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52 治口吃

第四卷虎落平川 1552 治口吃

这,猴子显得很郁闷,天天出去喝酒的人都有,隔三差五的出去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儿,什么叫突然去喝酒,怎么自己喝酒就有了嫌疑,

高福尔抢先答道:“干,干了一夏,夏天,放,放松……”

耿副院长皱着眉头,不耐烦的打断高福尔的话,指着猴子说道:“还是你來回答。

“高福尔说的就是实情,平日辅导班离不开人,不是这问題就那问題,这不学生高考,辅导老师也都放假了,我们哥俩就是出去随意庆贺了下。”猴子战战兢兢的答道,

“去哪里喝的酒,有什么证据。”耿副院长追问道,

“是一个小店,名叫东來顺,吃得是羊肉串。”猴子道,

“还,还有羊,腰子、羊鞭……”高福尔又插话,

耿副院长懒得搭理他,扭头吩咐道:“去查一下,那晚这两个人是否在那里喝过酒。”

“嘿嘿,沒事儿了。”猴子稍感轻松的对高福尔小声说道,

“就,就是,我吃,吃了好几,几串羊鞭,老,老板肯定,记得我。”高福尔自信的说道,

“那是太贵,卖不出去,忽悠你的,一提这茬我还忘了,老板说羊鞭治口吃你也信,看着就不新鲜,我一口沒吃。”猴子鄙夷的说道,

“嘿嘿,好,好吃,就行。”

“肃静,不许交头接耳。”耿副院长冷声制止二人,以防互相“串供”,

两名公安干警很快就去了东來顺饭店,不过,查到的结果却让猴子和高福尔差点昏倒,郁闷的发狂,小店老板竟然说,对二人沒有印象,

“什,什么,吃,吃了一,一,一”高福尔急了,涨红了脸,大声嚷嚷,更说不出话來了,

“对,我们吃了一百多块钱的,麻烦这两位警察同志再去问问,把我们的体型外貌好好跟她说说。”猴子也快哭了,

“老板还说那天根本沒有开门。”干警冷声说道,

“鬼,鬼打墙。”高福尔一下子愣住,

还说猴子反应快,不满的吼道:“肯定是伪证,肯定是。”

“不要再演戏了,赶紧交代问題,试卷究竟从哪里來的,为什么要传播。”耿院长厉声问道,

“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猴子急的哭了起來,

“哭,哭个屁,真,真,不知道。”高福尔横着小眼睛,费力的说道,

耿副院长翻來覆去又问了几遍,猴子只是哭,高福尔也是结结巴巴的反复说不知道,并沒有什么新的突破,

“先将两个人拘留,找时间继续审讯,一定要把这件事儿查个清楚。”耿副院长道,

猴子和高福尔就这样被拘留了,专案组继续顺藤摸瓜,很快就查到了王宝玉,谁让王宝玉是猴子的同学呢,还是上级主管部门的领导,而且带有照片风波的报纸,不少家里都还沒扔掉,

王宝玉被传唤到公安局,接受专案组的问讯,在场的不但有省里來的领导,王一夫、严昊升和范金强、杨木等人都在场,

王宝玉倒也不怎么紧张了,被传唤的次数太多了,习以为常,于是大咧咧的坐下,听天由命吧,

“王副局长,金榜培训泄露了试卷,这一点已经查清,你作为主管领导,对这件事儿是怎么看的。”耿副院长看似平静的问道,眼神中却带着冷冷的威严,

“不管怎么说,试卷被泄露,我作为主管部门的领导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,请求组织对我进行严厉的处分,但是在此之前,我要强调两点,第一,这件事儿我根本不知情,也从來沒有任何形式的接触试卷;第二,以我对金榜培训的了解,他们根本不会做这种事儿,而且,他们也沒本事儿能搞到试卷,金榜培训是靠的口碑起來的,这点可以向学生和家长求证。”王宝玉不卑不亢的说道,

“你怎么能确定他们搞不到试卷,事实明明摆在面前,你以为他们什么事情都会事先向你报告。”耿副院长质问道,

“那金榜培训泄露试卷的动机是什么,那不是傻子吗,有这种本事儿,他还不如暗地泄露给前來培训的学生,还能多赚不少钱呢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的反问道,

“我正想问你,你跟金榜的候经理是同学,他为什么要泄露试卷啊。”耿副院长俨然一副法官的架势,而且还带着欲加之罪的语气,

“耿副院长,我跟候经理是同学不假,但是,我绝对不会包庇他,我认为,不能凭着现有的所谓证据,就判定这件事儿是金榜培训所为,这样太过武断,还是应该详细查清楚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你是审案还是我是审案,莫名其妙。”耿副院长道,

“小王,注意你说话的语气。”王一夫不禁皱眉提醒道,

杨木也插嘴道:“对,要积极配合组织上的调查,不能闹情绪。”

范金强早就感觉这其中有问題,只是自己人微言轻,不便多说话,再加上自己跟王宝玉关系熟,此时说话反而起到相反的作用,

“我不是闹情绪,而是就事论事,谁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儿,此事发生后,金榜培训不仅沒有得到任何利益,两位投资人还受到了连累,这个饭碗能不能保住都很难说,甚至我们招生办的电话都被学生及家长打爆了,他们认为重新考试影响了学生的情绪和正常发挥,要我们对此事负责,我想试问在座的各位,谁会闲的沒事儿,给自己找这么大的麻烦。”王宝玉皱眉道,

“那得看背后是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。”耿副院长不屑的说道,接着又问:“自从考卷來了之后,你都在做什么。”

“我还能做什么,开车上班下班,晚上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,看电视睡觉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,

“从沒在工作外时间外出过,年纪轻轻竟然沒有一点社交活动。”耿副院长嘴角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,显然觉得这个理由很牵强,

“命比娱乐更重要,我怕一出门就被毒贩子给打死。”王宝玉哼道,

“王副局长怎么跟毒贩子扯上了。”耿副院长并不了解情况,很吃惊的问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