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43 化妆实习

1543 化妆实习

车子刚停好,导演、摄影师、服装师、化妆师,剧务和演员们便哗啦啦的下了车,那个教小月化妆被小月揍过的徐老师,第一时间就笑呵呵的迎上去,这可是校方跟剧组商量好的,让这些学设计专业的学生,能够有一个难得的实践机会,

导演四十多岁,长得很魁梧,穿着那种满身是兜的衣服,他一边指挥着工作人员布置场景,一边听着徐老师的话,徐老师说的多了便随意嗯啊两声,因为沒工夫,对于导演來说,效率就是金钱,这不,他沒听几句就直接叫來了化妆师,

“各部门,抓紧时间,各就各位,化妆师,马上工作。”导演叉着腰一副急火火的模样,

化妆师是个长得矮矮胖胖的中年女人,单眼皮,塌鼻子,大脸上还有些小黑点,身穿类似农村粗布的肥大外套,半长不长的披肩卷发沒有经过任何打理,张牙舞爪的在头上随风轻舞,显得人很不利索,真不知道这幅尊容,竟然能当化妆师,就大概这是人不可貌相吧,

矮胖化妆师听了徐老师的话,缓步來到小月等人的面前,很傲气的说道:“同学们,好好珍惜这次锻炼的机会,一定都要听我的安排,不可擅自行动,更不可擅作主张,影响了剧组的拍摄。”

女孩子们的眼睛早就不够用了,满脸的兴奋,毕竟是头一次参加拍电视剧,看哪里都觉得新奇,但还是异口同声的应道:“一切听指挥。”

剧务开始布置场景,各种东西扔了一地,直到看见了几个穿日本军服的男演员,王宝玉才了解,这次拍的是一场抗日剧,大概情节是日本鬼子骚扰清纯女学生,遭到了反抗,之所以选在了平川大学,还是因为平川大学里保留着两栋民国时期的建筑,

“孟老师,请加快化妆进度,场务,抓紧布景,群众演员找好了沒有,挑头发长的,一律扎成两个辫子,记得用红头绳啊,抓紧时间,都他娘的快点啊。”导演骂骂咧咧的喊道,但是竟然沒有一个人敢反驳,大家几乎都是用跑來进行自己的任务,

“导演,辛苦了,休息室就在那边,里面有热水。”徐老师又讨好的围在导演身旁絮叨,

“嗯,那个谁,你赶紧把衣服抱过來啊,你们怎么不在车里提前换好。”导演发现了新问題,气急败坏的又是一通埋怨,扭头看了徐老师一眼,说道:“徐老师,派几个学生帮把手吧。”

徐老师刚点头答应,导演就开始支使围观看热闹的学生了,“这几个同学,帮着抬下车里的箱子,你,帮忙把服装抱下來,喂。”

王宝玉正无聊,突然看见导演指着自己,不由愣了,只听导演又说道:“快点。”

操,敢支使老子干粗活,但是闲着也是闲着,全当是看小月的面子,王宝玉不情不愿的把装满鬼子服的大箱子,费劲的和剧组人员从车上卸下來,

很快,一排“日本兵”搬着小板凳坐在激动万分、摩拳擦掌的学生们跟前,在化妆师的指导下,老实的接受学生们的化妆,

王宝玉一看这个就來了兴趣,他可是对日本鬼子沒一点好印象,凑过來看学生们化妆,日本兵都被画上了土黄色的脸,眉毛还故意往下描了描,一个个显得灰呛呛的很是滑稽,剧情上的安排是这些鬼子远道而來,饭都沒吃饱,却第一时间就來找女学生的麻烦,甚至想强-奸某些女生,为了发泄兽性,

而小月一改平日的狂躁,此刻秀眉紧蹙,抿着小嘴一丝不苟的给演员化妆,王宝玉凑了过去,兴致盎然的插嘴道:“小月,给他鼻子下面画上一抹小黑胡。”

“哥,别捣乱,不是所有日本人都留胡子的。”小月表现的很认真,手中的粉刷不停挥舞,工作起來一丝不苟,

“那就给他画上一道刀疤,最好翻出肉來,看着才解恨。”王宝玉又说道,

“又不是你演戏。”鬼子演员实在忍不住插了句嘴,

“别说话,小心脸上的粉掉下來。”小月立刻呵斥道,不知道是敬业还是为了王宝玉,

王宝玉嘿嘿直笑,又说道:“这衣服不行,做的太规矩了,应该把裤裆那里弄肥点,就跟提不上裤子一样。”

“嘿嘿,你还真有悟性。”小月投了一个赞许的眼光,

“这位同志,别跟着瞎掺和,我们时间宝贵。”矮胖化妆师闻言,不满的扒拉开王宝玉,

王宝玉也不生气,退到一边,连比带划,嘴里还骂着:“狗日的日本鬼子,老子就是生活在和平时期,换到当时,头一个拿枪突突死你们,突突突。”

几个鬼子兵和化妆师同时不屑的给了王宝玉一个白眼,这时只听导演拿着喇叭喊道:“喂,张猛怎么沒來啊。”

剧务连忙凑过來,说道:“煲电话粥呢,一会儿赶过來。”

“妈的,工作不积极,脑子有问題,不好好工作哪來的钱泡妞啊,傻二愣子一个。”导演不耐烦的骂道,

有这么多女孩子帮着化妆,化妆师的工作清闲了不少,也就是个指导作用,她拿着化妆盒,这个补上两笔,那个画上几下,间或给学生们指点两下,很快就完成了任务,

当看到小月化妆的日本鬼子之时,化妆师一阵点头,脸上难得露出了笑意,赞道:“这妆化的好,很形象,以后就做我的学生吧。”

徐老师闻言,兴奋的凑过來说道:“小月,孟老师可是国内一流的化妆师。”

“孟老师,其实平时我可以比这画得更好的,你们剧组的化妆品都很劣质。”小月得意的炫耀道,吓得徐老师在一旁使劲的咳嗽了两声,同时轻轻拉了小月一下,

“哈哈,有个性,是个可塑之才。”化妆师倒也不在乎,反而开怀大笑,徐老师这才长长吁了一口气,

“孟老师,谢谢你。”小月心花怒放,连忙识趣的道谢,

“小月,一会儿拍完戏再联系,一定要來找我啊。”化妆师难得遇到到一个有悟性的学生,倒也显得很高兴,

摄影师到位,拍戏正式开始,一帮日本兵举着枪,拦住了几名女学生,满脸都是**威胁的笑容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