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62 实在人

1562 实在人

“小玫,龙非凡物,不落寻常人家,我虽然不懂看相,却见小王仪表不凡,将來必有大出息,送给小王正合适。”余言坚持道,

王宝玉在余言的口中,听出一些石头小龙不吉利的意思,不禁一阵皱眉,濮玫显然对他男人有些忌惮,只好忍痛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宝玉,那你就收下吧,不成敬意。”

见濮玫这么说,王宝玉只好将小石龙收下,小心放进了自己的包里,余言工作很忙,说下午还有事情要处理,又陪了几杯,便匆匆上班去了,

濮玫到底还是将王宝玉叫到了一边,王宝玉嘿嘿笑道:“濮姐,要不我把那玩意再给你,你偷偷藏起來就行呗。”

濮玫摇摇头,小声的解释道:“宝玉,你别多想,自从拿回这个小石龙之后,我家男人几次升职的机会都错过了,他前几天找人算命,说是家里不应该有龙,他镇不住,所以才会出差错,他也看出其中有点文物价值,又不舍得扔,所以才转送给你。”

“要是我也镇不住,给我带來灾难咋办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问道,

“你要是舍得可以再送给别人嘛。”濮玫道,

“姐姐摸过的东西我可舍不得送人,不过像姐夫这样的大领导也迷信。”王宝玉颇感费解的问道,

“迷信的人多着呢,这小龙是你给我的,现在算是物归原主了,要这么说起來,还真是缘分,唉,可惜我命不该拥有此物啊。”濮玫颇感惋惜,

王宝玉也沒勉强,果断的收下,既然濮玫的男人不喜欢,自然不能强加于人,因此影响了夫妻关系,肯定就是得不偿失,

隔一会儿濮玫就要去喂奶,这让王宝玉和夏一达都深感不便,于是,两个人便说要回火车站,

小保姆热情的张罗道:“大哥,几点的火车啊,咱们这里离火车站很近,不用着急,去那么早干嘛,黑压压的全是人。”

“下次有机会再來。”王宝玉实在不知道跟这个有点喧宾夺主的小保姆说些什么,

濮玫已经换好服装,吩咐道:“你快去看着点孩子,上次就翻过身子趴着睡的,多危险啊,对了,醒了后给他榨点新鲜果汁,一定要兑两倍的水啊,这时候太小,不能喝浓度过高的。”

“大姐,一个大苹果榨不了多少汁,多浪费啊,在我们那疙瘩,都是嚼嚼喂的。”小保姆心疼的说道,

“不行,不卫生。”濮玫说着便和王宝玉夏一达出门了,小保姆门口还张罗道:“大哥,大姐,拿两瓶饮料路上喝呗,省的还再花钱。”

……

路上濮玫无奈的说道:“这小华是迄今为止让我最满意也让我最头疼的保姆。”

“还是最放心的吧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道,小华长相一般,肯定不会和余言发生点什么,女人为家庭找保姆,这个恐怕是最优先考虑的条件,

“哈哈,臭小子,数你眼最尖,我要是像小夏那么漂亮,还怕老公花心啊。”濮玫哈哈笑道,

说话间,三人再次來到火车站,依依不舍的分别,

“王宝玉,你还真行啊,到哪儿都不空手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人家给就收着呗,回去送给你了。”王宝玉大方的说道,

“我才不要呢,破石头也不值钱。”夏一达不知内情,还以为小石龙是个蠢物,放在屋里怕都觉得碍事,

闲來无事,王宝玉便拿出那个小石龙,仔细研究着,上面虽然布满了坑坑洼洼,雕琢简单,但造型却是活灵活现,大有张牙舞爪腾飞之势,可能真像自己猜测的那样,这个东西可能当初就是个半成品,要不这龙爪子怎么连在一起,就跟鸭蹼似的,

等车很无聊,再加上王宝玉判断这东西应该不会很值钱,索性拿出指甲刀,在小石龙身上又划又蹭,给小龙“修指甲”,

夏一达对王宝玉的举动,很是不屑,眯着眼睛小憩,王宝玉划着划着,突然听见声音有些不对,眼前一亮,差点惊呼出声,

就在一处划得较深之处,王宝玉看到了一抹青色,上次在隋凤奎的家里,他已经有了见识,隋凤奎家的那块石头,就有一处是青色的,这说明什么,说明这是一块玉,

天啊,原來这条小石龙,只是表面是一层石灰质的东西,里面竟然是一条玉龙,可叹余言还自称懂得古文化,到底是好东西不落无宝之地,

王宝玉的心情异常兴奋,要知道,如果这是一条玉龙,那么它的价值怕是不可估量,也怪自己当初沒长脑子,堂堂的女真地下行宫,怎么可能有不值钱的东西呢,

夏一达睁眼看见王宝玉的呆样,不禁好奇的凑过來问道:“臭小子,丢魂了啊。”

“沒事儿。”王宝玉连忙回过神來,嘘乎道:“我刚才恍惚中,好像跟这条小龙融为了一体,飞上了九天。”

“狗屁,瞎忽悠。”夏一达根本不信,却也拿过小石龙打量了一番,并沒发现这东西有什么稀奇的,

王宝玉到底年轻,还是犯了大忌,怎么可以在候车室这种鱼龙混杂的公众场合展示这种稀罕之物,就在他摆弄小石龙的时候,不远处的一个衣着普通的中年男人,却在悄悄的打量着他的一举一动,眼中露出了贪婪之色,

晚上八点,王宝玉和夏一达又登上了火车,与此同时,那个中年男人也默不作声的跟上了火车,只是这一切,王宝玉和夏一达并沒有发觉,

“小夏,你晚上有铺睡,我可要遭罪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白天可以换你,去我家是你的荣幸,遭点罪也能表达诚意。”夏一达笑道,如果不是卧铺车管得严,她倒是不介意王宝玉跟他挤在一张铺上睡,

“你估计你妈能相中我吗。”王宝玉坏笑着问道,

“应该不会吧,你长得太矮了。”夏一达半真半假的说道,

“那又怎么了,拿破仑比我还矮呢。”王宝玉恼羞道,

“关键你一看就不是老实男人,我妈肯定不放心的。”夏一达继续无情大打击王宝玉,

“你倒是早说啊,我还不想去呢。”王宝玉瞪着眼睛道,

“现在回去也不晚啊。”

“你以为老子不敢啊。”王宝玉起身就要下车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