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37 兄弟齐心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1537 兄弟齐心

“这事儿我尽力了,如果你愿意多住几天,可以让由千科多赔些住院费。”范金强一脸无奈的摊手道,

“既然沒人管,老子就自己处理。”王宝玉挣扎的起身,不顾身上的伤痛和范金强的阻拦,又告别守在门口的程雪曼,坚持顶着一头纱布出了院,

“宝玉,宝玉,千万不能受风啊。”程雪曼担忧的在身后喊道,

“你根本驾驭不了他。”范金强路过程雪曼身旁的时候冷冷放下一句话,头也不回的离去,

程雪曼一愣,哼了一声,功夫不负有心人,只要肯付出,一定就会有结果,

车根本就不能开了,王宝玉直接打车去上班,一看他这幅惨样,局里的干部们表面上安慰,心里却都是偷笑,王宝玉只是说自己不小心开车撞到了树上,有人立刻说,肯定是喝酒喝多了,

“王宝玉,怎么一天沒见,变成猪头了。”代萌进來,不知死活的说道,

“少他娘的说风凉话,该干啥干啥去。”王宝玉恼羞的摆手道,

“呵呵,太搞笑了,不好意思啊,呵呵,真的挺好笑。”代萌越看越好玩,顾不上王宝玉的白眼,嘿嘿傻乐,

“有点良心好不好。”

“对了,我爷爷说你昨天有灾星,让我告诉你,可是我忘了。”代萌道,

“你爷爷沒说你啥时候嫁给我。”王宝玉嘲讽的说道,事后诸葛亮卖人情,谁不会啊,

“说了。”代萌道,

“什么时候。”

“我离婚之后。”

“晕死,我得娶你这个二婚。”

“不是,我命中有三次婚姻。”

“我去,你爷爷还真是瞧不起我。”王宝玉恨不得撞墙,又不耐烦的问:“到底啥事儿,有事快报,无事退朝。”

“那个刘玉玲总经理,又要捐二十万,这不过來问你还收不收了。”代萌道,

“你也不能总在一只羊上拔『毛』啊,不能收,另外,多想别的办法,别总打我们家的主意。”王宝玉恼道,

“哼,还说不认,现在就开始袒护了,其实你一开始就是这心思,不舍得自家掏钱,小气。”代萌气哼哼的说道,摔门出去了,

王宝玉根本沒心思考虑这事儿,他满脑子里都是复仇的火焰,人不狠站不稳,考虑了片刻,他还是拿起了电话,打给了平川市赫赫有名的黑社会老大徐彪,

“兄弟,找大哥有什么事儿。”徐彪客气的问道,

“大哥,就是心里郁闷,想说说话,你兄弟我昨晚被人打了。”王宝玉直言道,

“那个狗日的这么大胆子。”徐彪恼怒的问道,

“唉,说了你也不一定敢惹,千科集团的老总由千科。”王宝玉故意叹气道,

“兄弟,不是大哥不帮你,我认识这家伙,他出门就开车,身边有几个保镖,又是政协代表,沒机会下手啊。”徐彪为难道,

“也是这么回事儿,打我的那个保镖,名叫张豹,大哥,你叫徐彪,彪是小老虎,他却是个豹子,老虎也怕豹子啊。”王宝玉煽风点火道,

“『操』,老子会怕他,简直是笑话,黄嘴丫都沒褪干净的小兔崽子,兄弟,你不用多说,那个由千科咱沒机会下手,这帮玩意大哥先帮你收拾了。”徐彪道,

“大哥,那就先谢了,兄弟们需要打赏,您尽管开口。”王宝玉大度的说道,

“咱们兄弟关系不一般,你可是我的亚父,将來有机会,咱们还要开辟一片天下呢。”徐彪道,

“就是,只要大哥需要兄弟辅佐,一定万死不辞。”王宝玉只想报仇,便顺着徐彪的话附和道,

徐彪一愣,沒想到王宝玉这次承认了自己前世的身份,心中很是激动,恨不得现在就要拜见亚父,说道:“兄弟,以后沒人的时候,我直接就叫你亚父吧。”

“不行,不行,每个朝代都有各自的规矩,千万不能『乱』套。”王宝玉连忙拒绝,一个宝二爷就够自己受的了,再來一个亚父,岂不是要住精神病医院,

“那好,兄弟同心,其利断金。”徐彪高兴的说道,放下电话,就去安排人了,

王宝玉又重重叹了口气,是不是经济越发展,出现的这种神人就越多,什么亚父啊,在东风村的时候,每个人都很简单,一眼看到底,城里人都怎么了,

接下來的几天里,不断有热闹传來,先是千科集团门前的车,被突然而來的一群人掀翻在地,喷上了难以清洗的油漆;再就是,千科集团的保镖们,无一例外的被不明人物突然发起的袭击,打的鼻歪眼斜,纷纷住院,

由千科虽然是毫发无损,但也承受了一些损失,首先千科集团的员工们,因为怕挨揍,干脆请假不上班,严重影响了工作秩序,更主要的是即将开盘的锦园正是宣传的最佳时机,错过了就等于坐失良机,

暴怒的由千科虽然报了案,可是,公安局那边却沒有找到线索,虽然也猜到是王宝玉指使人干的,又考虑到王宝玉跟王一夫的关系非同寻常,公安局这边干脆就装『迷』糊,只是安排了两个编外警员,到千科集团的门前看着,

王宝玉心里这个乐,他娘的,老虎不发威,就以为老子是病猫,虽然徐彪不要钱,他还是象征『性』的让代萌给徐彪送去了五万块钱,作为兄弟们的烟酒钱,

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由千科终于顶不住压力,主动给王宝玉打來了电话,要求和解,

“王老弟,这冤家宜解不宜结,请您到舍下來一趟,我保证不会伤害你的。”由千科格外客气的说道,

“由董,你这话我可是听不懂啊。”王宝玉装『迷』糊,

“王老弟,相逢一笑泯恩仇,我相信你有这个肚量的。”由千科干笑道,

“由老板,这是说哪去了,我们怎么会是冤家,既然你怀疑我上了你的马子,我们应该是连襟才对。”王宝玉阴阳怪气的说道,

“呵呵,说啥都行,还请來一趟,有事儿咱们当面说开。”由千科服软道,

去就去,老子还会怕他不成,王宝玉的伤已经好了,满不在乎的答应了下來,回家取上录音笔,打车直奔千科集团而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