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65 男北女南

1565 男北女南

“我是拉拉,你就不怕我以后不满足你。”夏一达问道,

“拉个屁啊,有我这第一美男在身边,是个雌性的都把持不住。”王宝玉嘿嘿坏笑道,

“本姑娘意志坚定,绝对不会因为外在条件而改变自己的原则。”夏一达得意的说道,

这个王宝玉信,夏一达精明干练,典型的政客苗子,他无所谓的说道:“沒啥,大不了我出去快活就行。”

“你这个坏小子,都到了这种时候,还不思悔改,要是能活着出去,我绝对不会嫁给你的,我要重新考虑下自己的新生活。”夏一达使劲掐了王宝玉一把,

“各位旅客,大家不要慌乱,不要随意离开座位,列车车门被风沙堵住,我们正尝试打开,身体好的乘客,可以去帮着列车员清理门口的沙尘,其他旅客安心在各自座位上等待,很快就会恢复运行。”列车长语气和缓,如同一缕春风,吹进了人们的心里,

王宝玉当然不会坐着不动弹,他立刻起身來到了车门处,好在列车的车门都是向里开的,列车员找來了几把工程用的小铁锹,王宝玉要來一把,开始费力的清理着门口的沙子,

足足干了一个小时,才算是清理出一条通道,当清新的空气进入到车厢里,人们立刻激动的欢呼起來,纷纷站了起來都往门口凑去,想要活动下筋骨,

“大家可以下车随便走走,但不要走远,注意看管自己的行李物品。”列车长仿佛释然的说道,

人们立刻涌出了车外,王宝玉和夏一达也下了车,实在沒有任何的景致,有的只是一望无际的黄沙,这充分说明了一点,支持国家治沙工程是多么的重要,

列车上的厕所早就关了门,又有列车员在人群喊道:“清理工作还需要一段时间,如果大家需要方便的话,男同志请往列车北面,女同志去南面,注意不要搞乱了。”

果然大家都有便意,听到此话很快就分成两队,向着各自的方向走去,什么时候都有贪睡的人,都过去这么久了,一位胖女人才搓着眼睛伸着懒腰下了车,

王宝玉正在小便,突然旁边一个胖女人边解裤子边向他走去,王宝玉恼羞的急刹车,大声喊道:“喂,走错了,南面。”

胖女人翘头看了一眼,说道:“谁看谁啊,我分不清南北,下次说左右啊。”也许憋不住,蹲下就哗哗的尿了起來,边尿边抬脚挪地,还不客气的向王宝玉发号施令,道:“愣着干嘛,挡着我点啊。”

去你的,你不怕看就随便尿,老子才不伺候,王宝玉提着裤子又找了块僻静地方,酝酿了半天才终于把那残余尿液尿了出來,

又等了一个上午,才看见无数的军车开了过來,军人们纷纷跳下车,开始清理的列车周围的黄沙,恢复铁路线路,

快到天黑的时候,列车终于发出一阵阵嘶鸣,咔哒咔哒的重新发动了起來,向着那遥远的边疆,缓缓的驶去,

车厢内,又恢复了秩序井然,夏一达去铺上睡觉了,却严厉警告王宝玉,不许虽然勾引其他的女孩子,

王宝玉忙不迭的答应,不知道夏一达跟列车员说了些什么,列车员竟然破例让王宝玉留在了卧铺车里,可以坐在过道中休息,

多么善良维族小姑娘,就这样错过了,王宝玉一阵感叹,收回了心思,靠在车窗边无奈的睡觉,

睡着一会儿,就觉得饿了,于是,王宝玉缓步來到不远处的餐车,准备吃点喝点,总比呆在那里睡不着要强,虽然餐车的东西很贵,但是王宝玉本着老子不差钱的思想,根本就不在乎,

不光他有这个思想,别人也有,一向空荡荡的午夜餐车里居然满满当当,劫后余生的人们,纷纷用吃喝來表示庆祝,

王宝玉要了两个菜,点了两瓶啤酒,就花了二百多,找了半天,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小餐桌坐了下來,

坐在王宝玉对面的是一名老者,看年龄能有七十多岁,但精神矍铄,腰杆挺直,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

也许看王宝玉长得还算是憨厚,老者笑问道:“小伙子,去旅游啊。”

“是啊,您这是去哪里啊。”王宝玉客气的问道,

“年纪大了,想四处看看,不想留着些遗憾。”老者道,

“看您这身子骨,活个百十岁根本不是问題。”王宝玉道,

老者听这话很开心,高兴的说道:“小伙子,借你吉言了,家是哪里的啊。”

“平川市的。”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,

“哦,还真是有缘分,我家也住在平川市里。”老者惊讶的说道,

出门在外,遇到了家乡人,这让王宝玉倍感亲切,不禁问道:“我姓王,叫王宝玉,请问您老贵姓。”

“呵呵,我姓孟,孟子的孟。”老者道,

“看您这气势,应该当过兵吧。”王宝玉见老者始终腰杆挺直,不禁恭维道,

“嗯,当年爬雪山过草地当日本鬼子,可是一样也沒落下。”老者自豪的拍着胸脯说道,

王宝玉心中顿生一股崇高的敬意,打开啤酒,给老者满上一杯,由衷的赞道:“老人家,我敬你一杯,我们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,都是你们这些功臣们,冒着枪林弹雨,浴血奋战打下的江山。”

老者哈哈大笑,很开心的跟王宝玉干了一杯,说道:“小伙子这是恭维我,想当年,如果沒有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,也不可能获得全面的胜利,现在老喽,到哪里都是负担。”

“老人家,怎么就一个人出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孩子们都忙,我自觉身子骨还行,就想一个人出來转转,将祖国的大好河山都看个遍,也就今生无憾了。”老者道,

“您孩子都是做什么的。”王宝玉随便问道,

“老大是国有单位的技术专家,老二嘛,在市委组织部当部长,孙子在富宁县里当教育局长,江山代有才人出,我们家一代比一代强,你是沒见过我那宝贝孙子,要个头有个头,要能力有能力,都说和我年轻时候最像。”老者颇为自豪的介绍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