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69 不能经商

1569 不能经商

“我妈她年龄大了,当初可是一等一的大美女,她那个时候跳的手鼓舞几乎无人超越。”夏一达嗔怪王宝玉少见多怪,又说:“像我妈这个年龄的女人,能保持成这样的身材已经不错了,在这里,女人要是不胖,人家会笑话她老公对她不够好,再说也是因为气候原因,饮食过于油腻,如果不运动的话,很容易积累脂肪。”

“长大后,你会不会成为你妈那样。”王宝玉又问,

“來不來就开始嫌弃我了,幸好我沒答应嫁给你。”夏一达彻底恼了,

“嘿嘿,你跟你妈真的不像,她看上去很简单,而你一脑袋瓜的鬼点子。”王宝玉补充道,

“那是因为我不光是我妈的女儿,也是我爸的骨肉。”夏一达瞪了王宝玉一眼,起身去厨房帮妈妈收拾,

不一会儿,晚饭备好,烤羊肉加拉条子,烤羊肉嘛,倒是沒有什么特别的,这个拉条子真是值得说一说,其实就是新疆人民非常爱吃的一种面食,和面的时候需要在里面加点盐,揉光滑后,铺成大约半厘米厚度的面片,盖上湿布醒着备用,等吃的时候,切成长条,捏着两端轻轻拉开做成面条状,下锅即可,汤料被叫作“哨子”,多半就是羊肉蔬菜做成,

“简单吃点,明天再做好吃的。”夏一达的母亲张罗道,

扑鼻的香气早就让王宝玉垂涎三尺了,他抄起筷子,一口接一口的往嘴里塞,不时竖个大拇指呜呜的夸赞两句,口感筋道,香滑爽口,吃的很嗨皮,不过,碗里通红的辣椒却辣的他不停喝凉水,夏一达报复般的嘿嘿直笑,她不怎么能吃辣,碗里的拉条子并沒放辣椒,

在吃饭的过程中,王宝玉觉得这个老丈母娘不错,至少沒有询问自己的家境和收入情况,只是不停的给他夹菜,王宝玉得空近距离也会仔细扫量两眼,大而深邃的眼睛,棱角分明的嘴唇,高挑的身材都保留了年轻时美貌的痕迹,也许离婚后一个单身女人日子过得太苦,这才变成现在的样子,

因为旅途劳累,吃过晚饭后,就各自回房歇息,王宝玉第一次上门,又沒有结婚,当然不能跟夏一达同居一室,只好一个人去窄小的客厅睡觉,

夏一达跟母亲一起睡,免不了聊了很长时间,王宝玉断定夏一达不会过來,便拿出了包里的小石龙,一阵仔细的端详,越看就越觉得这东西造型生动,想必除去这一身的包浆,将是一个非常弥足珍贵的物件,

王宝玉掂量着,这物件虽然价值不菲,却是个招灾惹祸的东西,回到平川市,不如就直接捐给文物局,只说是从京城地摊上买的,

半天也睡不着的王宝玉,还是走出了屋子,搬來一个小凳子,独自坐在小院里,仰望夜空繁星璀璨,星光较之东风村,显得更加明亮,

虽然是夏天,边疆的夜晚却格外的清冷,王宝玉不禁想起那句俗语:早穿棉袄午穿纱,守着火盆吃西瓜,现在体验一下,还真是那么回事儿,

听着夏一达和她母亲的房间里传來细微的说话声,感受着异乡夜晚的冷清,王宝玉油然升起一种莫名的孤独感,他竟然有些想家了,

坐了一会儿,王宝玉终于还是耐不住寒冷,回屋上床盖上了被子,半夜里,他忽然感觉有人进來,还钻进了他的被窝,

“嘿嘿,不怕你妈发现啊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知道是夏一达无疑,

“我妈打呼噜,吵得睡不着。”夏一达找了个借口,却紧紧抱住了王宝玉,

“是不是还怀念昨晚车上的事儿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才不是呢,别想美事儿。”夏一达道,忽然就叹了口气:“唉,我妈她一个人在这边生活,太可怜了。”

“这是你做女儿的不孝,不行这次就让她老人家跟咱们一起去内地吧,反正那房子也够大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我刚才跟我妈说过,她说她并不想见我爸,为了这个男人,我妈几乎等于孤单了一辈子。”夏一达道,声音中带着无奈和伤感,

“你爸肯定也不想见你妈,毕竟那边还有老婆孩子呢,可是你妈过去和你过,和他们沒关系,这年纪眼看着就大了,以后有个病有个灾的,你就是坐飞机回來,前前后后也得折腾一天,那不什么都晚了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我也知道啊,可是我妈在这里都习惯了,就算是我做通了我妈的工作,可是去了能干什么呢。”夏一达问道,

“你这是死心眼,车到山前必有路,对了,我的一个朋友开烧烤店,如果不嫌弃,可以让你妈去帮忙。”王宝玉道,

“我妈好歹也是罐头厂的退休工人,怎么能去给人打工呢。”夏一达不忍心母亲看人脸色,

“怎么能是打工呢,你妈到了那里,除了我那个朋友就是二老板,你说咋样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宝玉,你真好,其实我就是怕我妈受委屈,苦了大半辈子了。”夏一达动情了吻了王宝玉,又谨慎的问道:“你在这里许的满盆满罐的,你朋友能同意吗。”

“放心,那个店还是我出钱帮她开的呢,她要敢不听我的,我就让她滚蛋,让咱妈当老板。”王宝玉自信满满的脱口而出,

夏一达一愣,不禁说道:“王宝玉,你难道不知道领导干部不能经商的吗。”

王宝玉情知说漏了嘴,连忙又是一通解释,将王静事件的前后都讲了一遍,夏一达这才放下心來,还是反复叮嘱王宝玉,千万不能参股,这种事儿一旦让外人知道了,告到纪委,那是一告一个准,肯定会东窗事发,

两个人又缠绵了好大一阵子,夏一达才不舍的离开王宝玉的被窝,回屋去睡觉了,王宝玉睡意袭來,也终于迷糊糊的睡去,

王宝玉做了个奇怪的梦,他梦见自己坐在一条小龙的背上,飞到了云彩上面,看着如棉絮一般的云朵,还有阡陌纵横的大地,无边的景色让他的心情格外畅快,

“小龙,能不能飞得更高一些。”王宝玉对身下的小龙道,

“不能,我沒有喝够水,缺少能量。”身下的小龙口吐人语道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