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53 调查小饭店

1553 调查小饭店

“耿副院长,我认为小王说得是真的,前段时间,他被毒贩子用枪打伤了右臂,我们公安部门提醒过他要注意个人安全,最好取消一切个人行动。”严昊升在王一夫的眼神示意下,难得也帮王宝玉说了一句话,

“确实是这样的,王副局长在富宁县期间,帮忙提供线索,一举捣毁了富宁县的特大贩毒团伙,首犯逃到了市里,应该对王副局长怀恨在心,伺机报复。”范金强也解释道,

“这么说,王副局长还是个英雄。”耿副院长嘲讽道,又说:“事情一码归一码,功不能抵过,我建议,先停止王副局长所兼的招生办主任一职。”

“事实还沒有清楚。”王一夫迟疑的提出了自己的建议,

“教育事业來不得半点含糊。”耿副院长说话更是不含糊,

杨木倒是有些窃喜,王宝玉手里捏着自己有小三和私生子的把柄,早点干下去,也少了许多担忧,连忙唯唯诺诺的答应道:“我们回去就向组织部门建议。”

几天后,王宝玉的招生办主任一职就被撤了,好在保留了副局长一职,但是沒有什么主管内容,整天游手好闲,无事可做,甄优美因为同样在接受调查,因此,招生办主任的职务就这样空了出來,

“小王,都是上级的压力,等事情查清楚了,我一定保你官复原职。”杨木假惺惺的安慰道,

“无官一身轻,我就抓好基金会就是了。”王宝玉故作轻松的说道,

“那个办公室你呆习惯了,还留给你。”杨木道,

“谢了,这也算是对我的格外照顾吧。”王宝玉沒好气的说道,

“局里的办公室紧张,其实那里也不错,靠边,视野开阔。”杨木道,

“沒事儿我就先回去了。”王宝玉不想搭理杨木这个老油条,要不是自己掐着他的把柄,怕是连这个沒啥权力的副局长也保不住,

來到代萌的屋里,这家伙生怕王宝玉抢了她的工作,开口便道:“局里那么多事,你非要盯上基金会干嘛。”

“正好监督你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我不是每周都给你写工作报告啊,不用监督。”王宝玉在基金会的这段日子,代萌工作更加努力了,一点都不让王宝玉插手,以防被下岗,

王宝玉其实也无心工作,懒得和代萌一般见识,无非就是每天喝茶看报,其实心里最挂牵的还是事实的真相,

却说市公安局那边,对猴子和高福尔又提审了几次,两个人根本就不承认,但事实摆在面前,再拖下去,怕是要被移交检察院,强行起诉了,

王宝玉虽然丢了个官职,心情不爽,但是,猴子好歹也是自己的同学,高福尔也对自己有情有义,他还是想把二人救出來,不能蒙受这种不白之冤,

范金强冒着违反纪律的危险,在一个小饭店里跟王宝玉见了面,王宝玉打听猴子跟高福尔的情况,范金强皱眉道:“最近审讯的力度越來越大,那个高福尔还挺是个爷们儿,猴子可能就要挺不住了。”

“用刑啦。”王宝玉惊讶的问道,

“怎么可能,不过如此反复审讯也是对人意志的极大磨练,一般人都扛不住。”范金强叹息道,

“这不是制造冤案吗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这事儿我也帮不上忙,只是辅助审案而已,不难看出,那个耿副院长是急于出结果,谁的话也听不进去。”范金强无奈道,

“范大哥,你说说,怎么才能救他们两个,现在还有什么关系可以插手此事。”王宝玉着急的问道,

“谁敢插手,省公安厅都对此事高度重视,要求彻查,谁插手就得沾一身腥,其实,这个案子的关键在乎,那个叫做东來顺的小饭店,根本不承认两个人去吃过饭,我看老板娘眼神躲闪,似有隐情,如果从她那里找到突破口,这件事儿就好办。”范金强道,又补充了一句:“耿副院长不同意对其进行深入讯问,我们也沒办法。”

“大哥,我敬你一杯,先保证我那两个兄弟,能吃上饭。”王宝玉凝重的举杯道,

“放心吧,到了市局,犯罪嫌疑人的权利还是有保障的。”范金强道,

“有大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还有个消息,因为毒贩过于猖獗,市局成立了缉毒大队,正式调我进入市局,担任缉毒大队的大队长,专门负责缉毒工作,你同学的事情,我怕是再也插不上手了。”范金强道,

“恭喜大哥高升,小叶咋办,不跟着一块过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她那边工作很忙,老妈又不习惯住城里,暂时先两地分居吧。”范金强道,

“她能憋的住,别再整出个红杏出墙,别怪兄弟沒提醒你。”王宝玉一脸坏笑的说道,

“瞧不起大哥,每次回去,都把她喂得饱饱的。”范金强非常自信的说道,

“有的人胃口大,说不定饿的也快。”王宝玉不怀好意的挑拨道,

“女人除了那事儿,还有钱牵制着呢,现在旅行社的生意好的很,小叶的工资见天涨,哪有精力再去爬墙头啊。”范金强幸灾乐祸的说道,

两个人一阵哈哈大笑,王宝玉的心情放松了一些,一边跟范金强喝酒,一边琢磨着如何救出猴子和高福尔,他觉得范金强说得对,这个东來顺饭店才是核心,应该就从这个老板娘入手,

离开范金强,王宝玉直接开车去了东來顺饭店,小饭店并不大,藏蓝色的牌匾和上面看不懂的少数民族文字,显示这里是一家清真饭店,

一个戴着帽子的新疆男子,正在翻烤着羊肉串,嘴里还不断吆喝着:“新疆羊肉串,吃了忘不了。”

王宝玉走进屋,里面同样很简陋,只有一桌吃饭的,买卖并不兴隆,一个足有二百斤的超胖的老板娘,沉重的步伐几乎都能让屋顶落下灰尘,看见來了客人,赶紧凑了过來热情的问道:“这位帅哥,想吃点什么。”

“先來二十个肉串吧,多放点辣椒。”王宝玉道,同时仔细打量着这个女人,一看就是汉族,小眼睛很亮,整个人倒也显得很精明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