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64 沙尘暴

1564 沙尘暴

王宝玉半醒半迷糊等到天亮,一看表,竟然七点多了,他明白,这是时差的原因,小姑娘也揉着眼睛收回脚丫穿上鞋,冲着王宝玉微微一笑,

“嘿嘿,你睡觉还真不老实。”王宝玉眼睛通红的笑道,

“大哥,你是头一次出远门吧。”小姑娘突然问了一句,

“是啊,昨晚……”王宝玉还是想问个明白,

“昨晚那个男人,他,他想要偷你的包。”小姑娘神神秘秘的小声说道,

“有这种事儿。”王宝玉回想了下,那个男人确实是行动鬼鬼祟祟的,一看就不是好人,他恍然大悟,连忙检查了下自己旁边的行李包,东西都在,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,面露羞愧的问道:“那你踢我是在提醒我。”

“嗯,只是你这个人不老实。”小姑娘撅着小嘴说道,

“嘿嘿,谢谢你了,早饭我请。”王宝玉尴尬的笑道,主动向餐车要了两份最好的盒饭,

“小姑娘,挺厉害的啊,怎么发现那个人是坏人啊。”王宝玉一边吃饭,一边问道,

“我从小就对人很敏感,尤其是人的眼神,那人一看就不是好人。”小姑娘认真说道,

“嘿嘿,你以后可以当心理医生。”

“大哥,是真的,我直觉很厉害的,反正我讨厌的人基本都不是好人。”小姑娘说道,

“那你看我是好人吗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你也是个坏蛋。”小姑娘呵呵笑道,

两个人正在热火朝天的聊着,王宝玉只觉得耳朵猛然一疼,一转头,正是夏一达过來了,正在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他,

“小夏,你怎么起这么早啊。”王宝玉挣脱开,揉着通红的耳朵问道,

“哼,我早就醒了。”夏一达道,说完,又冲着那个小姑娘叽里呱啦的说了些听不懂的话,小姑娘立刻脸红的像一块大红布,连饭都吃不下去了,

王宝玉跟着夏一达來到卧铺车,边走边好奇的问:“小夏,你跟那个女孩子都说了些什么。”

“我说,你是个大色狼,大流氓,大恶棍。”夏一达羞恼的说道,

“肯定不是这个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我说你下面很大,让我死去活來,一般人都承受不了。”夏一达坏笑道,

王宝玉暴汗,却也不相信说的是这个,见夏一达不说,索性也就不问了,夏一达却不免唠叨:“你瞧瞧你,一点都不老实,來不來的就跟女孩子打情骂俏,那个女孩应该还沒有十八岁吧,谁给你的豹子胆啊。”

“什么啊,应该谢谢那个小姑娘,要不是昨晚她提醒我,我的包就被人偷了。”王宝玉解释道,

“是不是那个小偷就在你身边溜达,说不定身上还藏了凶器,那个勇敢而正义的女孩沒有睡觉,熬夜用脚踢你啊。”夏一达翻着白眼问道,

王宝玉一愣,不由竖起大拇指,说道:“边疆女孩个个都有特意功能,佩服。”

“我呸,老掉牙的俗套,骗幼儿园的小朋友还差不多。”夏一达不屑的说道,

“我发誓,是真的。”

“我才不管那些呢,总之,以后不许跟陌生人说话,尤其是女孩子,特别是二十岁以下的女孩子,不对,三十岁,不行,四十岁,唉,这样吧,只能是八十岁以上的。”夏一达下了死令,王宝玉也只好唯唯诺诺的答应,到底是人离家乡,根本硬气不起來,

路上的景色很快就吸引了王宝玉,放眼便是一片片荒凉的沙漠,这是以往从未遇到的景观,还好,铁路两边都种着低矮的防沙林,每逢路过一个车站,便能看见一大片的绿色,

壮观的沙漠景色看多了也挺乏味,几个小时也不见车外有一个人影,甚至连骆驼都沒有,这份感觉还真是说不出的孤独,王宝玉不禁说道:“小夏,沒想到这里还真是很荒凉,荒凉到让人感觉很害怕,像是迷了路一般。”

“要不是种植了防沙林,情形比这还差,经常刮起沙尘暴,家里那边就好多了。”夏一达道,

“我们不会遭遇沙尘暴吧。”王宝玉道,

“破嘴,这可是出门,不许乱说话。”夏一达连忙制止道,

“嘿嘿,天空晴朗,阳光明媚,不会有事儿的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这里不同于内地,天气变得比较快。”夏一达道,

就在刚过中午,王宝玉的破嘴说得话还真是应验了,原本晴朗的天空,忽然就变得阴暗起來,狂风骤起,卷起了漫天黄沙,打的车窗啪啪作响,

车窗外,阴暗如黑夜,列车里亮起了灯光,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,火车的速度明显慢了下來,

“小夏,沒想到沙尘暴这么恐怖啊。”王宝玉大惊失色的问道,

“不让你乱说话你偏乱说,这回应验了吧。”夏一达不禁埋怨道,

“天要刮风,娘要改嫁,跟我有什么关系,你还说我遇到带有凶器的小偷呢。”王宝玉争辩道,

“少转移话題,我跟你说了吗,出门注意点,千万别惹事,你这话就是在车厢里和我说,要是跟老百姓尤其是牧民在一起,说沙尘暴肯定要是挨揍的。”夏一达道,

“不知者无谓。”

“多大的人了,还无畏。”

两个人吵吵嚷嚷,列车的速度却越來越慢,终于停了下來,大家顿感不妙,忍不住交头接耳,议论起來,喇叭里一阵噪音之后便传來列车长的声音:“各位旅客,因为沙尘暴的影响,列车暂时停止运行,大家不要慌乱,更不要随意走动,请大家配合。”

怎么能不慌乱,谁还能在这个时候坐得住,车上的人一阵**,纷纷趴在车窗看,可是,除了漫天的沙尘,什么都看不到,列车仿佛成为了唯一安全的孤岛,

在大家焦急的等待和咒骂声中,不急不躁的沙尘暴足足刮了一天一夜才停歇,王宝玉乘坐的这辆列车,已经被掩埋上了,车窗外是堆积如山的沙子,车内的空气也变得浑浊和稀薄,在这种时候,沒有人会计较个人的恩怨,大家只想着如何能活着,

“小夏,如果能活着出去,我一定要娶你。”王宝玉笃定的说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