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82 一脉相连

1582 一脉相连

可见这里邱佐权也不來。自己不住。还不能往外租。真不知道他占着这处地方干什么用。吕楠进屋后。立刻哗啦啦的拉上了窗帘。翘着雪白的大腿。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妩媚的笑道:“小伙子。这里应该不错吧。放心。绝沒有别人打扰。”

有了安装摄像头的经验。王宝玉还是谨慎的在屋里逡巡了一圈。确定沒有任何录像设备之后。才到沙发上坐下來。表情认真的问道:“破解是逆天之举。你真的想好了吗。”

“沒想好能带你來吗。”吕楠抛了个媚眼。反问道。

王宝玉总觉得吕楠带着些勾引自己的味道。但是他并不想跟这个女人发生任何关系。正如饶安妮的那本书的名字。这才是真正的红颜祸水。

“既然你准备好了。我想把相关的事项说一说。你必须要注意。否则。就可能前功尽弃。还会带來副作用。”王宝玉装作不明白吕楠的暗示。反而愈发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“嗯。既然相信了你。我就一切都听你的。”吕楠收起了表情。满口答应道。

“那我先问你几个问題。你必须认真回答。这会让我在破解的过程中。知道如何取舍。”王宝玉坐直了身体。双手叠放在小腹处。俨然一副大师的派头。

“你问吧。我会向你坦诚一切。”吕楠的口气很是暧昧。随即又补充道:“但是。你也必须要为我保密。”吕楠道。

“为破解人保密。那可是一个术士的职业道德。这一点你尽可以放心。”王宝玉保证道。

“那就行了。快问吧。”吕楠催促道。

“你要破解的是桃花艳。一般有这种命的女人。欲望强烈。我想知道。平时你都是如何排解欲望的。”王宝玉问道。

“那还能怎么排解。有法子就解决。沒法子就自己忍着呗。”吕楠显然沒想到王宝玉会问这种话。粉面泛红。表情有些尴尬。

王宝玉严肃说道:“说具体点。”

吕楠虽然极不情愿。但还是老实的说道:“是个成年人都能明白。无非两种。一是偷着找男人。二是自己解决。有什么问題吗。”

“还有其他的吗。”王宝玉又问道。

吕楠一愣。随即暧昧的笑了。问道:“难道你还知道比这还管用的法子。”

“还是先看清首要问題吧。其实你这些方法。都是饮鸩止渴。只是让你得到非常短暂的缓解。却会让你的欲望越來越强烈。”王宝玉道。

“我也知道。很不过瘾。搞得我现在脾气也很暴躁。实话告诉你吧。我男人对我看得越來越紧了。我真怕哪天被他发现了。其实我们之间也沒什么感情。只是我惹不起他。”吕楠道。

“那还真得必须破解一下。”王宝玉郑重的点头。又说:“虽然现在妇女自由了。但维护家庭团结还是大事儿。”

“做女人也真难。自从我嫁给他开始。他就一次也沒让我满足过。别看他在外风风光光。在**就是熊包一个。越是不行。还脾气越大。我现在这怪毛病都是他给弄出來的。他要是那里硬气点。我也不至于这样。这日子真是过得够够的。”吕楠面现一丝黯然道。

“那你有过几个情人啊。”王宝玉又问。

吕楠咯咯轻笑。掰着手指头。说道:“其实也沒几个。让我想想。算得上是情人的也就是五个吧。”

“嗯。应该停下了。事不过三嘛。”王宝玉信口胡咧咧。

吕楠被逗乐了。忽然妩媚的笑道:“其实我计划是六个。六六大顺嘛。凑齐六个。我就不出轨了。好好做个贤妻良母。”

江山易改禀性难移。王宝玉根本不信吕楠的话。套了半天。算是获得了一个不算有用的线索。那就是邱佐权是个软蛋。他还是觉得跟吕楠小树林里偷情的男人不一般。又板着脸说道:“现在摇一卦。我要知道你命中的克星是谁。这对你制服你心底的欲望非常有用。”

“除了那个倒霉催的。还能有谁。”吕楠愤愤的埋怨了一句。想必心里有了数。但却沒有明说。大概想要考考面前这个小术士的水平。

吕楠先是双手合十。闭眼虔诚的祷告了半天。这才遵照王宝玉的指点摇了一卦。是《风水涣》之卦。王宝玉根本沒心情细看。根据饶安妮书里提供的信息。王宝玉装模做样的端详了半天。其实脑子里想的全是如何忽悠吕楠。良久才皱眉问道:“从卦上看。你命中的克星是个四十多岁。身材发福的男人。”

吕楠一愣。忽然笑道:“小伙子。你就明说是那个进局子里的男人就是了。四十多岁的老男人几个像你身材这么匀称的。”说着又拿眼不老实的在王宝玉身上扫來扫去。

“我可不管他进沒进局子。从卦上看。你们的感情不一般。他的子孙运跟你的子孙运是一样的。”王宝玉道。用话语引导着吕楠。虽然饶安妮的书上说了。吕楠的孩子是这个胖男人的。可是。沒根据的事儿还是不能乱说。

原來脸上始终挂着笑的吕楠。忽然收敛了笑容。一阵惊愕。装迷糊的反问道:“什么意思。”

“一脉相连。还不明白吗。”王宝玉冷声问道。

吕楠彻底被王宝玉自信的表情跟镇住了。脸色发青。犹豫的问道:“连这个卦上都能看出來。”

王宝玉从吕楠的表情变化上。已经能够确定这个孩子不是邱佐权的。于是笃定的说道:“卦上饱含的信息很多。你们偷梁换柱。让你的男人替你养别的男人的孩子。你说你俩能不受报应吗。”

“不是。”吕楠忽然变了脸。猛地站起身來。情绪很是激动。指着王宝玉说道:“你个小骗子少跟老娘胡说八道。小心我让我男人把你抓起來。关你个十年八载的信不信。”

“人在做。天在看。谁胡说八道。谁遭天谴。哼。你执迷不悟。一错再错。等待你的将会是更残酷的后果。”王宝玉也不悦的站起身來。表情更愤怒。

吕楠完全懵了。颓废的又坐了回去。双眼无神。如果不是面前这个小术士水平了得。自己辛苦瞒了这么多年的秘密。怎么一下子就暴露了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