混世小术士

1583 女人的选择

1583 女人的选择

“既然你不说实话,破解还有什么意思,算了,我们还是各忙各的,”王宝玉冷着脸,就要往外走,

吕楠犹豫了一下,还是起身上前拉住了他,用恳求的口吻说道:“弟,你千万不能出去说这事儿,我男人知道了,说不准会杀了我,”

“关于泄密,我需要再重复一遍吗,”王宝玉装作不高兴的说道,

“我一直都沒上班,经济來源全掐他手里,其实也起过几次离婚的念头,但我那男人脑袋精瓜灵,一折腾反而把孩子的事儿漏出去,要是那样的话,别说是分不了财产,我们三口都得让他想法子弄死,”吕楠眼角带泪的诉苦,

这些说的都是实话,如果让邱佐权得到些蛛丝马迹,依他睚眦必报的特点,这对奸夫**加小孩都沒有好果子吃,于是叹息的解释道:“我是个司机,才不稀罕参与你们的家事儿,这都是为了破解用的,”

“也是,咱们又不熟悉,”吕楠终于放下心來,

在吕楠的好言商量下,王宝玉又坐回了沙发上,进入正式的破解流程,他拿出一张黄纸,让吕楠将这个男人的名字,沾着口水写在上面,同时说道:“一会儿我要将这张纸施展五雷术烧了,”

“你这么做会不会对他有伤害啊,他好歹是我儿子的亲爹,”吕楠谨慎的问道,

“放心吧,他是你的克星,解除了你们之间的克制,你们才都能生活的更好,”王宝玉摆手道,

吕楠这才把黄纸递了过來,又问道:“那我们最后能不能在一起啊,”

“难道你就一点对现在的男人不留恋吗,”王宝玉很是不解,

“怎么说呢,一起过了这么多年,多少有点感情基础,但是他沒法和这个相提并论,整天回家拉着个脸,守着孩子对我就是又打又骂的,要不是老娘骨头硬,早就被他折腾散了,小兄弟你不懂,女人吧,在开始的时候容易犯迷糊,总觉得好日子就是不缺钱,等你每天在空荡荡的家,好容易盼到他回來,结果还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,心里那个滋味别提多难受了,如果有可能,我还是希望和这个男人在一起,起码除了我,他沒有别的女人,”吕楠像个怨妇似的说了一大通,

“这个嘛,怕是不容易,但总比造成伤害强,其实他进了局子,也跟你冲了他的运气有关系,反过來他也冲了你的运气,让你家庭不和睦,”王宝玉绕弯子道,

“原來是这样,那你可要好好破解一下,”吕楠似懂非懂的说道,说着使劲冲着手指头吐了口唾沫,一笔一划的写好,

王宝玉拿过那张沾了口水的纸,无意偷看了一眼,由于第一个字水分很足,他一下子就看清楚了那个字,王宝玉差点惊呼出声,这怎么可能,,

水痕上分明就是一个“贲”字,这个姓氏不同于张王李赵,在平川市自己就只知道有个贲步云而已,难道说,吕楠的情人竟然是贲步云,这也太离谱了,太出乎想象了,

王宝玉的手此刻竟然有些发抖,为了掩饰,他前后左右上下的忽闪了几下,翻着白眼念念有词,过了足足五分钟才平静了心情,这功夫,千万不能让吕楠发现自己的异样,

王宝玉接着装神弄鬼的又拿出几个早已准备好的白磷颗粒,趁吕楠不注意,粘在黄纸上,又拿出一把小木剑,口中一直念叨,不停对着黄纸比划着,

可想而知,黄纸上立刻出现了一闪闪的火苗,吓得吕楠脸上变了色,连忙又是虔诚的闭目祷告,乞求上苍原谅自己犯下的过错,同时对王宝玉的超人法力佩服不已,

终于,那张黄纸燃烧了起來,化作了一堆灰烬,吕楠抚着胸口,小心的问道:“小兄弟,已经解决了,”

“只是个开始,从今天起,你要吃斋三个月,注意,不能沾任何荤腥,否则就不灵了,当然更不能找情人,”王宝玉严肃的说道,

啊,三个月,吕楠脸上满是惊愕,犹豫的说道:“小兄弟,那今天能不能开一次荤啊,”

“开什么荤啊,这么快就想吃肉了,”王宝玉道,

“你瞧瞧,咱们一男一女呆在同一间屋子里,不应该发生点什么吗,”吕楠忽然满脸春意的笑道,

“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,”王宝玉恼道,

“你还真怪,有便宜不占,那不是傻蛋嘛,”吕楠继续勾引着,还轻轻向上拢了拢裙子,露出一截大腿根和花边小内裤,

“你就不怕法术失灵,”王宝玉不为所动,反问道,

“其实,我就打算再找一个,凑齐六个,就不再出轨了,小兄弟,你就成全一下吧,虽然我沒有你女朋友漂亮,但味道肯定不错,”吕楠越说越下道,

“不管你怎么想的,今天施了法术,如果你犯了戒,肯定沒有好下场的,”王宝玉唬着脸道,

“有那么严重吗,”吕楠还是害怕了,不敢相信的问道,

“有,不但你有,如果今天我跟你那个了,我也会受连累,开车出事故,喝酒喝到吐,找情人被抓,打麻将不糊,”王宝玉寒着脸,装出惊恐无比的表情,

吕楠真的被吓住了,她心中懊悔不已,早知道这破解有这么多说道,她就该早对王宝玉下手,现在说什么都晚了,

“好吧,我遵守你说得一切,老娘这次真的要素死了,”吕楠无奈的哀叹道,

“到时候你沒有了那么强烈的欲望,自然能生活的更好,”王宝玉抛下一句话,转身推门走了,

“小兄弟,我还沒给你钱呢,”吕楠在后面喊了一句,王宝玉沒接茬,快步跑下楼去,开车迅速离开,

事隔几天后的一个晚上,范金强找王宝玉喝酒,一脸的苦恼,一问缘由,还是因为贲步云的案子,拖到了今天,贲步云都不开口,案件沒有任何进展,不过贲步云倒是因祸得福,他本身是有毒瘾的,在这份坚持下,居然在看守所里把毒瘾都戒了,

“贲步云倒是条硬汉啊,”戒毒并非易事,王宝玉倒是有些服气了,

“还不是害的我们同事加班加点的伺候他啊,”范金强很是苦恼,

“范大哥,你为什么非要盯着贲步云呢,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,