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57 少见的痴情

1557 少见的痴情

一切收拾妥当,王宝玉眼珠滴溜溜的转,问道:“小夏,明天就要启程了,今晚是不是开恩乐呵一下啊。”

“好吧,你说吧,玩什么游戏。”夏一达正处在回家的兴奋之中,满口答应道,

“不如玩造小孩的游戏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

夏一达红着脸嗔道:“除非你装成女人,本姑娘这些天又开始讨厌男人了。”

王宝玉断然拒绝,咋说自己也是堂堂七尺男儿,装娘们太憋闷,夏一达摊手道:“那就沒办法了,一会儿好好睡觉吧。”

王宝玉也只能作罢,洗漱完毕,跟夏一达上床睡觉了,夏一达睡觉快,很快就传來了鼾声,王宝玉睡不着,又拿起望远镜,四处寻找稀罕的景色,

饶安妮不在家,其他的人家他又不感兴趣,最终,还是锁定了对面的邱佐权,邱佐权正在逗儿子玩,吕楠贴着面膜在屋子里走來走去,也不知道哪个话題谈不拢,两个人似乎吵了起來,

两口子沒有不吵架的,王宝玉却盼望着他们能越吵越凶,最好动手才好,哈哈,还真是事随人愿,邱佐权和吕楠情绪越來越激烈,还真的动起手來,邱佐权看着吕楠的面膜來气,上來动手就扯了下來,

“还击,最好把邱佐权的脸抓花了。”王宝玉激动的暗自为他们加油,

紧接着,邱佐权一巴掌就打在吕楠的脸上,而吕楠毫不示弱,也过來揪住邱佐权的头发,一把沒抓着,顺势就去抓邱佐权的脸,

邱佐权摆头躲开,一只手就冲着吕楠的胸前抓去,结果可想而知,邱艳的睡衣滑落,露出了两个雪白的发面馒头,嘿嘿,蛮有型的,不过王宝玉还迅速捕捉到一点显著特征,在吕楠白皙的胸口上,有一颗很清晰的黑痣,碧玉微瑕,更让人浮想联翩,

从相学上说,有这种痣的女人容易出轨,看來,吕楠肯定不是什么好女人,不知道给邱佐权戴了多少绿莹莹的帽子,

王宝玉正看得过瘾,两个人突然休战了,原因则是孩子哭了起來,小男孩胖脸上满是泪水,穿着睡衣抱着小枕头可怜兮兮的倚在门框上,可见,生活在这种家庭里,对孩子的成长会造成多么不好的影响,

吕楠心疼孩子,弯腰抱着他,冲着邱佐权呸了一下便离开了客厅,邱佐权则郁闷的坐在沙发上抽烟,看了一场好戏的王宝玉,心情格外高兴,跳上床沒多久就睡着了,

第二天上午,王宝玉去银行取了些钱,又回家收拾了东西,然后敲开了李可人的房门,

最近李可人对艺术的创作已经到了疯狂的程度,似乎对一切都不管不问,就连做饭也很糊弄,连肉都不放,更是经常忘记放盐,王宝玉只能当做清肠胃,不好多说什么,

“大姐,我要出趟差,大概半个月吧。”王宝玉道,

李可人随口嗯了一声,并沒有停下手中的画笔,王宝玉只能苦笑艺术家都是疯子,转身出门,

“小孩,你等等。”李可人忽然喊道,

“大姐,啥事儿啊。”王宝玉转头问道,

“你刚才说什么。”李可人问道,

王宝玉一脸无奈的说道:“大姐,我要出差,大概半个月才能回來。”

“去哪儿啊。”李可人关心的问道,

“边疆。”

“拿着我的相机,遇到好的景色,帮我拍下來。”李可人说着,过去拿來了相机,又说:“先别急着走,看看我这幅画怎么样。”

王宝玉只好又进屋,端详着李可人画的长卷,画的名字叫做《人生》,上面人物众多,看内容却是一个人的人生成长经历,从呀呀学语的孩子,到意气风发的少年,再到青年娶妻生子,中年事业腾飞,老年落寞伤感,

“大姐,这幅画真是大作,寓意深刻,发人深省。”王宝玉不由的赞道,看起來,李可人的艺术创作,真是迈上了一个大大的台阶,

“你不觉得这个人看着眼熟吗。”李可人指着画上的青年人笑问道,

王宝玉顺着李可人的手指认真一看,顿时惊愕道:“大姐,你画的是我啊。”

“是你,也不是你,人生就是这样,不知道从哪里來,更不知道去向哪里。”李可人也能整出一句富有禅机的话來,

“嘿嘿,大姐,这后面还是要改改,我可不想老了这么孤独,画上一个老太太,再画上夕阳,我们两个在看夕阳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你要是用情不专,老了就是这个下场。”李可人点拨道,

“大姐,这是啥意思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昨天小曼给我打电话了,说你的心思不在她身上,你们才分手的。”李可人道,

“我好长时间沒和她联系了,她怎么给你打不给我打。”王宝玉这才想起來,自从自己陷入考題泄露事件之后,程雪曼又在王宝玉的世界里蒸发了,对此,王宝玉早已经习以为常,也不在乎,想让她回來很容易,等哪天自己发达了,说不定还会在家门口楚楚动人的等着自己呢,

“你看你,现在哪个年轻人不是整天打电话发短信,网上还有个消息说,一个小青年一个月给女朋友发了几千条短信呢,这才叫热恋,你说这几千条怎么发的呢,还不得把手指头都累断啊。”李可人不解的问道,

“可是我都和她沒什么关系了,还经常联系不是显得更不好嘛。”王宝玉皱眉说道,总觉得自己和程雪曼的关系有些奇怪,分分合合,沒有止境,

想对程雪曼付出真心的时候,程雪曼却总是若即若离,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甚至还有些不甘心,大概觉得外面的世界还会有更好的,而等自己真的打算退出,她却接连出击,铺天盖地袭來的柔情,王宝玉都不知道如何去拒绝,

“所以说你心里根本沒有人家,小曼还挺伤心呢,现在难得有如此痴情的女孩。”李可人感叹的说道,

“去个屁的,她那是瞎说。”王宝玉恼道,硬生生把“你要喜欢,干脆留着当儿媳妇算了”这句话憋会肚子里,如果李可人知道程雪曼和吕云天私下的事情,肯定会大发雷霆,在感情方面,李可人还是属于那种保守完美型的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