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36 亏本投资

1536 亏本投资

王宝玉的话,让刘玉玲感到了希望,父母这个词,无疑是对她身份的认可,她摩挲着王宝玉的手,轻声道:“宝玉,我知道你不想听,妈真的对不起你,对不起。”

亲情,这就是亲情,王宝玉感觉从手上传來了一阵暖意,让周身都温暖起來,这种感觉充斥着全身,让人有种流泪的冲动,可是,妈,这个字还是说不出口,只能忍着眼泪道:“我困了,你也回去吧,别累着。”

“我不累,不累,孩子,你要困了就睡一会儿吧,妈妈陪着你。”刘玉玲声音轻柔,听着这熟悉的声音,王宝玉觉得全身心都很放松,真的一股睡意渐渐袭來,

同时耳边还幽幽的哼起了一首远去的儿歌,“月儿明,风儿静,树叶遮窗棂,小宝宝,快长大,为祖国立大功啊,月儿那个明啊,风儿那个清,摇篮轻摆动啊,娘的宝宝,睡在梦中,微微的露了笑容……”

曾几何时,王宝玉在故乡的小土房里,就是听着这首歌甜甜的入睡,今天又听到了这首歌,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的时光,在那月光皎洁的夜里,一个年轻美貌的妇人,抱着有着一双黑亮懵懂眼神的小孩子,轻轻的拍着,小孩子总是淘气的咯咯笑两声,女人总是面带微笑,轻呵一声小淘气,然后接着唱歌,

眼皮打架,王宝玉沉沉的睡去了,睡得很沉很沉,一夜无梦,只有刘玉玲看到了,王宝玉在睡梦之中确实露出了满足的笑容,

第二天醒了,王宝玉感觉周身舒服了很多,程雪曼又请假赶來了,换走了一夜沒睡觉的刘玉玲,王琳琳也去上学了,病房里又只剩下了王宝玉和程雪曼二人,

“雪曼,我沒事儿了,你也去上班吧,要扣工资的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不怕,差多少你给我补上就行呗。”程雪曼娇声道,

“嘿嘿,看起來,昨天的日子不值得纪念,上次让我退了学,这次又让我挨了揍。”王宝玉笑着打趣道,

“对來而言,却是无比重要,它会让我时刻铭记在心。”程雪曼娇嗔的白了王宝玉一眼,又说:“这个日子,让我真正认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。”

王宝玉沒接她这个茬,他听出來程雪曼是想跟他恢复恋人关系,可是,他并沒有想好是否重新接受她,纵然内心中的某种感情,又不安分的开始了蠢蠢欲动,但是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,他越來越感觉到和程雪曼之间只有因果关系,沒有更深的感情基础在里面,

随着一阵有力的脚步声传來,身穿警服的范金强推开了病房的门,一看程雪曼在这里,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头,程雪曼这个女孩子,沒有给他留下任何的好印象,

“范警官。”程雪曼连忙起身,有点惊慌的打招呼,

“我要问案。”范金强不客气的说道,然后一屁股坐在王宝玉旁边,又翻眼问道:“你是否可以回避一下,这里有专门的护工,不需要陪护的。”

程雪曼俏脸一红,低头走了出去,范金强一看王宝玉的肿脸,笑道:“宝玉,都说打肿脸装胖子,你也不用这样吧。”

“范大哥,别取笑我了,快说,到底是那个狗日的下的黑手。”王宝玉哭丧着脸道,

范金强换上了一幅凝重的神色,缓缓开口道:“根据程雪曼提供的车牌号,线索是找到了,领头的叫做张豹,可是却并不好办。”

“什么意思,难道这个人是某个领导的亲戚。”王宝玉不甘心的问道,

“你最近是否又在外面惹了什么麻烦吗。”范金强再次问道,

“天地良心,我这段最老实了,什么坏事儿都沒有干。”王宝玉一口否决,这也是事实,老实的甚至连女人都沒碰,然后又若有所思的回忆道:“张豹,这个名字最近好像是听说过。”

“是千科集团的人。”范金强沒隐瞒的说道,

“由千科,老子怎么得罪他了。”王宝玉一时沒反应过來,

“嘿嘿,算得不准,人家急眼了呗。”范金强开玩笑道,

“放他娘的狗屁,老子那么做也是利国利民,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。”王宝玉叫嚣道,

“别激动,其实我们刚才找到了他,他说你借着算卦看相的机会,调戏了他的女人,或者说是他的马子。”范金强道,

“这个屁更臭。”王宝玉怒不可遏的嚷嚷道,“是他的小三勾引老子,老子根本不从,那个小三根本就是个十足的荡-妇。”

“女人就是惹祸精,这方面你还是多注意的好。”范金强道,

“他把我打成这样,抓起來沒有啊。”王宝玉又问,

“事情有些复杂,昨晚政法王一夫书记亲自过去督办此事,按理说是必须要严查的,可是,中间出了岔子,今天早上,市委一把手汪书记就來了电话,说是不要因为此事影响了投资商的积极性。”范金强道,

“他娘的,这还有沒有天理了。”王宝玉愤怒的骂道,心中已然明白,汪卓然虽然惩罚了他的儿子,对自己却也沒什么好印象,真正遇到问題的时候,天平还是倾向自己对立面的,

而且,正如毛梦琪所言,汪卓然和由千科的关系确实不一般,分明就是袒护,一把手出面,纵然如王一夫的权力,也不能把由千科怎么样,

“兄弟,稍安勿躁,这就是治安处罚的殴斗事件,沒有造成伤残,还不能以伤害罪立案,而且,打你的那几个人也找不到,但由千科答应赔偿你的损失,你说是不是他给了你二十万的卦费,觉得亏了,才这么做的。”范金强道,

“你在市里呆得太久了吧,该回富宁县陪陪小叶了。”王宝玉瞪眼说道,

“我只是这么分析而已,为了个小三能公开殴打政府干部。”范金强疑惑的问道,

“那可不是小三,是由千科此生最大的无利投资,由千科能不看重她吗,我再郑重强调一遍,那二十万我一分钱沒动,我也不需要什么狗屁赔偿,就是心里咽不下这口气,娘的,等老子好点,一定找他理论。”王宝玉红着眼睛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