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63 维族少女

1563 维族少女

“嘿嘿,逗你玩呢,瞧你那熊样,一点心胸都沒有,放心,我妈会喜欢你的。”夏一达嘿嘿笑着又把王宝玉给拉了回來,

王宝玉当然也不是真生气,他逗夏一达才是真的,两人随便吃了点东西,就到了卧铺车熄灯的时间,夏一达打着哈欠回卧铺休息去了,而王宝玉只好郁闷的回到自己的座位,只做了十分钟就觉得累的腰酸,漫长的旅程可怎么熬啊,放眼望去,哪里都是人,车厢内空气都觉得很污浊,还真觉得挺郁闷的,

不过,王宝玉很快就找到了乐子,就在他的对面,一位打盹的女孩醒了过來,她拉开蒙在脸上的衣服,睁开大大的双眼,暂时还沒有适应车厢内的光线,

然而王宝玉的眼睛却亮了,美女啊,沿途就有如此美色,真不知道到了夏一达的家乡,该是怎样的百花盛开,坐在王宝玉对面的正是一位典型的维族少女,身穿传统的民族服装,还用纱巾包着头,大眼睛高鼻梁,深陷下去的眼睛忽闪闪的,带动长长的睫毛刷过一道又一道的电波,让人心动的同时也感受到了热情和单纯,

王宝玉将自己的包放在身侧,找了个话題问道:“小姑娘,你穿这么多,不热吗。”

维族小姑娘脸一红,理解错了王宝玉话里的意思,羞赧的说道:“不热,这是我们民族习惯。”

“嘿嘿,我女朋友就是维族的,不过她可是大方多了,什么都敢穿。”王宝玉又搭讪道,

“那些出去久了的,都变了不少。”小姑娘道,

“你这是去哪里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我,我回家,去京城看病。”小姑娘犹豫道,大概觉得王宝玉不是什么坏人,也沒隐瞒,

“就你一个人去京城。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

“爸妈昨天先走了,家里的弟弟小,我有事儿耽搁了一天。”小姑娘道,

“真懂事啊,我头一次去你们那里,也很期待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欢迎你。”女孩甜甜笑道,

妈呀,这也太美了,别看车厢暗,王宝玉还是觉得眼睛晃得生疼,沒话找话的装作客气讨教:“向你请教一下,第一次去你们那里,有什么忌讳的事情。”

“其实那边跟内地差不多,但我们都是真主的子民。”小姑娘说着虔诚的双臂交叉置于胸前道,

王宝玉点点头,小姑娘所说的当然就是伊斯兰教不能吃猪肉的问題,“这个我知道,还有其他的吗。”

“不能随便跟女孩子搭讪。”小姑娘微微笑道,

王宝玉一阵冒汗,连忙尴尬的闭了嘴,小姑娘却咯咯笑了起來,说道:“骗你的,这位哥哥,你是做什么的啊。”

“我是一名出租车司机。”王宝玉信口道,

“我爸爸开长途大货车。”小姑娘道,

“嘿嘿,还真是有缘分,也算是同行。”王宝玉道,主动拉近关系,

两个人不咸不淡的聊着,身边的人却都眯起了眼睛,只有卖东西的餐车,每隔一会儿就扯着嗓子卖东西,疲倦的人们经常被吵醒,沒座的在地上打盹的旅客也不得不红着眼睛起身让路,

“大哥,咱们也睡觉吧。”小姑娘掩嘴打个哈欠道,这话让人多想,但是大庭广众之下,王宝玉还是有理智的,微微笑道:“好吧,祝你做个好梦。”

“我能不能把脚伸到你那边。”小姑娘犹豫的问道,车座太狭小了,能够伸开腿都不容易,

“沒问題,洗脚了吧。”王宝玉打趣道,

小姑娘脸一红,犹豫了了一下,毕竟旅途漫漫,她还是将脱了鞋,叫小巧的脚丫从下方伸了过來,微微闭上了眼睛,

王宝玉不禁斜眼看了一下,厚厚的白袜子依然掩饰不住脚丫的玲珑有致,毕竟是个纯真少女,并沒有什么味道,于是,王宝玉就伴着这两只小脚丫,斜靠在车窗边上,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,

不知道睡了多久,反正睡得很累,忽然,王宝玉感觉自己的腿被人踢了一下,猛然睁开了眼睛,却看见了一个沒有座位的男人,正双手支在两排座椅中间的餐桌上,看着窗外黑乎乎的景致,

一看王宝玉醒了,男人立刻转过身,改为靠在餐桌上的姿势,还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,

嘿嘿,老子就是有魅力,王宝玉并沒有在乎那个男人,他更在意女孩子碰自己的那只小脚丫,显然,这么大力气,肯定是故意的,

王宝玉无耻的伸手去抓那只小脚丫,对面闭着眼睛的小姑娘,仿佛如同受到电击一般,周身一颤,连忙抽了回去,一看就是在装睡,

王宝玉大感失望,既然人家不愿意,当然不能勉强,万一小姑娘喊起來,这满车厢都是人,那可丢人可丢大发了,

王宝玉索性闭上眼睛接着睡,可是,沒过一会儿,他感觉那只小脚丫又踢了自己一下,让他又醒了,

莫名其妙,王宝玉猛地睁开眼睛,又看对面的小姑娘还闭着眼睛,难道是想让大哥哥抱抱,

可能是吧,女孩子都不好意思,王宝玉又把手放了上去,结果当然是小姑娘又飞快的抽走,

什么意思嘛,都说维族女孩单纯,这么小年纪就有吊男人胃口的心思,

王宝玉侧了半个身,迷糊糊再次闭上眼,突然小脚丫又冲着自己踹了一脚,这一下正中下体,虽然不是致命的,但也足以让人额头冒汗了,

王宝玉恼火的忽的坐直身子,想要质问女孩,可是女孩依旧双眸紧闭,只有微微抖动的睫毛显示她并沒有睡着,

人家又沒说什么,还能在火车厢跟一个小姑娘吵架,王宝玉压住火,只能离那对脚丫稍微远点,因为它们已经不招人喜欢了,重新闭上眼睛找睡觉的感觉,

“骚扰”依然继续,如此反复多次,搞的王宝玉彻底沒了睡意,只好重新振作了精神,这时候肚子也饿了,便翻出香肠随便咬了两口,

那个靠在餐桌上的男人,大概觉得自己碍事儿,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,小姑娘动静似乎也减少了,点个不停的小脑袋终于垂了下去,微微张着小嘴睡着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