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44 爱国青年

1544 爱国青年

“各就各位。预备。”导演拉长了音。突然发现情况不对。扫视了一圈又骂道:“张猛这个兔崽子怎么还沒來啊。”

“他來电话了。说來不了了。”剧务应声道。

“操。怎么不早说。”

“刚才是他女朋友不同意。”

“又是一个软骨头。”导演气得七窍生烟。重要关头少了一个小配角。即便这个演员不重要。可这场戏就是他的重头。这可怎么拍。

抬头看看周围的学生。过于年轻略显稚气。虽然也能拍。但是效果就会差很多。早知道这样就不会兴师动众的來平川大学了。

就在这为难之际。导演忽然转头看见了一旁抽烟的王宝玉。看起來小伙子倒是斯斯文文。不禁眼前一亮。

“这位同志。你过來一下。”导演冲着王宝玉招手。

王宝玉愣了愣神。沒听清楚。导演又喊了一遍。他这才确定是在叫自己。忙不迭的过來问道:“导演。啥事儿啊。”

“你能不能客串个角色。费用嘛。好说。”导演嘿嘿笑道。

从來沒有拍过戏的王宝玉。对此很有兴趣。人生在世。最好什么都体验一下。如今机会在跟前。岂能放过。他连忙说道:“好啊。就是我不会哭戏。嘿嘿。本人感情不够丰富。”

“哭什么。哭能把日本鬼子哭死。我们要奋起抗争。”导演握紧拳头不屑道。

“也不能装日本鬼子。”王宝玉提出条件。

“放心。是让你扮演一个英雄的角色。”导演一脸坏笑。

“我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英雄。”王宝玉心中顿生一股豪情。满脸的喜色。激动的直搓手。恨不得马上试镜。

“一会儿。日本鬼子举枪威胁女学生的时候。你就冲过去。挡在女学生面前。大骂日本鬼子。”导演交代剧情。

“沒问題。骂三天老子都能不重样。操他娘的小日本。想在老子面前欺负学生。除非我死。”王宝玉激动拍着胸脯。感觉这角色真过瘾。

“那就行。赶紧化妆上场吧。”导演道。

服装师连忙过來让王宝玉穿上了那个时期的灰色长袍。还给他戴上中分头的假发。嘿嘿。自我感觉良好。随后。小月又亲自过來给他化妆。几笔下來立刻显得人英气逼人。一看就是正面人物。道具则拿來了一个血袋。小心塞在了王宝玉的胸口处。

“这是干什么用的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。

“还用说吗。你骂了日本鬼子。当然被打死了。一会日本鬼子开枪的时候。你就倒在地上。捏破这个血袋。痛苦的死去。”道具嘿嘿笑道。

“什么意思。让我演一个死人啊。”王宝玉感觉上当了。皱着脸说道。

“剧组给红包。”道具继续坏笑。

“那不行。我死了谁來保护那些女学生。”王宝玉连忙又想到一个推辞的理由。

“这个你不用操心。我们的剧情非常合理。保证观众喜欢。”

“反正老子不演死人。”王宝玉不同意。红包他倒是不在乎。关键是演死人不吉利。说着不顾大家的反对。几下脱掉了长袍。

道具连忙过去跟导演说王宝玉不同意。导演很郁闷。气呼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自然又把张猛给骂了好几遍。

“导演。要不我试试。我本人就从事教育行业。也许比较符合剧中这个英雄人物。”徐老师几步凑了过去。大概也是年轻人。想要尝试下新鲜事物。

导演皱着眉头。挥挥手向化妆师要來一把梳子。亲自给徐老师把头发从中间分开。端详了半天。托着下巴问周围的人道:“合适吗。是不是比较像汉奸。”

“是不太合适。”周围的人也都认可导演的眼光。郁闷的徐老师真想去撞墙。

导演无奈的摆手道:“算了。打道回府。他娘的。不拍了。”

“孟老师。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啊。”小月见大家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去。连忙去问那名矮胖化妆师。

化妆师摆了摆手。不耐烦道:“导演生气了。以后再说吧。”

“留个联系方式吧。”小月殷勤的又说道。

“名片在车上。我翻番能不能给你找到。”化妆师心不在焉的随口说道。小月脸上立刻全是失望之色。大概一个美梦又要破碎了。

这一切尽收王宝玉眼底。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因为自己一个人。导致今天的戏拍不下去。间接影响了剧组一定损失之外。更重要的是还让小月失去了一个好机会。小月刚刚恢复点自信。现在又空欢喜一场。不定会有怎样的影响。

王宝玉还是心软了。操。演死人就演一把吧。又不是真死。

王宝玉终于喊道:“导演。我拍。最好将我拍得壮烈一些。”

导演转怒为喜。转身问道:“你想好了。”

“嗯。想好了。”

“小同志。你的觉悟太高了。这样吧。我按躺棺材的红包发给你。”导演说道。

晕死。原來拍电视不同的死法红包还不一样。只听导演高兴的又开始张罗。吩咐道:“那就给这个小伙子多放几个血袋。嗯。安排所有日本兵都向他开枪吧。一定要拍的壮烈一些。”

这他娘也不是壮烈。分明就是惨烈。王宝玉沒有讨价还价。任凭道具又用胶布给他粘上了几个血袋。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交代如何正确使用。然后。王宝玉调整精神。迈开大步。上场了。玉树临风。斗志昂扬。立刻引來围观学生的叫好之声还有很多女孩青睐的目光。

剧组折腾了这么长时间。还是吸引了不少校外人员驻足看热闹。还有一辆沒有牌照的小面包。就停在不远处。车窗紧闭。

“巴嘎。花姑娘的干活。死拉死拉的哟。”一名“日本鬼子”举着枪。直接抵在一名穿着水蓝短襟。藏黑裙子。白袜黑方口皮鞋的女学生鼓囊囊的胸脯上。

女学生不屈的挺了挺胸膛。骂道:“呸。头可断。血可流。祖国江山一寸不可丢。”

“巴嘎。”这名“日本鬼子”骂了一句。挥动长枪。一下打在女学生的脸上。女学生同时咬破口中的血袋。一口鲜血喷射而出。

“狗日的鬼子。不许欺负女生。”王宝玉扮演的热血男生。提着长袍上前挡在女生们的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