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67 邪恶不止

1567 邪恶不止

事不宜迟,王宝玉猛然回手抓住了劫匪的手脖子,同时迅速侧身,飞起一脚,踢在了劫匪的腰上,劫匪哎呦一声叫,手里的钥匙和包就掉在了地上,

劫匪显然沒想到王宝玉有这么大的胆子,他穷凶极恶的挥刀向着王宝玉捅來,王宝玉则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手腕,脚下又是一阵乱踢,

劫匪无比的恼怒,瞪着血红的眼睛,拼命向下按着刀尖,眼看着冒着寒气的尖刀逼近了眼睛,王宝玉涨红着脸喊了一句:“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”

“去你娘的,老子是闪电教的,”劫匪血红着眼睛答道,

闪电教是干屁吃的,只听说过一个无相,怎么又冒出來个闪电,是邪教势力还是恐怖组织,哎,生命不止,邪恶不止啊,王宝玉來不及感叹人生,使出全身力气,猛地一侧头,刀尖擦过脖颈,到底还是在他的手腕处划了一道口子,一阵疼痛之后,血珠就渗了出來,险些松手,

车门旁的过道里非常狭窄,王宝玉虽然又踢了劫匪几脚,但还是沒有踢到要害之处,一急之下,他猛然低下头,冲着劫匪的胸口就一头撞了过來,

只是沒想到,劫匪早有防备,突然侧身闪开,只听咚得一声响,王宝玉一头撞在了车厢上,顿时眼睛金星乱闪,似乎脖子都给撞断了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

劫匪嘿嘿冷笑,刚刚又举起刀,一阵凌乱的步伐传來,几名乘警已经快速赶到,将劫匪给包围了,

“嘿嘿,操,操你妈的,跟老子斗,你个孙子还差点运气,”王宝玉渐渐清醒过來,看到救援到了,忍不住气喘吁吁的嘲讽道,

原來,劫匪拉下了列车的紧急制动,导致列车突然停车,列车长感觉事情不对,连忙拍出了乘警,一路找到了这里,

“快放下刀,”一个乘警拿出了枪,对准了劫匪,而另外两名乘警也举起了警棍,神情紧张盯着眼前的一切,

劫匪环顾四周,无路可逃,疯狂的挥舞了几下尖刀,随即迅速躲到了王宝玉的后面,将死狗一般的王宝玉拉起來挡在前面,靠在车门处,同时用刀抵住了他的咽喉,做出负隅顽抗的架势,

“都给老子退后,否则我宰了他,”劫匪大喊道,

王宝玉现在所处的地步,较之刚才更加危险,稍有不慎,就可能被割断喉咙,小命不保,到了危机时刻,王宝玉反而冷静了下來,分析着眼下的局势,劫匪肯定是无路可逃,而自己想要逃脱劫匪的魔爪,也绝非易事,实在不行,先來个缓兵之计,

“各位警察同志,我跟他是闹着玩呢,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同时身子向后蹭了蹭,给了劫匪一个友好的信号,

“别动,撒谎的人会下地狱,”劫匪不着边的话直接将王宝玉的缓兵之计摧毁了,

“闹着玩有动刀的,”持枪的警察也不相信,又对劫匪命令道:“你已经插翅难逃,马上放开人质,争取宽大处理,”

“真是笑话,快打开对面的车门,让老子下车,否则老子就一刀杀了他,”劫匪恶狠狠的命令道,

面对此情此景,乘警们并无良策,这可是夜里,一旦劫匪下了车,夜色茫茫,旷野无边,基本上就抓不到了,

见乘警们不动弹,劫匪手上加大了力气,刀尖几乎要插进王宝玉的脖子里,使得王宝玉呼吸都很困难,同时,劫匪气急败坏的大声喊道:“快打开车门,”

“乘警同志,打开车门吧,你们总不能看着我死,火车也不能总这么停着啊,”王宝玉也哀求道,

“让列车员开门,”随后又赶來一名身材魁梧的乘警,显然是他们的头,闻言皱眉命令道,

一名乘警叫來了找到了正在跟女乘客闲聊的列车员,让他过來打开对面的车门,顿时,一股冷风吹进了车厢,

劫匪挟持着王宝玉,两人亦步亦趋,紧张的向着对面车门走去,乘警长跟旁边的乘警耳语了一句,这名乘警立刻跑开了,而乘警长也小心的摸出对讲机,闪到一边不知道说了什么,

到了车门处,劫匪缓缓转过身去,背对着车门,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,大概觉得可以逃生了,

就在这时,列车猛然晃动了一下,发动了起來,原來刚才那名乘警已经拉上了紧急制动,而接到电话的火车司机,发动了火车,

劫匪被这突然而來的晃动吓了一跳,整个身子由于惯性也摇摆了几下,这可是个逃脱劫匪挟制的绝好机会,王宝玉毫不犹豫地的來了个尥蹶子,回脚就踢在了劫匪的裆部,

王宝玉这一脚可谓是用尽了力气,劫匪痛苦的喊了一声,手上一松,刀子应声落地,估计这家伙下面的两个蛋蛋已经被踢成了四瓣,

王宝玉借势向前趴了下去,持枪的乘警就踩在王宝玉的身上,上前抵住了劫匪的脑袋,同时大喝道:“举起手來,不许动,”

“喂,轻点踩,”不知道几只脚踏在身上,王宝玉觉得胸口憋闷,呼吸困难,

当然,比他更痛苦的还有劫匪,这功夫疼得脑门都是豆大的汗珠子,他根本就沒力气举手,而是缓缓蹲了下去,下意识的护住了裆部,

几名乘警一拥上前,迅速制服了劫匪,给他戴上了手铐,关上了车门,等着到了下一站,将劫匪移交给当地的公安部门,

“警察同志,高抬贵脚,”王宝玉在地上痛苦的喊道,

“嘿嘿,这位同志,幸亏你反应机灵,帮了我们的大忙,”乘警长嘿嘿笑着拉起了王宝玉,还帮着他拍打了几下身上的土,其余人则连拉带扯的把那个劫匪给带走了,

“再查查他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非法组织,反正他说话莫名其妙的,”王宝玉又补充道,

“呵呵,这位小同志别看年纪小,懂得道理还真不少,”乘警长不由竖起大拇指赞叹道,

“我就是一个爱国公民而已,对了,这次是不是给我颁发个见义勇为良好乘客的奖励啊,”王宝玉恢复了精神,开玩笑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