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77 这次准了

混世小术士 1577 这次准了 无忧中文网

王宝玉知道跟代萌沒理可讲,便把话題扯到她爷爷代亮的身上,坏笑着问道:“呆子,你爷爷最近沒提我吧。”

“提了,他说你这次出去玩,有了两次灾星,算得根本就不准嘛,你现在还不是活蹦乱跳的,我还以为你得缺胳膊瘸腿呢。”代萌扶扶眼镜懒洋洋的说道,

王宝玉一阵惊讶,真是人才啊,这老头的水平还真是不可小视,真不知道他这套本事是如何学來的,可是王宝玉却不能夸奖代亮,这老头容易蹬鼻子上脸,如果承认他水平高,指不定会找自己要卦钱,

“那他有沒有算过,你将來能不能当大官啊。”王宝玉信口胡扯道,

“他说了,你将來必须要仰我鼻息,所以,他用了个破解的方法,让你不会成为我的第一任丈夫,你根本驾驭不了我。”代萌一边往嘴里塞着菜,一边含糊的说道,

王宝玉这个郁闷,恨不得去找代亮理论一番,这是什么狗屁逻辑,难道说老子还必须娶他二婚的孙女不成,老子虽然不敢说貌若潘安宋玉,可也是漂亮女孩子一大堆,纯属扯淡,

“嘿嘿,二婚好,二婚活好,有经验。”王宝玉坏笑道,

“菜都堵不住你的嘴,胡说些什么。”代萌红着脸道,又骂了一句:“看我有经验不搞死你。”

“老子奉陪到底,看谁先告饶。”王宝玉自信满满,又好奇的问道:“呆子,你爷爷都说你得有好几次婚姻,难道你就一点都不苦恼吗。”

“这有什么,守着一个人过一辈子才是真正的苦恼呢,常换常新,多好啊。”代萌笑嘻嘻的说道,

“喂,一个女孩家要点脸皮好不好。”

“你要是给我拉一个亿的捐款,我这辈子就只等着你。”

“我呸,老子才不会娶你。”

“我爷爷说的咱俩缘定今生的。”

“你爷爷就是个大忽悠,他还老说我有灾呢,我还不是好好的。”王宝玉强词夺理,

“以前他说的都不正式,对了,他说你今天不宜出行。”代萌突然想起來,仰脸说道,

“哈哈。”王宝玉几乎要笑岔了气,这个代亮还真是对自己挺上心的,擦擦眼角笑出來的眼泪,说道:“以前的不算,要是今天他能算准了,我就负责给他找份工作,每月至少在三千以上,还给他解决各种保险,这样他和你奶奶生活基本可以自给自足,给你省点嫁妆钱,怎样。”

“哼,吹牛不上税。”代萌也沒了精神,显得挺不自信,

两个人只顾着耍贫嘴胡闹,王宝玉却忽视了一个问題,正是范金强夜晚尽量减少外出的警告,不巧的是,一辆缓缓驶过的小客货里的某人,正好看见了小饭店窗口里的一脸得意的王宝玉,不禁怒从心起,不顾上级安排的任务,还是停下了车子,

此人正是小健,好在他今天并沒有带枪,不能给王宝玉以致命一击,但还是悄悄捡來一堆砖头,对着王宝玉那处窗玻璃,疯狂的砸了过去,

只听哗啦啦一阵巨响,破碎的窗玻璃落了一桌子,几块砖头飞进了屋里,吓得王宝玉魂都要飞了,连忙向后一仰,还好沒伤到脸,

代萌先是一愣,随即问道:“这算不算是灾难啊。”

“呆子,快躲开。”王宝玉说着往下压代萌的脑袋,

砖头攻击很快就停止了,王宝玉小心的从烂窗户向外望去,看见小健飞快的上了车,还冲着他鄙夷的伸出了一根中指,驾车飞速的离去,

“操你大爷。”王宝玉恨得牙根痒痒,恼怒无比的起身就要去追,却被惊恐的代萌给拦住了,说道:“宝玉,别出去。”

拦住王宝玉的,不只是代萌,还有饭店的老板娘,老板娘苦着脸道:“大兄弟,你这是得罪了谁,小店可经不住这种折腾啊。”

“操,老子赔你玻璃钱就是了。”王宝玉瞪着眼睛骂道,老板娘本想说连同刚跑了那几桌也赔,见王宝玉横眉立目,一幅不好惹的样子,只能算了,暗自倒霉不已,

王宝玉小心的将代萌送回家里,坐在车上,心情非常沮丧,现在的小健已经成了他的心腹大患,而且难办的是,他在明处,而小健却在暗处,明枪易躲暗箭难防,还是防不胜防,

“宝玉,回去好好休息,别多想啊。”代萌下车后趴在车窗温柔的劝说道,

王宝玉心头一热,轻轻拍拍她的小脸,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:“呆子,我挺好的,不用担心,赶紧回家吧,别让家里等着。”

“那个,那个。”代萌吞吞吐吐,“你刚才说给我爷爷找工作的……”

王宝玉立刻鼻子就气歪了,沒好气的说道:“最毒妇人心,我刚刚死里逃生,你就不能等两天再问。”

“嘿嘿,早晚都一样,我家情况你都知道,上个月我奶奶又感冒了,输了一周液,花了一千多……”代萌絮絮叨叨的,

“知道啦,我心里有数。”王宝玉恼火的推开磨叽个不停的代萌,开车回家,王宝玉并不知道,小健这次鲁莽的举动,也给他本人带來了灾难,就在他砸玻璃的时候,远处一辆黑色轿车上的美艳女人却看得清清楚楚,她顿时恼羞成怒,杏眼圆睁,柳眉倒竖,对小健起了杀心,

王宝玉还是将这件事儿告诉了范金强,范金强不免又是一顿埋怨,责怪王宝玉不能因为泡妞而不顾自身安全,同时,也加大了对小健的追捕力度,

小心翼翼的日子让王宝玉过的很不爽,就在三天之后,他接到了饶安妮的电话,说晚上要请王宝玉去北国大酒店吃饭,

“大作家,我还是不去了,最近不太方便。”王宝玉推辞道,

“大姨妈來了。”饶安妮开玩笑道,

王宝玉一下子给逗乐了,说道:“嘿嘿,哪个姨妈也沒來,就是不愿意动弹。”

“我知道你因为毛梦琪的事情不开心,这次请你,就算是赔罪,别不给面子,难道说因为毛梦琪的原因,咱们姐弟的感情就要受到影响吗。”饶安妮道,语气无比柔和,听起來有种说不出來的独特味道,嗯,有点像少女怀春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