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66 调皮捣蛋

第三卷 县域扬名 1566 调皮捣蛋

嘿嘿,我就是从富宁县出來的,怎么从來不知道教育局还有这么杰出的青年才俊啊,之前也就是我而已,现在的教育局局长是孟耀辉,分明就是靠着家里吃软饭的,想到这里,王宝玉突然表情呆滞,如同石化了一般,这个人是谁啊,

孟海『潮』的父亲,孟耀辉的爷爷,嗯,说起來也还是夏一达的亲爷爷呢,

“孟前辈,真是幸会,实不相瞒,我跟您的孙子孟耀辉,还是好朋友,好哥们儿呢。”王宝玉连忙解释道,

哦,老者也是一阵惊讶,拍了拍脑门,好像也想起來了什么,说道:“原來你就是耀辉说得那个调皮捣蛋的小王。”

调皮捣蛋,孟耀辉这个臭小子,居然沒说自己的好话,王宝玉讪笑道:“其实我也还蛮老实的,耀辉在家经常提到我吗。”

“那当然,他爸爸妈妈最喜欢听到你的故事了,每次都逗得哈哈大笑,有时候耀辉还沒开口,他们就已经笑着等了。”孟老呵呵笑道,

呸,我要是说了孟耀辉的光荣事迹,看你们还笑话不,虽然这么想,王宝玉还是客气的说道:“年轻经验不足,不少给领导找麻烦。”

“你目前在哪里高就呢。”孟老问道,

“不值一提,市教育局的副局长。”王宝玉摆手道,

“不错,也算是年轻有为,以后有什么事,也可以直接找我。”孟老道,

王宝玉绝对相信孟耀辉爷爷的办事能力,当年他就听说,这个老爷子不但资格老,脾气还很坏,见了市长市委书记都敢骂,要不说连很有原则的孟海『潮』都惹不起,不断给家族的独根铺路子,

“老前辈,先谢过了。”王宝玉拱手道,

既然是熟人,这一老一少聊的更加开心,不过,一瓶酒下肚后,王宝玉就苦恼起來,这个犟老头,嘴里讲的都是抗战时期的事情,开始听着还挺有趣的,听多了,就觉得厌烦,尤其是一件事儿讲好几遍的时候,

不过,王宝玉还是耐心的支着耳朵听,不时随声附和,孟老看起來平时也难得有个说话的人,说得是兴致盎然,不知疲倦为何物,王宝玉却是苦不堪言,最后差点都睡着了,

天亮了,老爷子终于去睡觉了,临走时还不停夸赞王宝玉是个好小伙子,王宝玉过去叫醒了夏一达,无比疲惫的一头倒在了铺上,

“臭小子,你还去喝酒了。”夏一达捂着鼻子道,

“别提了,遇到你爷爷了。”王宝玉无力的说道,

“不许骂人啊。”夏一达恼道,

“不骗你,真遇到你爷爷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还说,是你爷爷吧。”夏一达恼火的反骂了一句,

“如果咱俩成了,他也是我爷爷。”王宝玉笑道,

“到底什么意思。”夏一达不禁追问道,

“我遇到了孟老爷子,也就是孟部长的老父亲,他不是你爷爷吗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

啊,夏一达惊讶的长大了嘴巴,嘟囔道:“他那么大岁数了,还跑出來干什么啊。”

“他好像就在旁边那个车厢,你要不要去看看啊。”王宝玉道,

“不去,我爸说了,那老头很倔,要是知道以前的事儿,还不一定是什么态度呢。”夏一达断然道,

“嘿嘿不敢了,你不是很自信的吗,对了,他可是对孟耀辉赞不绝口,差不多都快把他列为年轻人的榜样了。”王宝玉煽风点火,

“那又怎样。”夏一达果然动怒了,她这一辈,孟家唯一的男丁就是孟耀辉了,连自己亲爸爸都对他有所偏袒,如何让一个女孩甘心,但她还是坚持说道:“年龄大了,有些糊涂很正常,臭小子,你休想激怒我,本姑娘说不去就不去。”

“随你大小便,我困了,听了半宿的忆苦思甜。”王宝玉道,翻了个身,也不理夏一达,昏昏沉沉的睡着了,而夏一达却是睡意全无,长这么大,从來沒有见过爷爷的真容,虽然也从孟海『潮』家里见到过照片,但是究竟其人如何,身体什么状况,夏一达都不得而知,

几次,夏一达起身想要去偷偷瞟上一眼,但都退了回來,哼,自己『舔』着脸去认人家,说不定人家还会把自己给轰出來呢,最好不要去丢人现眼,生『性』要强的夏一达最终还是选择了回避,心里『乱』作一团麻,

当王宝玉醒來的时候,又是晚上了,不过,他可不敢再去餐车招惹夏一达的爷爷,这老头是个话痨,比较起來,他宁愿和夏一达吵架,

夏一达又去铺上睡觉了,王宝玉毫无睡意,便夹着包四处溜达,列车在路过一处小车站的时候,突然就停了下來,王宝玉沒防备,一个踉跄,竟然差点摔倒,

不对,这可是特快,这种车站是不停的,站在车厢口抽烟的王宝玉一阵狐疑,难道又是故障或者自然灾害什么的,那也太倒霉了吧,可是就在这时,他突然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抵在了自己的腰间,一个男人从身后冷声道:“包,给我。”

王宝玉冷汗就下來,沒想到在火车上还能遇到抢劫的,这劫匪的胆子还真是够大,不过,到了这种时候,他反而冷静了下來,缓缓的将身前的包向后递了过去,

劫匪立刻拿过包,一边继续用刀抵住王宝玉的腰间,一边用自己配的钥匙去开车门,嘴里还不断威胁道:“不许叫,否则老子一刀捅死你。”

可能是钥匙不太好使,劫匪费了好半天力气也沒打开,越是着急越开不开,劫匪恨不得用手去拧,

而此时王宝玉也看清了劫匪的脸,就是那个想偷自己包的中年男人,沒想到偷不成,直接用抢了,

劫匪为什么要抢自己的包,自己的包里也不过有两万现金而已,至于持刀跳火车吗,忽然,王宝玉想明白了,自己的包里不光有钱,还有那条小石龙,劫匪应该是冲着这个物件去的,

一定是劫匪认定了这东西是文物,才不惜代价的抢劫,王宝玉可不想从自己的手里流失了文物,他趁着劫匪手忙脚『乱』开列车门的时候,突然采取了反击行动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