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38 美女喝的茶

混世小术士 1538 美女喝的茶

如今的千科集团.连门口的保安都请假了.王宝玉一路畅通无阻的來到由千科的办公室.一见王宝玉來了.由千科立刻叫來沒请假的女秘书.恭敬的给王宝玉上了茶.

王宝玉翘着二郎端起茶杯.只见茶水色泽金黄.一股淡淡的花蜜清香让人嗅之心旷神怡.尝一口.嗯不错.带有点甘甜的香气.不由守着由千科挑逗女秘书道:“好茶.可惜最适合美女品尝.我这大老爷们喝太浪费.要不你也來一口.”

女秘书惊慌的看了由千科一眼.又是摇头又是摆手.掉头出去了.王宝玉也不在乎.又喝了一口才放下.接着盘腿坐在沙发上.带着嘲讽的问道:“由老板.有啥事儿就明说.本人可沒有多少闲工夫.”

“王老弟.以前都是误会.我承认找人打你不对.向你表示道歉.要不你就打我几下出出气.”由千科满脸诚恳的说道.

“哼.那你就去公安局自首吧.我沒有权利打你.”王宝玉不悦的说道.

“嘿嘿.我就是去了.他们也不能把我怎样.你还是出不了气.”由千科笑道.

王宝玉当然还在生气.他毫不客气的将茶水扔了过去.全都砸在了由千科的身上.由千科竟然沒躲.不知道他娘的这衬衫是什么材质做成的.水滴全都哗啦啦的淌了下來.顺着裤子滴到鞋子和地上.

由千科轻轻抖了抖.满脸堆笑的又打电话让女秘书.让她再送來一杯茶.这回换了茶.闻这香气就让人精神振奋.

见由千科如此忍让.王宝玉的火气消了不少.说到底.还是毛梦琪那个狐狸精骚婆娘惹的祸.他从包里拿出了那个录音笔.对由千科道:“前段时间我是见过毛梦琪.这里有录音.你自己听听吧.”

“哦.”由千科不禁一愣.沒想到王宝玉竟然还有这一手.他经常摆弄电脑.对这套并不陌生.他立刻将录音笔的插在电脑上.调出了其中的音频.

贱声贱气的声音立刻从音响里传來.让刚进门的女秘书愣了愣神.放下茶红着脸.赶忙出去了.

由千科耐心的听完了录音.脸色铁青无比.他愤怒的拍着桌子道:“这个**贱人.老子拿钱养着她.她竟然这么不安份.偷情不成.还栽赃兄弟你.看我回去不狠狠的收拾她.”

毛梦琪确实欠收拾.可是.由千科不问青红皂白.就采取报复措施.也是个混蛋.王宝玉嘲笑道:“由董.毛梦琪能偷情.还是怪你自己不争气.”

“兄弟不用替这种贱女人说话.”由千科气愤难当.

“嘿嘿.由董.这号女人都这样.喂不饱就得想其他路子.你撵走她.再换一百个还都是这幅德行.”王宝玉直言道.

“兄弟.一说这事儿我都闹心.作为一个男人.有钱能咋样.守着个花瓶只能看.还他娘的让她嘲笑.”由千科不隐瞒的苦着脸道.

“算了.这是你们的家事儿.我也不便参与.由董.我只是想让你知道.老子是清清白白做人.清清白白的当官.当然.也不想因为自己闹得你后宫不和.还是彼此宽容点好.”王宝玉道.

“兄弟.我问过付正礼.那钱你一分沒要.这一次.算是我的一份诚意.千万要收下.”由千科道.又从保险柜里拿出了二十万.用档案袋封好.恭敬的递到王宝玉的跟前.

王宝玉刚抬起手.由千科以为他又要拒绝.连忙说道:“兄弟.千万收下.否则就是打我的脸.”

操.老子说沒要了吗.王宝玉抬手将钞票全放进自己包里.沒有半点客气.老子找人折磨你还化了五万呢.不能赔本.由千科又道:“你那车也砸坏了.我下面有一辆奔驰.你先开着.过几天我给你买辆新车.喜欢什么车型尽管开口.”

“由董.你这是害我.开那么好的车.肯定会被人戳脊梁骨的.”王宝玉斜楞着眼睛道.

“都怪我考虑不周.兄弟.还有一辆奥迪.八成新.刚刚重新喷了漆.要不这辆车就送给你.”由千科诚恳的说道.

由千科的积极表现.让王宝玉顿时沒了气.杀人不过头点地.由千科又是赔偿又是送车.也算是个知错能改的爷们儿.

想想自己那辆从侯四那里淘來的车.放到徐彪二手市场也卖不了几万.何况现在伤筋动骨惨遭毁容呢.想了想.王宝玉还是原谅他.也原谅了奥迪.由千科又道:“兄弟.我在昆仑大酒店定了一桌.请你一定赏脸.就当是给你压压惊.”

伸手不打笑脸人.王宝玉心情也不错.跟着由千科下了楼.开上了那辆奥迪.别说.这车开起來就是舒服多了.轻轻一踩油门就滑出去很远.算是因祸得福.

王宝玉在车里给徐彪打了个电话.让他先停手.剩下的由他自己解决.随后跟着由千科一路來到了昆仑大酒店.由千科只是带了那个女秘书.并无他人.却点了满满一桌子的菜.看起來这一顿也要花上万.

席间.由千科不停敬酒.客气异常.说到底.他毕竟是个商人.虽然有钱有势.却跟王宝玉这种人纠缠不起.只能算做花钱买平安了.

很快.王宝玉就跟由千科真的熟了.可是真正称兄道弟起來.由千科表现的很坦诚.沒隐瞒的讲了自己的艰辛创业经历.讲了他如何从一个建筑工人.成为了包工头.最后成立了千科集团.而能走到今天这步离不开当初老母亲的鼎力支持.除了砸锅卖铁.还一早卖早餐.白天卖鞋垫.每次从破破烂烂的手帕里掏钱给由千科都是一把把的零票.拿到银行去换整.人家都闲麻烦.现在日子好了.可是老母亲却不肯离开老家.依旧守着那两间老房子安心过日子.说到伤心处.还有感而发的挤出几滴眼泪.

“由大哥.听你说这些.兄弟很佩服.你也是个汉子.就是在女人这块.怎么就想不开呢.难道毛梦琪的身上都是招人疼的肉.”王宝玉问道.将话題扯到了毛梦琪的身上.虽然他原谅了由千科.可是毛梦琪这个毒妇.他还是想想就憋气.怎么都得出出这口恶气才行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