道。他挣扎着想要起身,却感觉身上的骨头架子都要散了。

“宝玉,别乱动,你现在身上都是伤。”程雪曼道。

王宝玉这才想起挨打的事情,心中立刻升起了一股怒意,不禁咬牙问道:“雪曼,知道那帮打我的人是谁吗?”

“还在调查,还好我记下了他们的车牌号。”程雪曼道。

“雪曼,真的谢谢你,你又一次救了我。”王宝玉满怀感激的说道。

“跟我还客气。”

“是感激,是不是每次我遇到危难的时候,都有你在我身旁?”王宝玉动容的说道。

“也可能是命运的安排吧!”程雪曼柔声道,轻轻拉住了王宝玉的手,王宝玉嗯了一声。

这时,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,王琳琳跑了进来,在她的身后,跟着一个脚步凌乱的雍容中年女人,正是王宝玉的亲妈刘玉玲。

刘玉玲几步走近,想要摸摸儿子,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,眼泪忍不住就落了下来。

“哥,到底怎么了?”王琳琳无比紧张的问道。

“琳琳,你们怎么来了?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是我用你的手机给琳琳打了电话。”程雪曼解释道,王宝玉眉头皱得很紧,提醒了琳琳势必会惊动了刘玉玲,如果当时自己是清醒的,肯定不会答应她这么做。

“程雪曼,你总算是办了一件有良心的事儿。”王琳琳哼道。

“宝玉,谁把你打成这样?”刘玉玲凑过来,一看王宝玉头上缠着绷带,脸上红肿不堪的这幅惨样,颤声问道。

“我也不知道,刚出西餐厅就突然冒出了一群人。”王宝玉无奈道,心中有些感动,因此,并没有跟刘玉玲撂脸。

“王一夫亲自去公安局了,谁敢打我的儿子,一定跟他没完。”刘玉玲恼怒的说道。

王一夫这种殷勤的举动,王宝玉并不买账,他别过脸去,冷冷的说道:“我的事儿我自己能处理。”

“小程,谢谢你陪着宝玉。”刘玉玲了解王宝玉的脾气,也没有劝,却对程雪曼真诚的感谢道。

“阿姨,我跟宝玉是同学,又是同桌,这都是应该的。”程雪曼脸一下子红了,那幅羞涩样子,倒像是新媳妇见到了婆婆。

“是你把宝玉送来的吧,我都不知道怎么感激你。真是个好姑娘,长得这么漂亮。”刘玉玲上下打量了下程雪曼,不由赞了一句。

“阿姨,您千万不要客气,没什么的。您也不要过于担心宝玉,医生说了,并无大碍。”程雪曼微笑着又说道。

“那就好。”刘玉玲心头一酸,又要落泪。程雪曼殷勤的搀扶着她坐在一旁沙发上,拿出纸巾递给刘玉玲。

“哥,半夜三更的跑西餐厅干嘛去了?怎么不带着我啊?”王琳琳厌恶的看了程雪曼一眼,嘟囔道。

“这不是巧了嘛。”王宝玉无奈的说道。

“我妈不需要秘书,你赶紧忙你的去吧。”王琳琳见不惯程雪曼这幅奴才相,又开始出言不逊,程雪曼倒也不在乎,脸上依旧淡淡的微笑。

“小程,你也累了,赶紧去休息吧,这里有我们呢。”刘玉玲也想起这茬,连忙拉过程雪曼的手轻轻拍了两下。

“那好吧,阿姨,如果太累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。”程雪曼继续微笑道,继而转身握住王宝玉的手,温柔的说道:“宝玉,你要养好身体,相信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。”

王宝玉不好抽出手,只是勉强咧嘴笑了一下,程雪曼这才礼貌的道别,然后款款离开。

“哥,你怎么又跟这家伙搅在了一起。”王琳琳不禁埋怨道,显然,她还是不喜欢程雪曼。

“就是去吃顿饭,叙叙旧,谁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儿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哼,这种人最虚伪了,论起这块,还不如小月实在呢!”王琳琳不满的说道。

“宝玉,身上还疼吗?”刘玉玲轻声问道,犹豫的拉住了王宝玉的手,这让王宝玉身上立刻颤了一下,稍微挣脱了一下,没挣开。不知道是没有力气,还是不想挣脱开。

“你们也回去吧!我没事儿的,都是皮外伤。”王宝玉皱眉道。

刘玉玲给王琳琳使了个眼色,王琳琳会意,冲着王宝玉淘气的眨了眨眼睛,然后蹦跳着出去了。屋子里只剩下王宝玉和刘玉玲母子二人,都不说话,气氛很是尴尬,王宝玉干脆闭上眼睛装睡觉。

刘玉玲首先打破了沉寂,擦着眼泪道:“宝玉,这里没有别人,你想骂我打我,就别忍着。”

“哪有孩子打骂父母的。”王宝玉叹气道,他现在浑身是伤,就是想打人,也没有了力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