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68 真有劲

混世小术士 1568 真有劲 无忧中文网

“这个好说,你先说说整个事情的经历吧。”乘警长说道,还拉着王宝玉來到了警务室,给他简单处理了手腕上的伤口,

王宝玉沒提自己手里有文物的事情,只是说这名劫匪见财起意,怪自己不小心,乘警长又询问了王宝玉的情况,一听这小伙子还是个教育局的副局长,也就格外开恩,甚至都沒翻王宝玉的包,

车上发生了抢劫大案,自然惊动了一车的乘客,一时间人人自危,夏一达也被吵醒了,四处寻不见王宝玉,便感觉不太好,这个小子可是个惹祸精,到哪都得弄出点动静來,后來终于听人说有个受伤的乘客给带到警务室了,夏一达便直奔而去,

“臭小子,果然是你。”夏一达一看见王宝玉是又气又恼,

“嘿嘿皮外伤。”王宝玉不以为然,同时也发现个特殊情况,那就是大家看见夏一达的反应比较平静,难道说边疆美女多,大家都是见怪不怪了,

当听说夏一达还是平川市政法委的秘书,乘警长显得更加客气,随后赶來的列车长仔细询问了情况,还破例给王宝玉和夏一达安排了备用的软卧,

软卧里只有王宝玉和夏一达两个人,夏一达后怕的又询问了刚才发生的一切,王宝玉当然不能说劫匪是冲着小石龙去的,只说劫匪要抢钱,自己誓死不从,予以了坚决的抵抗,展现了男子汉的雄风,

王宝玉相信劫匪不会承认这件事儿,要知道抢劫文物可比劫财的后果更加严重,只是他现在很想尽快回到平川市,忽然就觉得这个小石龙,还真是个不吉利的东西,

一切都已经过去,躺在软卧车上的王宝玉,又开始不安分起來,他锁上了门,满脸**笑的问道:“小夏,你看我刚才差点丢了小命,是不是安慰我一下啊。”

夏一达当然知道王宝玉打的是什么主意,沒好气的说道:“怎么安慰啊。”

“孩子受了伤,都要躲进母亲的怀里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是不是还要摸着咪咪才行啊。”夏一达翻了王宝玉一个白眼,脸一下子就红了,

“当然,吃两口更好。”王宝玉厚着脸皮靠了过去,

或许是觉得在火车上那个格外的刺激,又或许是看着王宝玉伤了手腕劫后余生挺招人心疼的,夏一达终于还是将王宝玉拥进了怀來,

“轻点,让人听到了。”夏一达喃喃说着,狭小的空间里春情四溢,伴随着列车的颠簸,两个年轻人的火热身躯很久就纠缠在一起,

王宝玉双手一招“舞龙抱柱“,夏一达单手一招”猴子偷桃“,王宝玉果断使出”见缝插针“必杀绝技,夏一达则用上“吞纳天地”全力还击,两个人你來我往,三百回合未分胜负,直到酣战了一千回合,两个人才各自收兵,各回阵营,带着极大的满足酣睡过去,

第二天晚上八点,列车终于來到了乌鲁木齐市,火车站正在装修,一派凌乱的景象,王宝玉跟夏一达走出了检票口,随即坐上了大客车,前往夏一达的家乡,

从车窗向外望去,夕阳就挂在不远处的小山之间,山虽然不高,而云朵仿佛就在山腰处,倒是别有一番景致,

一路上,遍地的风车随风转动,又是一番独特的景象,看來,这里的风力发电倒是非常普及,

夏一达一路亲热的跟王宝玉说着话,不停介绍着这里的风土人情,也许是城市的原因,王宝玉并沒有看见满大街的四楞小花帽,行人服饰和内地很像,看不出太多的区别,两人边聊边赶路,直到天微微黑了,两个人才终于來到一个普通的小院,门口凌乱的堆着废弃的板凳,炉灶之类,

“嘿嘿,是不是美女都不是利索人,你跟你妈还挺像的。”王宝玉开玩笑道,

“统共就三间屋子,我走了之后还租出去一间,哪有地方放啊,赶紧进去吧。”夏一达可不喜欢王宝玉随便指责自己的母亲,

“我先调整下呼吸,马上就要见到让孟部长神魂颠倒的绝色美女了,心情好激动啊。”王宝玉是真激动,一路新鲜刺激不断,绝对不虚此行,

“流氓,连我妈的玩笑都敢开。”夏一达白了王宝玉一眼,极力掩饰眼中同样因为激动而溢出的泪花,急匆匆的就打开了院门,迎面一个身材魁梧的维族妇女,就站在屋门口焦急的张望着,目测身高能有一米七,体重一百七,高耸的肥硕胸脯,还有粗壮腰围和臀围,那可不是一个成年人可以轻易环抱过來的,

“嘿嘿,这位大姐羊肉串吃多了吧。”王宝玉话还沒说完,哐当一声夏一达扔下行李,快跑几步扑上去,跟这名妇女抱在一起,两人都是泪流满面,抱了好久才分开,

一旁的王宝玉咧咧嘴也想哭,这落差也太大了,在他的现象中,夏一达的母亲应该很漂亮,可是见了面却不是那么回事儿,从肤色到气质,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啊,

“妈,他就是我跟你提过的王宝玉。”夏一达介绍道,

夏一达的母亲满脸笑意的打量着王宝玉,微微点了点头,竟然很有礼貌的跟王宝玉握了握手,用有些生硬的汉语夸奖道:“小伙子,很不错。”

夏一达母亲的手掌上有些硬,上面有几块老茧,显然平时很劳碌辛苦,王宝玉很客气的称呼了声“阿姨”,

“快进屋。”夏一达母亲热情的拉着王宝玉并排进屋,不知道门太窄,还是夏一达母亲屁股太大,王宝玉只觉得胯部被门框狠狠撞了一下,生疼、

“夏一达,你陪着小王,我去做饭。”夏一达的母亲说道,便往厨房走,

“阿姨,先不忙,我们还不饿呢。”王宝玉连忙客气的谦让,而夏一达的母亲却腼腆的一笑,胖手一按,把王宝玉轻松又按在沙发里,摆了摆带着花哨镯子的手去了厨房,

“你妈真有劲啊。”王宝玉感叹的揉了揉肩膀又问道:“小夏,你是你妈亲生的吗。”

“臭小子,你什么意思。”夏一达恼道,

“作为母女,差别咋那么大呢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