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78 新鲜活力

1578 新鲜活力

女人爱嚼舌头相互说些小秘密的特点,王宝玉很清楚,但是他并沒有想到,毛梦琪竟然能跟饶安妮无话不谈,还真是要去一趟,解释清跟毛梦琪的事情,省的再添油加醋的传到隋凤奎耳朵里,可能会十分不堪,

王宝玉答应了下來,夜幕降临之时,小心的來到北国大酒店,在一个小包房里,饶安妮早就等在那里,

“小王,我听说你最近挺不顺的,人生就是如此,顺流逆流,常有礁石险滩,过去就好了。”刚坐下,饶安妮就开口安慰道,

“沒什么,就是丢了个招生办主任,正好我也不想干。”王宝玉无奈道,

“其实不干也好,像我们家老隋,表面看起來是个财政局长,风风光光,还是为了批款的事情,总跟大领导闹矛盾。”饶安妮安慰道,

“嘿嘿,我要是能混到隋局长那个位置,就什么也不愁了。”王宝玉嘿嘿笑道,

“呵呵,小王,毛梦琪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,我给他男人打过电话,他男人说已经跟你和好了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。”饶安妮道,

“姐,多谢了,我其实沒那么小气,就是受了点皮外伤,好了就算了。”王宝玉抱拳道,主动敬了饶安妮一杯,

“其实毛梦琪现在也挺惨的,被他男人打的够呛,前几天我去看她,身上还都是伤呢。”饶安妮抿了一口酒,又说道,

“这是家庭暴力,应该讨个说法。”王宝玉心里偷乐,嘴上却正义的说道,

“毛梦琪吃喝就用人家的,也该遭点罪,我也看不惯她那副张狂样,好像天底下的女人都沒有她有福气似的,这回也算是挫挫她的锐气。”饶安妮还有点幸灾乐祸,

“姐姐是个独立的女性,我很佩服,每次见到姐姐都是副气定神闲的模样,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一般。”王宝玉赞道,

“其实每个作家都有不为人知的内心世界,我的矛盾纠结,都写在书上了,这其实也算是一种发泄。”饶安妮自得道,

这次吃饭,让王宝玉对饶安妮有了些好感,饶安妮表现出的体贴,让他觉得饶安妮很像一位知书达理的好姐姐,不由的也敞开心扉,毫不隐瞒的说了自己在工作上有志难伸的烦恼,

饶安妮认真倾听,不时的安慰王宝玉,说现在的官场就是这样,如果你太清廉,自己就成为了被攻击的目标,所以,在官场上都奉行一个原则,简而言之四个字:难得糊涂,

聊得温馨,酒喝得也开心,最后,饶安妮干脆从包里拿出了一小瓶酒來,圆圆的瓶子很是高档,应该是价值不菲的洋酒,

酒只有半瓶,饶安妮表示抱歉,王宝玉并不在意,爽快的干了饶安妮倒满杯里晶莹剔透的红酒,

酒一下肚,王宝玉就觉得这酒的劲头特别大,忽然就觉得脑子晕晕乎乎,脚下发软,饶安妮关切的问道:“小王,你还行吗。”

“不行了,安妮姐,帮我去开个房间,车肯定是开不了了。”王宝玉眼睛迷离,连忙说道,还沒忘了将自己的包递了过去,

饶安妮果断的叫來服务员,一同将王宝玉扶进了酒店房间里,刚一躺在**,王宝玉就立刻什么都不知道了,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王宝玉才费力的睁开了眼睛,房间内满是柔和的灯光,他转头看去,正是桌子上的台灯发出來的,

不过,当他看清台灯下正在辛勤笔耕的那个穿睡衣的女人,却吓得一骨碌爬了起來,慌张的说道:“安妮姐,你,你怎么在这里。”

“醒了啊,等会儿,我马上就写完了。”饶安妮头也沒抬,继续写书,只见她面带一丝绯红,下笔有如神助,哗哗哗的写个不停,这点王宝玉可做不出來,

侧面望去,睫毛浓密,鼻梁高挺,小嘴嫣红,比起其他女人而言,写作中的饶安妮更多了一份斯文的文静,王宝玉看得都快呆了,

过了几分钟,饶安妮才满意的起身伸伸懒腰,看着**的王宝玉,温和的问道:“你刚才说什么。”

“我说你怎么在这。”

饶安妮笑了笑,说道:“我怕你出事儿,就沒敢走啊。”

“这可不行,要是让隋局长知道了,我这人可丢大了。”王宝玉说着,就要往外走,这功夫他才发现,自己的身上竟然一丝不挂,吓得他连忙又拱进了被窝里,

饶安妮捂嘴一阵偷笑,眼神中竟然满是暧昧之色,王宝玉努力平复着心情,犹豫的问道:“安妮姐,你怎么把我衣服都脱了啊。”

“不脱衣服怎么办事儿啊。”饶安妮道,

王宝玉眼珠子差点瞪出來,头上顿时出现了汗珠子,他磕磕巴巴,不敢相信的问道:“你,你,你跟我,那个了。”

“你说呢。”饶安妮一幅满不在乎的样子,

王宝玉真想去死,隋凤奎对自己可是相当的不错,自己搞谁也不能搞他的媳妇,可是到了这个程度,再解释也沒用啊,只盼着隋凤奎沒有发现此事,

稍微清醒过來的王宝玉,隐约想起了今晚的事情,有些不快的问道:“你这是有意算计我,姐,到底你有什么目的。”

饶安妮见王宝玉一脸的苦相,咯咯笑了起來,半真半假的说道:“我沒想到,你下面一点反应也沒有,还差点尿了床,所以啊,啥事儿也沒办成。”

王宝玉果然感觉**有点湿乎乎的,一时间窘的真想有个地缝钻进去,不过,既然自己沒跟饶安妮做那事儿,他倒是觉得心安了不少,

“咱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,让人知道了也不好吧。”王宝玉说着,背对着饶安妮,匆忙穿上了衣服,

“沒关系,老隋出差了,我这次出來,沒人知道,请相信一位作家办事儿的谨慎。”饶安妮呵呵笑道,

“姐,你为什么想跟我那个,这回陷我于不仁不义,我都觉得沒脸面对隋局长了。”王宝玉问道,

“长夜寂寞,你的出现就是给我近乎枯燥的生命带來了新鲜的活力。”饶安妮眨着眼睛说道,

“我才不信呢,隋局长当你是块宝,家里也是吃喝不缺,再说你又是个作家,精神也不空虚,才不会像那些骚狐狸一样整天想着爬墙头呢。”王宝玉不信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