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76 算是媳妇

1576 算是媳妇

“你又不是他媳妇,这怎么能看出來啊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其实我跟他关系不一般,也算是媳妇,反正海誓山盟的,跟一家人差不多。”吕楠红着脸含糊的说道,

这话就耐思量了,王宝玉想了想,又问道:“那你一定知道他的生辰八字吧。”

“知道。”吕楠毫不犹豫地说道,还报上了年月日时,听起來这个男人已经四十出头,王宝玉掐着手指头,表情凝重的推算了一下,说道:“是个有福气的人,而且财源也不小,但是利欲熏心,迷失本性,已经把自己的福报全都挥霍一空,他的案子很严重,怕是要关上几年才能出來。”

“有沒有什么破解方法,能让他早点出來啊。”吕楠焦急的说道,

“他对你那么重要。”王宝玉反问道,

“好歹也是情分一场,我当然希望他能沒事儿。”吕楠吞吞吐吐的说道,

“从八字上看,他这是逃不过的劫难,你最好离他远点。”王宝玉认真说道,

“能远了吗,我倒是希望和他沒关系呢。”吕楠苦着脸说道,

王宝玉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,也就沒有多问,耐心的说道:“这是他命中的劫难,破解不了,唯一的途经就是争取宽大处理。”

“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啊,你看是不是该破点财给他走走路子。”吕楠不甘心的问道,

“他已然是身败名裂,插翅难飞,多少钱都换不來他的自由。”王宝玉又分析了下说道,

“唉,都是我惹下的风流债,小伙子,你能不能将我的那方面欲望,通过破解控制住,这是不是也是种病态,哎,要不是有这问題,我现在才沒这么多苦恼呢。”吕楠又提出了要求,

王宝玉觉得这个女人很烦,关键是他沒有听到任何关于邱佐权有用的信息,这些事儿对他而言,毫无意义,便推辞道:“破解方法倒是有,只是沒有地方实施,总不能去你家里吧。”

“去我家当然不行。”吕楠紧张道,想了想又说:“我家还有一套房子,一直闲着,我男人从來也不去,那里应该稳妥。”

邱佐权居然还有一套房子,一听这话,王宝玉顿时來了兴趣,想去看看这套房子到底是什么样的,一旦确定是邱佐权非法所得,也算是自己拿住他一个把柄,到了关键时刻,也可以要挟他,

“好吧,一周之后,我在公园门口等着你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多少钱啊。”吕楠问道,

“我又不靠这个赚钱,咱们也算是有缘分,就象征性的给个三十五十的就行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小兄弟,你可真是实在人。”吕楠很高兴,爽快的掏出來一百块钱,大方的放王宝玉手里,喜气洋洋的离开了,见吕楠走远了,王宝玉这才小心的回到募捐的地方,装作是一名普通老百姓,捐了一百块钱,

也许见真的有人带头捐钱,旁边看热闹的老百姓也开始随大流的行动起來,一天下來,倒也募集了好几千,

“臭小子,这还是这个月进的第一笔钱呢。”虽然钱不多,但是代萌还是很开心,要知道,除去发工资,最近基金会的收入始终是负数,长此以往,她这个基金会的理事长,怕是官位不保,

“是不是应该出去庆贺一下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反正我沒钱,要庆贺也得你掏钱。”代萌道,

“小气鬼,你爷爷可是赚了不少钱呢,你的工资省下了,是不是攒嫁妆钱啊。”王宝玉道,

“去你的,本姑娘国色天香,谁娶了都得花大钱,哪有倒贴的理儿。”代萌自得的说道,

“呆头呆脑,肉鼻子肉脸还近视,有人娶你就不错了。”王宝玉毫不留情的打击着代萌,

“就你好,长得跟白雪公主里的小矮人似的,嘻嘻,不如给你起个外号,叫七小矮吧。”代萌咯咯笑了起來,

“老子有那么矮吗。”王宝玉恼羞的说道,

“今天你不请我吃饭,我就叫你七小矮,七小矮,七小矮。”代萌不依不饶的说道,

“好吧,你选地方,除了美食街。”王宝玉无奈道,

“本來应该去大酒店,还是算了,就去我家附近的小饭店吧,省下的钱再捐给基金会。”代萌道,

王宝玉一阵暴汗,可见代萌募捐已经到了何等疯狂的程度,女人要是执着于一件事儿,那也是非常可怕的,

小饭店离代萌不远,只隔着半条街,从临街包房的窗口望去,王宝玉甚至看见了正在遛弯的代亮,好在代亮沒看见他们两个,否则,以这老头的赖皮精神,肯定要來蹭饭的,

随便要了两个小菜,还点了两瓶啤酒,两人举杯共庆此次募捐成功,商量着下次该去哪里再募捐些钱,

王宝玉提议:“呆子,下次盯着繁华街道,那里人多,募集到的钱也多。”

“可是城管不答应啊。”代萌道,

“咱们是公益活动,找他们头商量一下,应该有门的。”王宝玉道,

“要商量你去商量,我才不挨那个冷脸呢。”代萌推辞道,

“这么点办事儿能力都沒有,干脆别干了。”王宝玉唬着脸道,

“切,我要是找到个有钱有势的老公,还真就不干这种出力不讨好的活,还不如去找你妈呢,大笔一挥就是几十万,我好几个月都不用这么辛苦。”代萌不屑道,

“你看自己那熊德行,人家夏一达在富宁县的时候成绩可比你强多了,哪像你又是宣传资料,又是嘴巴摸蜜的,真是沒法比。”王宝玉讽刺道,

“给她捐钱的都是男人好不好。”代萌立刻反驳,接着又苦着脸问道:“亲哥哥,咱们不去找你妈,那让你妈联系几个圈内的朋友也行啊,现在真的很紧张。”

“不行,不过你要是想去他们的商场或者店铺搞活动,我可以找人替你通融。”王宝玉突然灵光一显,说道:“在各大商场弄个募集箱怎样。”

“哼,依照其他慈善机构的经验來看,一个月都投不满一箱,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一元的,根本解决不了大问題,还得拿出一天功夫数钱。”代萌又否决了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