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45 中枪

1545 中枪

“日本鬼子”们一阵狞笑,不屑道:“巴嘎,你是什么**的干活,”

“操,我是你爷爷,是你祖宗,狗日的,当初我怎么不小心留下了你们这帮坏种,早知道老子就喷到墙上,直接渴死你们,”王宝玉入了戏,口无遮拦的大骂道,

在场的人无不暴汗,这骂得也太离谱了吧,

“要不要叫停,”剧务不安的问了导演一句,

导演正看得津津有味,摆摆手示意不用管,后期是要配音的,不会用王宝玉这些台词,完全可以翻译成,你们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天理难容,这些血债人民将铭记心上,滚出我中华大门,

看差不多了,导演一挥手,吩咐道:“集中火力,向他开枪,”

日本兵们立刻站成一片,举起了长枪,拉动枪栓,王宝玉正骂得过瘾,忽然听到一阵砰砰乱响,他立刻装出双手乱晃的姿势,暗中撕破血袋,顺势就要倒在地上,

日本兵的枪都是假的,可是,王宝玉突然觉得右肩一阵剧痛,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立刻仰面躺在地上,右臂再也抬不起來了,王宝玉全身是血,脸色苍白,双目紧闭,看上去就跟真的死了一模一样,

“小伙子很入戏,不错,”导演赞了一句,四周立刻响起來一片热烈的掌声,一次成功,

“王老师,多谢贵校的配合,”由于高兴,导演主动和徐老师过來握手致谢,

“也感谢导演给了我们学生这么一次宝贵实习机会,其实我姓徐,”徐老师解释道,

“姓什么都一样,”导演喜滋滋的说道:“关键是尽好自己的职责,好了,各部门注意,准备收工了,”

大家兴高采烈的终于长舒了一口气,忽然有人发现地上的王宝玉呼哧哧的直喘粗气,额头也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,

剧务走了过去,轻声道:“这位小同志,已经拍完了,可以起來了,这天也能热出一头汗,”

“可是,我的手好像动不了了,”王宝玉无比痛苦的说道,

剧务这才发现,王宝玉右肩依然在汩汩的冒血,不对呀,血袋还能有这持续效果,不由疑惑的用手一摸,放到鼻子底下一下一闻,立刻脸色就变了,妈呀,这可是货真价实的人体血液啊,

惊慌失措的剧务踉跄起身,嘴里喊道:“导演,导演,有人受伤了,”

人群立刻围了上去,很快就确定了一点,那就是,王宝玉真的中枪了,导演一看也傻了眼,急咧咧的说道:“喊我有什么用,快点叫救护车啊,”

悄然而至的小面包又悄悄的开走了,沒有任何人注意到,剧组哪里还顾得上其他,连忙打电话报了警,导演则直呼倒霉,皱着眉头背着手不停的來回走动,平川市公安局的警员们,一听说发生了枪击案,第一时间就赶到了现场,

“哥,你可要坚持住啊,”小月已经哭成了泪人,又不敢触摸到王宝玉,坐在地上只是知道哭,

“我命硬,沒事儿,”王宝玉哆嗦着嘴唇答道,此刻已经感觉有些冷,大概是衣着单薄外加失血过多,

很快王宝玉被抬上了救护车,再次被送到了第一人民医院,经过外科医生的一阵忙碌,从王宝玉的右肩处,取出了一枚子弹头,

枪击案立刻轰动了全市,市委市政府为此紧急召开了会议,责成市公安局,无论如何也要查到真凶,持枪的歹徒对市民的安全造成了极大的威胁,

躺在病**的王宝玉,右肩缠着纱布,倒是显得很壮烈,不过,他一阵后怕,很显然,这枚子弹打偏了,如果打在胸口别的地方,自己怕是真的要壮烈了,估计也能得个因公殉职的荣誉,

为了保护王宝玉的安全,公安局在医院的病房前增设了警力,还下了死令,拒绝任何人的探视,刘玉玲、王琳琳等人担忧的來了好几次,都沒能进的去,个个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无能为力,

快到傍晚的时候,范金强终于出现,他一脸凝重,枪击案让他觉得肩头的担子格外的沉重,

“兄弟,说说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,”范金强坐在床边,满脸的忧色,

“就是拍戏呗,”

“我是说中枪时候的情况,”范金强面色凝重的又问道,

王宝玉将今天拍戏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了一遍,只要能想到的细节全都说了,范金强皱着眉分析道:“我们调出了学校的监控,初步判定,持枪嫌犯就坐在一辆沒有牌子的小面包车里,借着当时的剧情,向你开了枪,”

“怎么沒听到枪声啊,”王宝玉愣愣的问道,

“这个很简单,枪上安装了消音器,而且当时声音比较嘈杂,即使真有枪声也能掩盖,”范金强道,

“范大哥,你不要这模样好不好,跟多严重似的,说不定就是个误会,”王宝玉一直沒见范金强露一点笑容,心里越发沒底,

“兄弟,说句实话,你现在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麻烦,同时这也是对我们公安部门的严酷考验,”范金强如实说道,

“范大哥,你可以一定要想办法保证我的安全啊,这是谁啊,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杀我,我岂不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啦,”王宝玉一只手扯着范金强的衣服,苦着脸哀求道,

“兄弟,你的案子一向都不好查,关键是你得罪的人很多,”范金强道,

“可是能搞到枪的人并不多,”王宝玉道,

“照这个情形看來,最有嫌疑向你开枪的,应该是丧心病狂的毒贩子,但其他人我们也会细细的查,”范金强道,

“毒贩子,”

“可能是,”范金强激动的站起身來,将拳头使劲砸在床头的小桌子上,面色凝重的说道:“如果真是毒贩所为,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他们,一定将他们全部绳之以法,接受法律的制裁,”

范金强深受毒贩子迫害,差点命丧黄泉,甚至还感染毒瘾,身体状况一度很差,如今死里逃生,那同毒贩就是水火不容,不亲手枪毙他们都难消心头之恨,此次借调市公安局,也是为了全力配合市公安部门,一举摧毁平川市贩毒团伙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