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58 偶遇

1558 偶遇

“都说出差就是寻花问柳,你可老实点。”李可人又说道,

“好了大姐,亲大姐,别唠叨了,我走了,拜拜。”王宝玉拿着相机,一溜烟的跑了,

“慢点儿,别摔坏了相机。”

王宝玉打车接上夏一达,简单吃了点饭,便匆忙赶往火车站,还好,买了两张卧铺,虽然都是上铺,总好过沒有,

要去夏一达的老家新疆,必须从厩换车,而从这里到厩,也要明天早上才能到,这还是王宝玉第一次出远门,也是第一次坐卧铺,

放好东西后,王宝玉跟夏一达就坐在过道的小凳子上,一边欣赏着窗外的美景一边吃东西,王宝玉终于明白坐长途的人为什么都拿很多东西,火车上太闷,只能吃东西了,

好在王宝玉的对面是个绝色美女,这让枯燥的旅途充满了乐趣,夏一达的美貌依旧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,过道里不停有人穿梭,为的就是能看上夏一达一眼,

“小夏,娶你这种媳妇,真让人不放心啊。”王宝玉打趣道,

“嫁给你才不放心呢。”夏一达翻着眼皮道,

“男人风流,英雄本色,女人出轨,那是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

“行了,说话小声点,來,吃个苹果。”夏一达谨慎的打量着四周,随手递过來一个苹果,

王宝玉吃苹果看着窗外,随着列车越走越远,窗外的风景也是越來越绿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有了一种背井离乡的感觉,仿佛这一去就回不來一样,

“臭小子,怎么不说话了。”夏一达见王宝玉表情忧郁,好奇的问道,

“从沒离家这么远,总感觉一切都是那么陌生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你就是村里來的,沒见过大世面,外面的世界很精彩。”夏一达轻笑道,

“外面的世界也很无奈。”王宝玉随口道,

“我依然在那里等着你。”夏一达道,

“嘿嘿,我们就别说歌词了,小夏,纪委那边有什么动静啊。”王宝玉嘿嘿笑着,低声问道,

“不谈工作,我累了,上去睡会。”夏一达不悦的白了王宝玉一眼,好容易放松回家,谈什么工作,

动不动就急眼,真难伺候,王宝玉无奈又无聊,旅途遥远,只能脱掉鞋子也上去躺会,火车卧铺的上铺还真是考验人,几乎都是用爬的,想要坐起來沒门,

王宝玉躺着无聊,眼皮渐渐打架,不一会儿便睡着了,似乎刚睡着,别有人轻轻推了他一下,小偷王宝玉机警的睁开眼睛,却正看见夏一达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,

“干嘛,这么挤你咋爬上來的。”王宝玉惊讶的环顾四周,又看看中铺,说道:“快下去,不怕压塌了砸死人啊。”

“嘘,小声点。”夏一达趴在王宝玉身上,柔情说道:“昨晚你想玩游戏,我拒绝了你,现在就补上吧。”

“嘿嘿,真贤惠,又想出來什么好玩的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就玩偶遇,当咱俩不认识,在火车上第一次见面便互相有了感觉,偷偷做起那事儿來。”夏一达红着脸说道,

啥,太疯狂了吧,王宝玉惊讶的瞪大眼珠子,这可是火车上啊,怎么还有心思做那个,连忙摇头否决,“不行,万一让人看到丢死人。”

“你看看他们都睡着了。”夏一达轻轻指着周围,王宝玉看去,还真是都睡了,过道也沒有一个人,不由动了心思,

“那咱小心点,盖上被子。”王宝玉试探的说道,

于是两人钻进被子里刺激异常,刚开始王宝玉还挺压抑,后來便放开了,动作也开始加大,夏一达醉眼迷离,格外迷人,

正当两人酣畅淋漓的时候,王宝玉一回头,立刻吓了一跳,下面站满了人,大家有的看热闹,有的看风景,更多的是鄙夷和不屑,对着二人指指点点,

“接着來啊,有人围观才够刺激。”夏一达红着小脸说了一句让王宝玉崩溃的话,

“臭不要脸的狗男女。”

“拉出去枪毙。”

“凌迟处死。”

夏一达不知廉耻的话激怒了众人,大家上來就扯掉了盖在两人身上的被子,看见什么东西就拿过來砸,王宝玉连忙光着身子抱紧夏一达不让她受到伤害,突然一个臭鸡蛋砸了过來,立刻一股刺鼻的气味传來,熏得人几乎快晕掉了,

王宝玉呛得咳嗽了几声,猛地睁开眼,却原來是个梦,夏一达正安稳的在对面沉睡,操,都怪你这个变态,做梦都跟着你受连累,

王宝玉恼火的冲着熟睡中的夏一达挥挥拳头,但感觉还是不大对劲,臭鸡蛋的味道依然新鲜,和梦中的一个味道,

王宝玉抽着鼻子寻找臭源,终于确定是自己下面中铺上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,只见他光脚仰面大睡,鼾声震天,

“操,这味道赶上浓硫酸了,也他娘不注意点。”王宝玉瞪着眼睛骂道,

夏一达睡得快,却也警醒,听见王宝玉说话,便示意他下床,到了一个稍远处坐下,说道:“宝玉,出门在外别惹麻烦,咱们换个地方就是。”

呼噜声和臭脚丫子味沒了,王宝玉却看到了一片白晃晃的肚皮,一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,正四仰八叉的睡着,还热的撩起了碎花衣服,

“嘿嘿,爱看你就看吧。”夏一达不以为然的笑道,

“不看,再看刚才的东西就得吐了。”王宝玉厌恶的转过头去,是真的不想看,

见周围的人看书的看书,睡觉的睡觉,夏一达小声道:“宝玉,纪委最近在暗中调查邱佐权呢。”

“说好了不谈工作。”王宝玉沒心情听,

“我还不了解你,说这个你才能精神振奋。”

“嘿嘿,最好把他给撤了才解恨。”王宝玉道,又问:“他犯了什么事儿啊。”

“说是有受贿嫌疑,但我看是他得罪了阮市长,前几天开会,阮市长还说呢,有些领导干部,仗着手中的权力,买官卖官。”夏一达小声道,

“这也沒说他啊。”

“教育局新上來的招生办主任,是他以前的一个下属,只是给他开过几年车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作为组织部门,你爸也是工作不尽职啊。”王宝玉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